第167章 170,善恶之分

闫仲川顶着那个父亲嘲笑的目光,依然答道:“是的,人和植物只有因果是不同的!”

“植物根本就没有生命,怎么会有因果?天儿,赶紧回屋!”天儿父亲拉着天儿的胳膊往屋里走。

闫仲川则是笑咪咪的看着天儿。

天儿突然猛地挣脱父亲的手,跪到闫仲川的面前,高叫道:"师父!徒儿琅天拜见师父!”

琅天父亲看着这突而其来的一幕,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而闫仲川、琅天也先后哈哈大笑起来。

就这样,肆意的大笑声中,闫仲川收了人生第一个徒弟。

哼!你们各有各的算计,但我闫仲川岂是你们能算计得到的!

“彤儿,进来吧,门没锁!”

感应到千彤到了屋门外,闫仲川将声音聚成一束传给千彤。

千彤推开门,将在珠城买的一些南方特产:老婆饼、水晶卷、肉干等,放在师父身侧,然后退回来,跪在闫仲川面前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头。

“彤儿,那个安笠怎么样?”闫仲川见千彤行大礼,必然是要询问琅天事情,但是,自己能说什么呢?怎么说自己也是有血有肉的人,难道眼睁睁看着两个徒弟斗生斗死?而且琅天的实力背景,也不是目前的千彤能对付的。

当然,自己这个当师父的也不能让自己的徒弟肆意妄为,必须给他以强有力的警告。现在,只能先说说安笠的话题。

师父的问话让千彤瞬间明白了两件事。

师父知道琅天师兄的一些事,并且想袒护他。

既然如此,我也不追问了。

“师父,你想知道安笠哪方面的事呢?”

闫仲川哑然失笑起来,是啊,在我们原因门中,师父一向是无所不知的,尤其是为了这个安笠,山长水远的从北方到了南方,问安笠的事情确实是多此一举。

“彤儿,找到了进军原因术第二层的头绪吗?”闫仲川只好换了个话题。

“师父,有了大致方向。”

“说给为师听听!”

“原因术第一层,是领悟围绕自身引发的直接重大因果关系。原因术第二层,应该是以自身为媒介,领悟下一级的因果关系。

从时间角度来说,原因术第一层是现实因果关系,在佛教里称之为现报。原因术第二层领悟的因果关系属于后报,因果链条已经走到了第二级。

徒儿已经找到了领悟第二层的一个途径。”

闫仲川听着千彤侃侃而谈,不禁微微点头,对于千彤所说的途径也是有所猜测,也不多问。

“彤儿,你领悟门内经义到是精准,但要想走得远,内功心法也得抓紧了,主脉要尽快畅通,让身体进入小闭的境界,才可以支撑精神的发展,脑域的开发。”

“徒儿记住了,师父!”

千彤很想问问师父,原因门内有没有将身体练到无漏境界的?预测未来泄漏天机,到什么程度才会受到天道的反噬?很难想象自己也会眼盲、腿瘸脸长疤!

“只要身体精神力原因术三者同步精进,就不要有太多的担心。”闫仲川仿佛看穿了千彤的心事,又叮嘱了一句。

“记住了!师父,我们一直住在星沙吗?”

“等你师兄回来,我们就去帝都。彤儿,你也是原因师了,知道果由因生,因由心起。起心动念要慎而又慎,正所谓一失足而成千古恨。”闫仲川提到琅天,还是忍不住提醒了千彤一句。

“师傅,我们原因门没有善恶之分吗?”千彤想到师兄有可能是绑架案主凶,有些气恼的问。

“彤儿,当然有善恶之分。但是当你站在不同的因果链条上,善恶只是暂时的结论,长远的因果链条看,善反而是恶,恶反而是善。

放到多维空间上看,善恶只是一念间。”

千彤咬了咬牙,缓缓吐出一口恶气,朝闫仲川叩了个头,柔声说道:“徒儿听师父的!”

。。。。。。

安笠在回家的车上,又接到了易定强的电话,这次,安笠接了。

他从事的行业再脏,害人再多,毕竟,人家是弟弟的养父,七八年来对待安芯,是一个完美的父亲的样子。

“安先生,非常感谢你大德大能,完好无损的救出了我老婆和豪仔!有机会易某一定报答你这份恩情。”

“易老板,不要这样客气!豪仔也是我弟弟,你们是我弟弟的养父养母,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置身事外。”

“安先生,无论如何,这次我欠了你一个大人情!”易定强冥冥之中,对安笠有几分敬畏,总觉得那天警方突然对自己动手又突然取消,一定跟安笠有关系。

听到易定强口气中态度比较诚恳,安笠又说道:“易老板,本来呢你做什么行业我无权过问。但是呢,未来的日子我弟弟还有可能要和你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我斗胆说几句。”

听到安笠亲自说豪仔可能仍然跟自己,易定强心花怒放,你安笠想说什么就随便说吧,批评又不上身上刺。

“安先生,请讲,请赐教!”

“易老板,那我就直说了。博彩行业本身利润就很高,一些非正常的营销手段、出千的产品、逼债的方法,就不要再用了。这些,很伤天和,最后这些因果还是要落到你们一家人身上承受。我弟弟、你夫人、你自己都逃不掉,何必呢?”

“安先生,感谢你推心置腹的话。其实这两天发生的一些事,我也察觉到自己过份了,正想对社会做一些补偿。

这样,安先生,你不是在做一个华夏婴幼儿基因库吗?不知可否让易某也出一份力?”

安笠想不到易定强不仅不生气,反而打蛇随棍上,要跟着自己一起做基因库,回报社会。

但基因库目前自己的善款尚未完全花出去,岂有再接受易定强的捐赠?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易老板,谢谢你理解!如果你真有心,过段时间我们见面具体谈谈。或者你方便的话,来星沙看看,看看我弟弟小时候生活的地方。”

听到安笠的邀请,易定强心动了。

“安先生,我现在去拜访没有什么问题吧?”

安笠心中暗笑一声:任你多嚣张的枭雄,到了大陆,也得乖乖的摆出正形!

“易老板,你等我消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