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158,神人的大招

小刀从的士上下来,往后面及左右看了一眼,见没有什么异样,就朝售票窗口走去。一边走,一边喜吱吱的直乐:有了这三百多万,可以开个小店,找个女朋友,嗨嗨皮皮的亨受生活。

刚走近售票窗口,小刀正要伸手掏钱包,头脑突然针扎一样的痛了起来。

小刀双手按头,拼命挤压打碰,针刺的疼痛感一点也没有减轻。

旁边的旅客有些避开,有些过来问小刀要不要叫救护车。

小刀忍痛说,“不用不用,老毛病了!”

救护车?自己身上带着巨额现金呢!小刀一边说着一边往售票厅门外走。

刚走出门,小刀觉得头上疼痛减轻了些,头痛区域也减少了些。

怎么会头痛呢?

自己可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头痛!

小刀走到附近的自动售卖机买了瓶冰冻矿泉水,咕噜咕噜喝了小半瓶。

小刀又觉得轻松了些。

也许刚才是自己太紧张了!毕竟黑了人家二百万。

又喝了口水,深呼吸两口气,小刀又朝售票窗口走去。

刚一进门,那种针刺般的剧痛又出现了。小刀踉跄着走出售票大厅门口,疼痛又减轻了。

如此这般试了几次,小刀弄明白了,越靠近售票窗口越痛,离开售票窗口越远,疼痛越轻。

难道这售票窗口和自己有仇?

小刀打的士离开码头往机场,一上的士头痛又大幅减轻,几乎没有了。

看来去机场对了!

在的士上,小刀点开网络售票平台,刚刚输入自己的名字,针刺一般的疼痛弥漫了小半个脑袋,手机都掉在地上。

奇怪,手机一掉在地上,页面关掉,小刀的头又不怎么痛了!

这个时候,小刀总算有点明白了!

自己中招了!

中大招了!

中了江湖上人最怕的"降头"一类的大招

想想那个北佬就不是一个凡人!

三千元赢到一千多万,小刀祖孙三代都在澳门,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赌术和赌运。

给一个非亲非故的混混,打赏一百二十多万元,小刀在赌场混了十几年,没有听说过。

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二百万现金,去找几十个人帮忙,听着就象天方夜谭!

而且,这个人既没有问过小刀的大名,也没有要过小刀的电话,可见自信小刀逃不过自己的手掌心。

可笑自己一路上都在笑那个北佬、不那个神人的脑子坏掉了!

而那个脑子坏掉了的人恰恰是我麦国基!!!

“老板,机场到了!”的士司机提醒小刀。

“麻烦送我到这家葡国餐厅!麻烦开快点,我会多付小费!”想明白了一切的小刀只希望那个神人还在,只希望自己还能抱住这个神人的大腿!

到了那家葡国餐厅,小刀头完全不痛了。

走进去,只见那个英俊得象混血儿的神人,正在用修长的手指,非常有节奏的切着牛扒。

小刀走近神人,鞠了一躬,掏出自己的身份证,双手递给神人。

神人慢吞吞的吞下一块牛肉,擦了擦嘴,却没有看小刀的身份证,轻声说道:,

“悟性不错!赶紧去找人吧!有事去葡金酒店1818房找我。”

小刀一听大喜,神人这是接受自己了!

“谢谢神人!有钱找人不难。我们社团叫什么名字呢?我找到人了要开山门拜堂口的。”

“名字?”神人微微颔首,“就叫乾帮,乾坤的乾。你就当帮主,以后叫我天祖。”

“是,乾帮,天祖!”小刀爽快的答应着,心里乐开了花,一不小心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帮主。

天祖挥了挥手,小刀立刻闪人。

“然后这三天我已经找了六十多人交给天祖了。神奇吧?”小刀几乎一滴不漏的讲这三天的事讲了一遍,这是他这几天重复最多的事。

红毛听完,花了很长时间才消化完小刀讲的故事。饮料里的冰块都化了。

“小刀哥,加入乾帮有什么好处?”

“一些被天祖选中的人,马上会领到一百万。没有选中的人,每天五千元使费。跟着天祖去赌场、吃饭、办事,小费都是哗哗的!

最牛的是跟着天祖去赌场,天祖压什么我们压什么,几乎都是必胜!

可惜天祖总是玩一会儿就走!”

“被天祖选中的人去干什么呢?为什么一下子就领到一百万?是不是很危险的?”

小刀闻言斜眼看着红毛,目光中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有钱拿,当然有些风险。你以为天祖是慈善家!”

“对不起,小刀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小小好奇,小小好奇!”红毛连忙解释。

其实小刀也好奇,但是,天祖的事,他可不敢过问。见红毛态度低调诚恳,便也转头对红毛说:

“跟我去堂口上柱香,叩个头。有机会见见天祖,说不定就发达了!”

红毛见小刀一身名牌,早已意动。何况自己已是一穷二白,有乾帮这个靠山,天祖这个金主,何乐而不为!

“那就谢谢小刀哥提携!”红毛朝小刀拱了拱手。

。。。。。。

安笠来到澳门,对叶正明说:“你们离我远一些,我看劫匪会不会与我联系。”,

叶正明一行看安笠态度坚决,只好答应了安笠的要求,远远地布置了防御圈,又与澳门警方联系,要求协助,在外围盯守。

安笠拿着手机,一路遛达,心中只盼着电话响。

过了二十多分钟,果然一个陌生电话有信息来。

“去威尼斯酒店大堂,玩半小时大小。”

安笠走到街边,拦了一部的士,急忙赶往威尼斯酒店。

进了酒店,到处都是赌桌,安笠一摸,身上没带现金。询问侍者,在购买筹码的地方刷卡买了一万筹码。

然后又问侍者,找到一张赌大小的赌台。

“先生,下赌吗?”这张赌桌除了荷官空无一人。荷官见安笠靠过来作了个手势请安笠下注。

安笠哪有心思赌博。

双眼四处观望一下,又看一眼手机有没有信息来。

听到荷官的话,顺势把手中的筹码放在桌上。

“先生,你买好了吗?买好了我要开了!”荷官见安笠将一万筹码全放在10点处,有心提醒了一句。

安笠好像没有听见似的,只是不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