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165,解救人质

小刀犹豫了一下,看了红毛一眼,示意他看着那母子俩,自己走到外间接通了电话。

“天祖,,,”

“哈哈,想不到你最快找到这个地点,你还是有几份能力,有几份运气。我找的人不差。”

“天祖,我,,,”小刀很想解释一下自己的行为,但天祖又一次把他的话打断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也好,你立了功,想必易家会给你一些放贷的市场份额。有了资金,把乾帮好好发展起来,别尽找些窝囊废。”

天祖难道这是在交代后事?难道准备去监牢吃大茶饭?

小刀有些愧疚了!

“好了,赶快向易老板表功吧!”天祖说完就挂了。

小刀兴奋了!自己真的是鸿运高照啊,天祖不仅不追究吃里扒外的责任,反而鼓励自己尽快表功,送他去吃大茶饭。

小刀走到密室,和红毛一起将韩美芳母子身上的胶带去掉,韩美芳一把将豪仔拉到怀里,眼泪哗哗的掉了下来,连声对小刀红毛说着谢谢!

“不用急着谢我们,你先给易老板报个平安吧!”小刀将手机塞到韩美芳手里,又让红毛打警方电话,又叫救护车过来。

韩美芳颤抖着拨通了易定强的电话,易定强见是澳门的陌生电话,赶紧接了。

“我是易定强。你哪位?”

“老公,,,唔唔唔,”

“老婆,你没事吧!他们没有难为你和豪仔吧?老婆,别哭,将电话给他们,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一定会把你们娘俩救出来。”

易定强听着老婆哀哀的哭声,心中苦痛,以为劫匪终于要提条件了,一面安慰老婆,一面示意让澳门那边的叶芝声赶快定位。

“老公,我和豪仔都没事。我们已经被两位大哥救出来了,我正在用恩人的手机给你报平安。两位恩人已经报了警,并叫了救护车。”

安芯从被劫的那一刻,除了有一些恐惧,心中更多的是兴奋。

江湖中那些成功上位的枭雄,哪一个不是在各种打斗中,冒着重重危险冲杀出来的呢?自己终于开始尝试危险的味道了。

他默默地观察着那帮劫匪们的言谈举止,心中暗暗进行评估。一时兴奋,一时谓叹,倒没有半点人质的自觉。

此时见有人说来救他出去,顿时觉得十分无趣。

“被人救了出来?”易定强正在惊疑,通过电话听到了警笛声声蜂拥而来,然后是救护车的声音,这才相信老婆儿子真的获救了。

“老婆,将电话给两位恩人听一下,记住恩人的样子。”

韩美芳将电话递还给小刀,小刀兴奋地接过电话,只觉得人生巅峰就在眼前。

“易老板,,,”

“里面的人听清楚!我们是澳门司警,请举起双手,一个一个的走出来。”

一阵高音喇叭的叫喊声,将小刀兴奋的声音完全掩没。看着红毛高举的双手,以及门外一片戴着头盔手套,端着微型冲锋枪的特警,小刀只得将拿着手机的手高高举起,连放下手按停手机都不敢。

。。。。。。

“报告局长:人质平安!已经有两位市民解救了人质。

现场有七位嫌犯,全部失去抵抗能力,医护人员正在进行护理,准备送往山顶医院。”

“请你两位继续举起手,面对墙壁站好,请配合我们的检查。”

“阿sir,这两位是解救我们娘俩的恩人。”

“啊,是你们打的报警电话吗?救护车也是你们叫的?好,放下手,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证。”

“你们母子俩请到那辆车上做一个检查,然后录一下口供。”

······

易定强点开手机的免提,听着警方的一举一动,心中却响起安笠刚才的话:人质已经被释放!

安笠和劫匪是什么关系呢?安笠做了什么会让劫匪释放人质呢?

这两个恩人与安笠或者劫匪又是什么关系呢?怎么适时的出现解救了老婆豪仔呢?

这时,瑞杰举着手机走到易定强身边,轻声说道:“老板,澳门叶芝声的电话!”

易定强接过电话。

“报告老板,特大喜讯!夫人和公子平安获救!”叶芝声大声的报告着。

“你们在哪里?”

“我们正在现场,西环海边一个旧船厂里。警方正在检查现场。”

“好,知道了。一会儿护着夫人和公子回公馆。安排好保安工作!”易定强挂了电话。

又拿起自己的手机给安笠打电话,长久却无人接听。

安笠此时正在澳门保安局与局长黄少华喝茶。

“安首席,接到华投公司的通知,以为安首席肯定年过不惑。另一个想不到就是想不到人质之一竟然是安首席的弟弟,难怪你要直接出手。”黄少华是客家人,最喜欢乌龙茶。

“黄局长,这次给你及澳门警方添麻烦了。”安笠难得的从黄少华这个全澳最高的治安首长心里,看到了一片平静。

黄少华端起一杯功夫茶一饮而尽,放下茶杯:

“我一直自诩澳门治安良好,这下被直接打脸,好在安首席力挽狂澜。这劫匪他到底图什么呢?”

“黃局长,这个劫匪可不一般。他跟历史上的劫匪都不同。既不求财,也不是快意恩仇。如果真要说他的动机,可能是为了感情吧!”

“为了感情?动用七个忘命之徒,哦八个,光天化日之下犯下劫持人质大案?”黄少华真的不能理解,差点将一口茶喷了出来。

安笠端着茶杯左右旋转着,“也许他不是为了感情。我也只是猜测而已。”

“不重要了。把他抓起来就清楚了!”黄少华往沙发后面靠了靠,充满了自信。

“抓他?据我的法律知识,可能还真的抓不了他。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证他跟这桩劫案有关!”

“偷窃车辆,纠集亡命之徒,租赁窝藏地点,大量使用通讯工具,,,一定会留下大量证据。怎么可能没有证据指证他呢?”黄少华仍然是一付自信满满的样子。

安笠正想解释,黄少华办公室桌上的铃铛响了。

黄少华走过去拿起内线电话,“安妮,不是说了我这有客人吗?”

“黄局,司警邱警司求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