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162,今天运气不错

远处的那间密室中,当玉壤中的白色小豆芽吞噬掉那个人之时,盘坐的人猛的一道黑血从口中喷了出来,顿时脸白如纸。

“灵级魂体!”

“他竟然是灵级魂体!难怪!难怪千彤被他吸引!”

拿出一粒天蓝色水晶般的药块,吞了下去,一时间气息渐渐回稳。

“应该向家族报告了,事情有意外发生。”

。。。。。。

柬埔寨西港,东方城酒店。

易定强坐在办公桌后面,站在他身后的是他的四大金刚之三:西港地方总裁扭新文、马尼拉地方总裁陈约翰、果敢地方总裁瑞杰等。听说老板到了泰国,这些一方诸侯都连夜赶到了西港。

对面墙上的显示屏上,是澳门地区总栽叶芝声,也是四大金刚之一,正在汇报情况:

“参与绑架的共七人,使用车辆是偷窃而来,车主在台湾旅游,与绑架没什么关系。

老板,案发后,我已经拿着你的名片,拜会了各大帮派和赌厅老板,目前本埠各大帮派都已声明与此事无关。我们初步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各大帮派现在派人帮着在各地寻找绑架者的消息。

外埠方面,香港、台湾、越南、内地都有帮会人物入澳,但初步查证只是进入赌场和夜场娱乐。

我们已经在社团内部发出了千万元的悬赏令。”

易定强松了一口气,不是同行仇家所为,老婆孩子面临的危险会大大降低。

那个安笠的说法还是有道理的,那个灵童已经开始反噬了,要尽快让她去轮回。

“叶仔,警方那边有消息吗?”

“警方内线秘报,绑架案可能跟内地一个富豪有关。”

“一个内地富豪绑架我家里人?他输了很多钱在我们场吗?他叫什么名字?”易定强迫不及待的问。

叶芝声急忙摇摇头解释说:

“对不起,老板,是我没有说清楚。警方说绑架者是为了和内地一个富豪见面,才绑架了夫人和少爷。那个内地富豪没有在我们的赌场玩过。”

易定强脑中一片神兽奔腾。

你要与一个内地富豪见面,绑架我的老婆儿子有毛用?你应该去绑架那个内地富豪或者他的老婆孩子!

“知道那个内地富豪是谁吗?”易定强愤怒的问。

“安笠!安全的安,斗笠的笠!”

“什么?安笠?”易定强真的被震惊了!

自己昨天还在内地珠城与他喝茶,怎么今天他会牵涉到与自己老婆儿子的绑架案!

“是的,安笠!”叶芝声肯定的点点头。

作为一个迷信的人,易定强不由自主的“啐”了一口。

“大吉利是!”

怎么一碰到这个人,我不是漏夜跑路,儿子被认亲,就是妻子儿子被绑架!

难道是完全的克星吗!

可是这个人可能是豪仔的亲哥哥,再是克星,也是亲戚了。

亲哥哥?

这个绑架者难道知道豪仔与安笠是亲兄弟,才绑架豪仔要挟安笠!

这样就说得通了!

可是昨晚上才认亲,今早马上发生绑架案,这个时间上解释不通啊!

在澳门做案,没有相当的准备,很难成功。

澳门地小人少,交通发达,三面临海,一旦犯案,很难逃脱。

事前准备,踩点,逃跑,隐藏人质,通讯,,,都需要时间,七八个小时根本来不及,要知道韩美芳是临时决定回澳门住!

难道是我们自己人做案?

舒建辉、阿东这些饭桶也确实无能,拿着上百万的年薪,没起到半点作用!

“你们怎么看?”

易定强扭过头问身后的三大金刚。

西港总裁扭新文双手互按了一下,说道:

“老板,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寻仇!做案者应该蓄谋已久,老板娘和少公子一出现,立刻就动手了。

绑架者应该是过江龙!

本地人知道老板的威名,许多人享受着老板的关照,绝不会轻易冒险。”

果敢地方总裁瑞杰,个头矮小精悍,素有“山狐”之称。见老板看向自己,便平静地说:

“老板放心!老板娘和公子必然安然无恙。如果是寻仇,当场就可以动手,何必劫持人质离开?劫持人质离开,要么是求财,要么是讲数。

求财,老板富可敌国,先答应他。要讲数,也可以划下道来,一起谈。都没有伤人的必要。

从事发至今没有收到劫匪任何要求的情况看,劫匪应该不是针对老板你的!”

易定强微微点头。

“山狐”果然名不虚传!没有任何情报就推断出劫匪针对的对象不是我,是与豪仔或老婆有关的人。

只要劫匪不伤人,易定强心中大定!

“叶仔,留意澳门有没有新出的社团?留意警方的动静!注意安笠有没有在澳门出现?澳门海上有没有可疑的渔船?让我们的人全部出动!

特别是舒建辉他们!

如果不能戴罪立功,家法侍候!”

“是,老板!”

。。。。。。

外伶仃岛,位于珠城东南部,西距市区27.5海里,北距香港35海里左右,是进出南太平洋国际航线的必经之地。该岛伶仃孤立,且在外伶仃,故名外伶仃岛。

岛之四周,礁石密布,是石斑鱼最喜欢栖息觅食的水域。

葛伟东的渔船就停在外伶仃岛外几百米处。

用卫星电话打了几个电话,葛伟东心里放松下来。

局势正在缓和,大有大事化了之意。似乎上头的人不愿意到口的肥肉溜了,仍然想把局面维持下去。

自己的直接领导回信说,准备回华夏了,让自己再蛰伏几天,有了明确的消息再回内地。

老婆的意见是既然出来了,就不要冒险回去了!

钱是赚不完的。现在的钱下辈子也花不完,干脆一家人定居伦敦算了。

就算要做期货,在伦敦、香港、新加坡,一样可以做。

葛伟东自己有些犹豫!

自己早就过了为了钱,为了生存去做期货的阶段了。

自己还不到五十岁,就跑到伦敦去养老?

做铁矿石这帮人能量太大了,绝对深入到了政府内部。葛伟东相信他们会为自己撑起一把巨大的安全伞。

先去一趟新加坡吧,和蔡英华汇合,好好玩几天再说!

“上钩了!上钩了!”鱼板的声音打断了葛伟东的沉思。

抬头一看,鱼板拉起来的鱼线上,一条十几斤重的石斑,正在海里左右翻腾着!

今天运气不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