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164,发现人质

等到小刀拿到那些失联兄弟的手机定位,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七个兄弟竟然在同一个位置,而这个位置是前几天帮天祖租用的一个废旧造船厂。

一个可能性出现在小刀的脑海!

天祖横空出现,强势成立乾帮,重金拉拢帮众,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如果说赚钱,以天祖的赌术,赌场里无数的金钱就是天祖的存款,想用便可以去取,成立乾帮对于天祖赚钱并没有什么帮助。相反,乾帮初创,花掉了天祖大笔大笔的金钱。

如果说需要打手,以天祖控制自己的“降头”术,根本不需要动武。而且小刀非常确信,自己领略的“降头”术,绝对不是天祖的全部本领。

如果说摆谱,象其他许多帮会大佬出行一样,前呼后拥十几人。乾帮成立之后,天祖除了闭门修行,就是外出,也是独自一人。

难道天祖成立乾帮是为了做一件事?

我现在过去船厂,会不会坏了天祖的事?

如果是,天祖绝对不会饶过自己!

红毛见小刀看了定位后一直惊疑不定,就问:

“有什么问题?”

小刀在屏幕上打了一行字:我怀疑绑架案是天祖做的!

红毛也吃了一惊,也在自己手机屏上打了一行字:有什么依据吗?

小刀:失联的七个兄弟都在一个地方,而那个地方是我为天祖租的。也许他们正在看守着人质。

红毛沉着脸写道:就是说,是乾帮做的!这帮失联的兄弟做了早上这单绑架案,而你还是乾帮的帮主。

小刀:我麻烦大了!一边是警方和易老板,一方是天祖和乾帮。

红毛:先去那个地方看看,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

小刀心想,也是啊,无论如何,先确定到底是不是自己人做的?然后才能进行下一步选择。

我这个便宜帮主真是窝囊啊!自己帮的兄弟做了这么大的事,自己却一无所知!而且还为了赏金积极帮着警方捉拿自己的兄弟。

就澳门这鼻屎大的地方,很快就到了位于西边临海的一个造船厂。

这个造船厂是用钢结构搭建的简易厂房,外墙是用铁皮履盖,由于时间较长,在海风的吹蚀下,己经锈级斑斑。

不少的地方已经锈出了一些破洞,不少地方有修补过的痕迹。

进出的道路明显年久失修,道路中间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坑。

小刀让司机在离船厂一百来米的地方,便停了车,和红毛一起张望了一番,一前一后向船厂走去。

也许受船厂废弃的影响,周边的一些工厂也不是很景气,除了偶尔出现一阵机器的轰鸣声,整个区域寂静一片,没有什么人走动。

小刀和红毛顺着阴影走到船厂大门侧面的墙边,找到一个锈蚀开的洞口望里看,左瞄右望,发现一辆白色丰田面包车停在原来船台的位置,而车门开着,小刀仿佛看到有一个人倒在车里。

“红毛,你过来看看!”小刀将红毛拉到洞口,红毛凑过去仔细观看起来。

“小刀哥,这辆车不是和劫匪早晨使用的丰田面包车是不是一样的,,,我猜,面包上那人也和犹猪一样,已经瘫了。而且人质就在船厂里面。”

“走,小刀哥,进去!”

“红毛,你记得不,新闻里可是说过劫匪有枪。”小刀心里仍然担心天祖的报复。

红毛拍了一下小刀的肩膀,眼睛盯着小刀说道:

“如果真的是天祖做的,他就是整个警方的敌人,就是整个博彩行业的敌人,就是整个社团的敌人。

澳门博彩业只所以兴旺发达,就是因为澳门有良好的治安秩序。赌客无论在赌场内外,无论带有多少筹码多少金钱,他们总是安全的。

赌场老板无论竞争多么激烈,总是在行业规则里行动,都是在按照潜规则规范自己的活动。

没有人会动用枪械来对付对方,没有人会劫持对手的家人来打击对手。

如果有人这样做了,刀哥,我相信没人可以在澳门生存下去。

现在我们如果找到了劫案的凶手,找到了人质,这是妈祖对我们的眷顾,给了我们一条生路,给了我们一条发达的财路。

我们没得选择!

小刀哥,我们走吧!”

红毛说完,也不等小刀答夏,自己向大门方向走去,边走边说“天祖应该放弃这里了,否则,我们早就被人发现了!”

“红毛,你NND,等等我!”小刀知道自己必须怎么走了!天祖再厉害,也斗不过警方。天祖再牛逼,也不是整个博彩行业,整个澳门社团的对手。

小刀从旁边的废铁堆里,捡了一根铁棍,一根铁管,将铁管递给红毛,“我们博一搏!”

红毛接过铁管,从大门下的小门轻轻迈了进去,侧耳聆听了一下,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

两个人背靠背提防着,一步步走向面包车的另一面,小刀朝里一看,只见自己招募的三个兄弟倒在车上,口里“哺哺”地冒着白沫,仍然有呼吸,但每个人都象被抽了骨头一样,软绵绵的瘫在车座上。

看来,劫匪真的放弃了这里!

另外四个兄弟呢?人质呢?

红毛拿起手机,把面包车里的情景拍了个视频,又朝厂房一侧的房间走去。

果然,在第一间办公室脏乱的沙发上,躺着另外四个人。

“人质呢?难道转移走了!”小刀没有发现人质,疑惑的问。

“应该在这里,我们再找找!”红毛回答。

“咣当”一声响传来,红毛和小刀四处搜寻声音的来源。

“咚咚咚咚!”

墙后面传来声音!

红毛观察了一下,发现声音来源于一个铁皮档案柜后面。

招呼小刀过来,两人合力推开档案柜,一道窄窄的小门显现出来,而门后正传来“咚咚咚咚”的声音。

见门上面有把锁,小刀用手上的铁棍用力撬了几下,锁链就断开了,小刀打开房门,只见一个妇人和男孩用胶带绑在两把铁椅子上,好在鼻孔露在外面。

“嘀铃铃!”小刀的电话响了,天祖来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