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166,终于安全了

“黄局,你公务繁忙,就不扰了。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我去船厂接我弟弟带他回内地了。”安笠站起身伸出手。

“好,我己经跟带队的米警司打过招呼了,你直接坐大楼外的警车过去就可以。安首席,这次招呼不周,有机会下次带家人再来澳门。”黄少华站起来握住安笠的手说。

安笠又用一只左手拍拍黄少华的右手,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

“这个劫案的主持人非常厉害,可以伤人于无形。如果没有必要,不要让你的人去直接面对他,黄局你也不要去面对他,我是认真的!”

安笠已经走出去了,紧接着邱警司已经进了黄少华的接待室并立正敬礼。而黄少华仍然在认真的思索着什么。

刚才安笠用控心术跟黄少华说了一番话,就是希望黄少华不要过于自信,否则,澳门警方甚至黄少华自己会吃大亏。

而黄少华此刻觉得安笠说的话如水润万物一般,渐渐沉入自己的脑海。又象刻刀一样,所有的内容印在心间,一遍遍的在强化。

安笠在警方的陪同下,顺利接到安芯和养母韩美芳,并从特殊通道回到内地,在机场与千彤汇合。

千彤征得韩美芳和豪仔同意,取了豪仔的血样交给珠城安笠会的工作人员。

此时韩美芳见安笠与澳门警方关系非同一般,可以坐着警车将自己母子接出来,直接到机场乘坐私人飞机,知道安笠的身家江湖地位比起易家只强不弱,而且与首富的千金关系莫逆,与安家认个亲戚也是不错的选择。

于是对于安笠釆血样、飞星沙的要求自是千肯万肯。在机场珠宝商店里釆购了一些礼物做为手信,又通知澳门的管家保镖等,再釆购一些礼物坐民航班机飞星沙。

。。。。。。

江城,位于长江中游,EZ省府所在地,是汉江与长江的交汇处,处于华夏东中部的地理中心点,是铁路、公路、水运、航空运输的重要枢纽。

江城南方七十公里的温泉市,自古以来就以汤池、热浴闻名。由于地处山区,经济并不发达。

马桥,是温泉市的一个区。在靠近区府的马桥人民医院里,冷小丽正准备为一个三岁多的小男孩“劲劲”作亲子鉴定。

劲劲的妈妈年纪不大,只有21岁,长相俏丽,却难掩一身的疲惫之色。

冷小丽自从兼职成为安笠会EZ分会温泉支会化验部的负责人,在DNA的测定过程中,己经见惯了各种人情世故。

但本着尊重当事人隐私的原则,冷小丽只是默默地做好自己的工作,从不做任何评论。

她知道这个叫刘蕙的女人,一定有很多的故事,但现在只是要求刘惠按要求提供证件,填好表格,提供检材。

正当刘蕙一面哄着在办公室到处探寻的儿子,一面填着表格的时候,门外一个中年女人探了探头,劲劲刚好看见,叫了声“细爹”!

那中年女人三步并作两步闯了进来,指着刘蕙怒气冲冲地骂着,“骚货”、“臭不要脸的婊子”、“养不熟的狐狸精”,“好意思来做亲子鉴定”!

刘蕙倒是出奇的冷静,仅仅愣了一下,就继续填表格。

“请问你是?”冷小丽刚开口询问,那个中年妇女冲到刘蕙跟前,抓起表格三下五除二撕了个粉碎。

“妈,你这又何必?”刘蕙一叫“妈”,让刚想呵斥那个中年女人的冷小丽闭上了嘴。

在亲子鉴定中心工作了这么长时间,冷小丽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

“何必?一家人好好的,是谁一直在使绊子?”那中年女人气势汹汹,唾沫星子喷得到处都是。

“妈妈,奶奶,,,唔唔”三岁多的劲劲见奶奶和妈妈吵架,此时恐惧的哭了起来。

“丽萍、小薏,在公共场合吵闹,象话吗?看,都吓着劲劲了。”一个中年男人此时又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见劲劲哭得凄凉,一面训斥着两个女人,自己抱起了劲劲。

“劲劲还没釆血样呢?”刘蕙见那中年男人邱有声抱着劲劲往外走,连忙拦住。

“做什么亲子鉴定呢?一家人有什么信不过的。”邱有声拨开刘蕙的手,黎丽萍拉着刘蕙,恨恨地说道:“屎不臭挑起来臭。”

然后和邱有声一起护着劲劲一溜烟似的跑了。

冷小丽看那刘惠也不十分生气,问道:“这是你父母?孩子的爷爷奶奶?”

“不是!”刘蕙冷笑着回答,然后走了出去。

不是?

冷小丽知道,这背后必定又是一个传奇故事。

亲子鉴定,在某种程度上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人性的方方面面。有的夫妻在孩子亲子关系被否定后,离婚是普通的选择。有些激进的刀枪相向,向昨日尚在同床共枕的对象痛下杀手。

有的夫妻一方在亲子关系被否定后,央求冷小丽等工作人员,更改结论以维持昔日的夫妻关系和亲子关系。

有的人拿着别人家的检材来进行亲子鉴定,以图讹诈对方。

有些未婚怀孕姑娘,拿着多人的检材来作亲子鉴定,以鉴定结果来确定结婚对象。

但是,冷小丽想不明白,刘蕙属于那一种情况。

。。。。。。。

葛伟东从香港荃湾渔港顺利进入香港,然后打了个的士朝中环驶去。在中环渣打银行的保险柜里放下自己的渔民证等物件,取出“李伟森”的护照、身份证、电话卡、银行卡、家里钥匙等,又打了个的士朝清水湾一栋别墅驶去。

此时,葛伟东摇身一变成了李伟森,拥有全套合法的香港居民身份。

只要自己不犯罪,被警察甄别身份,或者只要不被不同的熟人在同一个场合认出不同的身份,葛伟东可以在不同的身份间穿梭。

有时,葛伟东会得意的想,穷人永远不知道富人的快乐,更不了解富人的自由。

到了别墅,里面的空气略有些污浊。当打开窗户、空调之后,山上的气流与海边的气流从房间穿过,空气一下就清新起来。

葛伟东首先在电脑上订了一张夜间飞新加坡的机票,然后到浴室里,痛痛快快的洗起澡来。

隔着窗户望着不远处的海面,盯着几只上下翻飞的白鹭:现在终于安全了!近三十个小时的奔波,终于迎来了彻底的自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