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163,女孩千彤

“鱼板,拣条七八斤的石斑,午餐就是它了。吃完我去逛逛香港。”

“好咧,向老大!半片刺生,半片清蒸,鱼头煎焗,鱼尾鱼骨煲汤,冰黑啤!”

鱼板将新钓的鱼放血,再扔进冰柜。又从冰柜里挑出一条较小的石斑,对葛伟东扬了扬。

“全中,鱼板!看来又得给你发奖金了!”

“谢谢老板!”鱼板欢喜地拎着鱼走向船尾。

葛伟东往鱼钩上挂了一条活虾,将鱼钩抛入海中。

有多久没用到"李伟森"的身份出香港了?算了算,差不多一年零八个月了,这次就以李伟森的名义去新加坡吧。

葛伟东经常以“向景天”的渔民证进入香港,然后有需要就以“李伟森”的香港身份出境入境,最后以“向景天”的身份从渔船上返回大陆。

两岸三地不同的司法制度,让葛伟东这种超级富豪,可以轻易的养几个不同的身份。

。。。。。。

安笠清醒过来,暗叹“好险”。

这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如果能提早完成那三个任务,精神力再增加十三点,对方是否仍然能够长驱直入自己的脑海?

赚钱不易,花钱也不易!

花钱做慈善换取精神力的提升是否有必然性呢?恐怕未必!

安笠第一次对努力赚钱有了一丝丝疑问。

这个进入自己脑海的又是什么人的形象呢?安笠发现那绝对不是鬼,比鬼要灵动得多。

“安老板,需要我们的帮助吗?”叶正明看安笠似乎有什么不妥,急急忙忙地挤了过来。

安笠看见叶正明,想起警匪片中的常规套路,英雄把坏人抓完了,警察就出现了。

“没事,我联系一下易老板。”

安笠拿起手机,拨通了易定强的电话。

“安先生,昨晚临时有点急事,不告而别得罪得罪!”易定强见安笠的电话,既企盼又有点紧张,但是还是稳住了,没有急猴猴的问绑架的事。

“易老板,那都不是事!”安笠对易定强故意不提弟弟被绑架的事有些厌烦:装什么装嘛!澳门很大吗!

“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你夫人和我弟弟被人绑架了。现在很有可能劫匪已经释放了他们俩。你试试打打尊夫人的电话,或者让你的人去各处迎接他们。”

“什么?已经释放了?”易定强仍然坐在办公桌后,对扭柴文挥挥手,“赶快打夫人电话!”

又对瑞杰说:“通知叶芝声,夫人和公子可能被释放,注意迎接夫人和公子!”

做完这些,易定强才又拿起电话对安笠说:“安老板你没事吧?”

“差点没命了!现在还好,我先休息一下,有空再聊。”安笠实在不想与易定强多聊,就挂了电话。

“差点没命了?”易定强悻悻地放下手机,这么大件事,澳门巴掌大的小地方,叶芝声不可能不知道吧。

安笠放下手机往赌场外走,千彤的电话又来了。

“千彤,有事?”

“没什么。怕你下午来不及赶回星沙,帮你安排了一架飞机在珠城机场,随时可以起飞。”

“哦,知道了!”

千彤!

第一次,安笠觉得千彤是一个女孩。

以前,总觉得她是功夫高手,冷漠的修道士,美艳的富二代,,,现在,她是一个女人。

千彤的影子出现在安笠的脑海中,明眸皓齿,婷婷玉立,如轻烟般跳上他的窗台。

一时间傅小燕的影子又出现在安笠的脑海中,穿着粉色连衣裙微微侧身柔声问自己,先生你要找谁?

恍惚之中,出了赌场大厅,叶正明等人护着安笠,正要乘车离去,一个高级警司带着一帮便衣警察拦住了安笠。

“安笠先生吗?”警司问。

“是的,我是安笠!”安笠淡定的答道。

“我们现在有证据证明一件绑架案的劫匪和你有过密切的联系,请你随我们回警局做个笔录。”

安笠无奈的摊摊手,“请吧!”

。。。。。。

“丢!怎么都不接电话了呢?”

小刀恼恨的扔下手机。

“这些人一般上午都在呼呼大睡吧?”小刀找的这些人,红毛也大多认识。有的是街坊,有的是同学,有的是武馆的师兄弟。

“不会,他们都是天祖选中随时要候命的人,怎么会都呼呼大睡呢?”小刀随口反驳道。

“小刀哥!”

“红毛!”

两人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同时看了看前边的司机,然后红毛在手机屏幕上写了两个字:劫案!

小刀使劲点点头,示意红毛将那两个字抹掉。

“嘀铃铃!”

小刀看了眼电话,“一个小时不到就破解了?”

“刀哥!大件事!我们要发财了!”

“什么大件事?发什么财?快说!”

“那个电话的通讯纪录破解了,和早上的劫案有关。具体内容我现在发给你!刀哥,拿到赏金别忘了兄弟我!”

小刀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己拿到了劫案的证据?

犹猪会和劫案有关?

小刀一边看手机,一边对司机说:“去东望洋山易老板家!”

点开手机信息,只见犹猪的电话和一个大陆电话之间有一长段信息。

犹猪:运气真好!盲压都能中!我们比一下怎么样?

大陆号码:是你绑架了易老板的老婆孩子?

犹猪:不是绑架,我只是给你送一张特别的邀请卡。

大陆号码:我己经来了!有什么冲我来,别欺负女人和孩子!

犹猪:等我们比完了,易家人会被完好无损地送回家!

大陆号码:好啊!怎么比?赌注是什么?

犹猪:现在是九点三十分,你旁边有个穿蓝色衣服的短发青年,也会拿着七万筹码来这张枱赌大小,到十点整,谁赢的筹码多谁就赢!当然,不到十点,筹码先输光的为输。赌注嘛,谁输了谁就离开千彤身边!

大陆号码:如果你输了呢?

犹猪:我不会输!

······

下面的内容小刀已经无心看了,连声催促司机,“加速!加速!”

想不到劫案竟然是犹猪干的!竟然是为了一个叫千彤的!看名字应该是个女人!

如果犹猪还活蹦乱跳的存在,小刀可能有几分犹豫,但现在犹猪已经成了植物人,被出卖就正常了。

易老板出的可是一千万!

这时红毛也看完了信息,对小刀说:“小刀哥,让你那兄弟定位一下刚才那几位失联的兄弟,说不定我们真的可以钓条大鱼!”

“犹猪不就是条大鱼吗?”小刀不耐烦的反问。

“小刀哥,犹猪一个人可干不成这么大件事。而且现在他己经废了!”

红毛冷冷的说着,越发相信自己心中的推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