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160,这只是开始

威尼斯赌厅,安笠眼见筹码越来越少,只剩下不到俩万筹码。而蓝衣青年几乎是十买九中,手中已经有了二十几万筹码。赌台旁边有几十个人跟着蓝色青年下注。

今天似乎输定了!

对方怎么做到的呢?

既要控制这个蓝衣青年,又要探知骰盅里的骰子点数,自己还没有在现场,在安笠的认知中,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任务。

输了就要离开千彤,找妹妹就成了一句空话。而且自己为什么要离开千彤呢?又以什么理由离开千彤呢?难道说自己与人打赌输了。

“哦!又中了!”“搞定!”“赢了!”

随着荷官开出骰蛊,安笠又输掉了刚压的三千元。小押小输之后,安笠开始加大注码,希冀能迅速翻本并追上蓝衣青年。

“只剩下十分钟了,你的筹码所剩无几了,干脆认输算了,让易家母子早点回家!”那个电话又来信息了,语气很嚣张。

安笠牙齿咬得格格响!

自从有了金手指,只有自己嚣张的份,哪能让别人骑在自己头上拉屎拉尿呢?

做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也不能随便输给任何一个对手。

让安笠气恼的还有一点,对方那个蓝衣青年,心中似乎没有什么波动,直如机器人一样,安笠打听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安笠用控心术试图控制蓝衣青年的投注,但是在一俩分钟之内,安笠的控制有郊。一超过时间,蓝衣青年即不受控制。

安笠想,如果能够阻断对方对蓝衣青年的控制或者阻断对方对骰盅的探视,自己或许有一点胜机。

“就算阻断他的精神力,蓝衣青年随机下注,你也是瞎蒙,还是赢不了。”小七的声音在安笠脑海中响起,安笠精神上的紧张及急剧波动,将小七惊醒了。

“小七,有办法赢吗?”安笠眼看着时间一点点流失,因为跟注的人太多,每把清台结算的时间大大延长,十分钟也就两把机会。

这时,蓝衣青年压在“大”位,一万筹码。跟注的人也在“大”位下满了筹码。

荷官和赌客都看着安笠,等待他下注。

“安少爷,这种游戏太简单,我七,,我小七一出手,手到擒来!”小七非常轻松的安笠说。

“那这把压那个数字?”安笠听了大喜。

现在压大小一赔一,两把之内怎么样也追不上对方,只能压数字,「点数」4及17,一赔五十倍,5及16,一赔十八倍,6及15,一赔十四倍,7及14,一赔十二倍,8及13,一赔八倍,9、10、11、12,一赔六倍。

如果压中4或者17点,一把超过对手。

“安少爷,这把压13。”小七的声音传来。

安笠一听,在万众瞩目中将一万六千筹码全放在13点处。

“这就是典型的孤注一掷了!”

“输红了眼!”

“连基本规则都不顾了!”

“这把输了这个帅哥就输光了吧?”

“可怜啊,马上就光蛋了!”

······

旁观的赌客各种议论,各种讥讽,安笠只当耳边风。

“先生,超过最高限额,只能压一万元。请收回六千元或者另外再压。”荷官指着安笠的筹码,对有些兴奋的安笠说道。心中却在纳闷:这个靓仔一直都是闷闷不乐一脸衰样,怎么快输光了反而兴奋起来了?

“哦,这样啊,那六千元就帮我压大吧!”安笠对荷官说。

荷官拿起安笠的六千元压“大”,然后高声喊道:“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双眼左右扫视,左手按在骰盅上。

见没人再下注,便猛然拿起盅盖,然后大声唱:“256十三点大!”再按亮电灯,在赌台上显示出赢得点数和位置,未亮灯的位置的筹码就是输的了。

“哇!真的顶格买中8倍!”

“被这个帅哥博中!”

“真的是富贵险中求!”

“这个靓仔算得真准!”

“刚才跟着这个帅哥买13点就发了!”

······

议论声又潮水般的涌来,只不过内容完全变了:赞美,羡慕,眼红。

此局结束,安笠的筹码有十万零二千元,而蓝衣青年的筹码接近三十万。

“哟霍,运气不错,胆子也不小,博中一把,可惜只有最后一把了!”

安笠回了一句:“一把足够赢你!

蓝衣青年这时又下了一把大,又是一万筹码。

而赌客又是一窝蜂的跟着压在“大”位或者大的点数位。

“安少爷,要赢还是立威?”小七问安笠。

“要赢也要立威!”安笠冷冷的说!

“好,那还把安少爷买六点,压小,压2,压围骰,压围骰2。”小七缓缓的说。

安笠压了一万元六点,三千围骰,一千围骰2,五万数字2,三万八千小。

旁边的赌客见安笠不跟着压大,反而压小,又都哈哈大笑起来,说“赢了一把又膨胀了”。

见安笠又是顶格压围骰二十四倍,围骰2一百五十倍,数字6十四倍,数字2三倍,个个都张大了嘴,这是疯了吧!围骰多难中啊!

难道他算中要出三个2吗?

在荷官“买定离手”的吆喝声中,一个老年妇人拿出一个五十元的筹码,匆匆忙忙的放在围骰2的位置。

而远处某个密室,有个人“看”到骰盅里原来的十点,被某个精神力改成了三个2,“腾”的一声站起来。

“精神至动,精神搬物!这可是凡级高手的精神力,人类出现了这种高手?他为什么要帮安笠?为什么要到最后才出手?”

“是了,他曾经出手控制过我的人傀,但是时间并不持久。”

“有这样的高手帮助安笠,这次赢不了安笠!”

“但是下次,,,哼!”

威尼斯赌场,当荷官在密密麻麻的人群注视下,揭开骰盅时,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声音猛然爆发出来。

“三个2!”

“真的是围骰!”

“真的出了围骰2!”

“这个老板买的全中!”

“一把赢了五十五万!”

“算的真准!”

“莫不是出千了?”

“真说不清!算得这么准怎么可能!”

“这张台赌场赔惨了!”

······

在热闹非凡,人声鼎沸的气氛中,安笠收到了对方的信息:

“你赢了!但这只是开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