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168,破?没破?

如画的记忆在脑海中急速闪过:

被陌生人抱到车上的恐惧,,,

与姐姐相对无助的哭泣,,,

每天陌生环境中的无奈适应,,,

每时每刻对父母的思念,,,

如浮萍般四处飘泊的无望,,,

如抓救命稻草般的逢迎每一个笑脸,,,

与姐姐分离时的愤怒和仇恨,,,

.......

今天,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做回小孩!

飞机刚一停稳,安天虎扶着任荷花一路走,就一路盯着机舱口,易豪一出面,任荷花就指着易豪对安天虎说,那一定是芯儿!那个头那眉眼那神态,跟笠儿一个样!

及到易豪哭着奔过来,安天虎任荷花再无任何疑问:自己的幺儿找到了!

易豪泪飞如雨的跑到安天虎、任荷花面前:

“爸,妈!”

“小芯!”“芯儿!”

任荷花一把搂住这个个头已经远远超过自己的幺儿,眼泪如决堤的河水。安天虎则将两人抱得紧紧的,几个保镖在旁高举着大伞遮着毒毒的太阳。

任荷花百感交集,当年那个牙牙学语的幺儿一下子成了一个半大小伙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中间的空白,让任荷花生出一糸列悲痛的联想。

“爸,妈,弟弟回家该高兴啊!”安笠湿着眼睛拉了拉爸爸的胳膊。

“这儿还有客人呢!”安笠对回过头来的安天虎说。

安天虎看着安笠旁边一个打扮时尚的中年女人,走上两步说道:

“这是安芯的母亲吧?这么些年,安芯让你费心了!”

韩美芳用纸巾擦了擦眼泪,“他是个有福的!虽然少小遭了些罪,终究一家子大团圆。”

“亲家母,你说得对,这孩子确实是个有福的!他有两对父母爱他护他!”任荷花这时拉着易豪过来,一脸感激地看着韩美芳。

.......

从飞机舱口出来,千彤就发动了功法。自己与安笠之间的红色因果线格外粗壮,而因果线安笠那一条,却是用不少新的因果线条产生,或者原有的因果线不断变粗变长变色。

而有些原来单独连接安笠的因果线,渐渐与千彤连在一起。从这些线条传过来的一些信息,千彤知道这些线条分别是安笠父母、安芯、韩美芳、易定强的因果线。

“怎么会有琅天师兄与安芯、韩美芳的因果线?”千彤一条线一条线的在脑海中审视着,当看到自己与琅天师兄的因果线,通过琅天又与安芯、韩美芳、安笠连接起来,千彤心中大吃一惊!

劫案期间,琅天师兄可正在赌城!

可惜,琅天不知用了什么秘术,自己对琅天的信息接收,却尽是些芝麻蒜皮的小事和一些原因门内有关的大事。

琅天师兄的日常行动,却是完全接收不到!

莫非赌城劫持韩美芳母子的是琅天师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安笠是不是也知道呢?

师傅一定知道!

千彤决定尽快见到师傅!

便走到安笠一家人面前说:

“恭喜一大家人团聚!”

然后指着天上的太阳对安笠说道:“这天气太热了,当心老人家身体!”

安笠对安天虎、任荷花、韩美芳等说道:“是的,天气太热了,先上车回家,坐下来慢慢聊!”

一行人先后上车出发离去。

千彤最后拉着安笠问了一句:“在澳门见到我师兄了吗?”

“你师兄?”

千彤从手机里调出一张琅天的照片给安笠看。

“没有见过!”安笠知道千彤的推断,但自己确实没见过琅天,但想到澳门那个和自己对赌的蓝衣青年,反问道:

“你们原因门又控制人思想行动的法术吗?”

“控制人的思想和行动?”千彤沉思了一会儿,“传说将原因术练到一定程度,是可以做到的。就象给电脑配上一定的程序,电脑会按程序运行一样。但这种法术已经失传很久了,连我师傅、师公他们都不会。”

“哦,我知道了!”安笠看千彤怀疑自己的师兄琅天是劫持者,就问了一句。看来琅天也没那个本事!

“千彤,今天家里请客,都是些俗人,就不请你过去了。等客人走了,我单独请你!”

“知道了,你去忙你的!我让我家的那些保安先跟着你,免得你的保镖没回来你又被人算计,你的敌人比我可多得多!”千彤笑着对安笠说完,自己先上了一辆车。

安笠苦笑了一下,我打算苦渡世人,怎么会有如许多的仇人呢!

跟着千家的保镖上了车,跟着张保一行的车,向向阳湖方向驶去!

。。。。。。

澳门保安局局长黄少华办公室。

听完邱警司的汇报,黄少华知道自己碰到了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对手。

劫案及时破了,人质完好无损地获救,劫匪也都全部抓获,案子看起来是完美的破了。

可是,所有的劫匪,全部成为了植物人,警方没有问到一句口供。

九个嫌疑人的手机,船厂的七个劫匪手机上没有任何有关劫案的信息,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普通通讯。

茶室里那个直接与安笠信息联络壮汉,除了那些与安笠的通讯,也没有其他与案件有关的信息。

赌场里那个直接与安笠对赌的蓝衣青年,手机干跪没有开机。

明显,这些人应该有一个共同的指挥,但是,这个人却隐藏在背后,没有露出一点马脚。

有警员发现这九个人同属一个新成立的帮派“乾帮”,以为是乾帮帮主是主谋。

简单一调查,发现并救出人质的英雄竟然就是乾帮帮主外号叫小刀的。

人家不仅不是劫案主谋,还是破获劫案、解救人质的英雄。

有警员怀疑小刀自导自演劫案,然后用不知名的毒药让行凶的帮众失去意识,然后自己破案去领取丰厚的赏金。

但是调查下来,劫案发生前后两天之内,帮主小刀与九个嫌疑人完全没有什么联系,也没有直接的接触,要说小刀是劫案主持人,搞刑侦的人是不会相信的。

黄少华在澳门保安局任职尽二十年,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案件。案子明明破了,大家却心知肚明案子没有破!

这时,黄少华想起安笠临走时说的话,背后升起一片凉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