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161,精神入侵

“呵呵,只管放马过来!现在请马上放人!”

“这么嚣张,等着瞧。”

安笠看完信息,只当对方是场面话而已。

此时赌台边刚才买大的那群人一哄而散,只剩下几个人对自己指指点点,而自己的左手被人缠住了。

刚才买中围骰2的妇人,50元赢了7500元,兴奋得不得了,拉扯着自己的胳膊,不停地用粤语说着什么。

安笠看向那个蓝衣青年,只见那个蓝衣青年定定的看着自己。仔细凝神看过去,发现对方眼眸中有一个小人,正想看清楚,那个小人却突然动了,大踏步向自己走来。

那个人每向前一步,身形也不断变大,同时,那个人散发出的威势,安笠觉得有千万条丝线正在穿透自己的肌肤。

待得那个人变得大半个成人大小,安笠看着对方有点奇怪,脑袋是正常人的一倍,头发稀疏,眼睛、鼻子、耳朵比正常人小得多,而嘴巴却又大得多。

脖子很长,是正常人的一倍有余。手脚比较长大,身体健壮。

整体上与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那个人越走越近,眼睛如钉似的钻向安笠的眉眼间,安笠一阵阵的悸动。

眼见那个人靠近自己,贴近自己的身体,一股致命的危险感觉升起。安笠极欲推开却什么动作都做不出来,想闭上眼睛却合不上眼皮。

一瞬间浑身大汗淋漓,心中狂跳不己,此时想要呼叫也叫不出身,脑袋象要裂开一样。

那个人一步踏入,就要踏进安笠的身体,安笠浑身发紧,充满绝望。

旁观的人看着,安笠和蓝衣青年互相欣赏似的看着,一种莫名的平静让大家各忙各的。

此其危急时刻,小七发现安笠陷入险境,发出一阵阵精神波动,阻止那人的进入,那人只是放慢了脚步,却仍然坚定的朝安笠脑中走去。

当那人消失在安笠脑海中一瞬间,蓝衣青年突然如浑身的骨头被抽掉一样,哗哗的倒在地上,口鼻中吐出一团团带血丝的白沫,惊得好多赌客和工作人员连连尖叫。

而安笠则抬起步子,看也不看蓝衣青年,准备离开。

。。。。。。

却说小刀和红毛四处奔走,到处打听易家母子的消息,江湖传闻易老板出了千万级的赏金。

“嘀铃铃!”小刀电话响了。

“老大,犹猪被差佬抓了!”

“衰什么事?”

“据道上的人说,他在茶室发信息的时候,被差佬抓了!然后就植物人了!”

“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就植物人了?犹猪和差佬对抽了?”

“没有对抽。据说差佬刚一按倒犹猪,他就发病了,口吐白沫,不能说话,然后被警方带到镜湖医院治疗了!”

“邪门!打听清楚犹猪到底坏了什么事,有消息立刻告我!”

“收到,老大!”

小刀放下电话,看着红毛疑惑的目光,说道:

“犹猪真的比成年野猪还要强壮,跟差佬打交道也有十几年,也算老江湖了,怎么突然就变成植物人了?”

“是不是这几天拿到100万安家费在女人堆里蒲得多,被抽干了身体!”红毛猜测道。

“没有,天祖吩咐过,拿了安家费的兄弟,必须时刻待命。犹猪不可能去滚!”小刀想了想,对红毛说:

“我们楼有个护士好像是你条女,让她去打听一下犹猪的情况吧。”

红毛思考了一下,就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不一会,女护士回信了:身体机能很好,大脑功能崩溃,智商接近婴儿。

小刀红毛一起看完信息,内心一阵发毛。

怎么大脑突然就崩溃了呢?怎么智商下降到婴儿水平呢?

要知道犹猪出事前一刻,尚在发信息与人交流,说明那时一切尚好!

难道是信息刺激的!

小刀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

“兄弟,帮我查个电话!”

“没问题,刀哥!”

“924xxx888。”

“刀哥,号码记错了吧?查无此号!”

小刀看了眼手机上的号码,“没有错!我兄弟的号!”

“刀哥,这个号可能被差佬屏蔽了。等等我看是不是?”

“刀哥,这个号码上午还是活的,现在死了。”

“可以查到死之前的通话号码和信息吗?”

“刀哥,可以,但需要时间!”

“给你5K,一小时之内要结果!”

“0k,我用大招,一小时搞掂告诉刀哥!”

小刀挂了电话,严肃地对红毛说:“事情大条了!犹猪应该撞进大网里了。”

“你不会受牵连吧?”

“最近几天我们都很老实。还是先找易家的有关线索吧,犹猪的事一小时后再看。”

。。。。。。

澳大利亚悉Ni,程俊海边别墅。

望着消失在远处拐弯处的吉普越野车,程俊无奈的摇摇头。

什么民主国家?就是狗屁!

老子给你们排名前三的政党捐款都不少,现在拿老子的隐私来威胁我!拿飞机航线的审批来威胁我!

我一架私人飞机会危害国家安全?

我一个商人多几个情人,多玩几个女人,为什么你们会有视频录音?

我为澳洲的铁矿沙出口,占领华夏市场的大半壁江山,立下汗马功劳,现在说我是华夏的代理人,出卖澳大利亚的利益!

不说了,心累!

现在三哥要求回华夏,国内也不太平。澳洲这边又逼着自己当情报员,如何是好呢?

程俊通知律师和公司的高管赶来别墅,有些事要事先安排好。万一自己失去了自由,就被动了。

。。。。。。

澳门威尼斯赌场。

安笠仅仅走了几步,身体也摇晃起来,赶紧扶住旁边的一条柱子。

那个人刚一走进安笠的脑海,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赌场上赢我又怎么样?我现在可以把你弄成白痴,也可以把你弄成我的人傀,让你乖乖为我做事。”

那人的笑声尚末结束,突然惊恐的大叫起来,转身就要逃出去。

但是,安笠脑海中玉壤一阵闪烁,中央的白色豆芽中传出一股针尖大小的巨力,一点点将那人庞大的身躯吸了过去。

那人一面尖叫,身体确无可挽回的崩溃,如一条太极鱼似的,小的一头被吞噬,而大的那条仍然能看出一个人在挣扎的样子,三四个呼吸,整个被吞噬。

刚一吞噬完,玉壤又是一阵闪烁,扶着柱子的安笠,眼睛恢复了清明,身体恢复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