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157,逢安必安

易定强心头一松,只要小命还在,只不过是事在人为嘛,做点善事就行了。

顾不得擦一下额头的冷汗,易定强双手合十,低眉顺目的对老法师说道:

“师傅,我一定珍惜众生,舍财为善。”

老法师听完易定强的说话,知道他只是口是心非,哪里轻易脱得了贪财的本色?只是不语。

“师傅,弟子自知罪孽深重,过往伤人无数,以致血脉传承艰难。现在师傅指点明路,斗胆请师傅慈悲为怀,赴华国超度众生,为弟子解惑度难。”

易定强却是早已打定主意,既然易豪已经认亲,那么这个养子心就走了一半。

如果法师能够出手,说不定就能打通血脉坟山,自己可以有亲生骨肉。

另外,法师去了华国,自然会解决灵童反噬、小鬼寻仇的问题。

说完,也不等老法师回应,身后的保镖递过一张支票,易定强接过,双手举过头顶,递到老法师身前。

赴华国?百年前是没什么问题的。一百余年来,尚未有大法师敢赴华国施术,这个禁令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效?

让大徒弟猜品去华国试探一番吧,这个易先生的问题还是容易解决的。毕竟易先生的奉献也确实比较有诚意。十亿铢,足可以将晋级小灵师的准备提前两年了。

“为师因缘未到,我的大弟子猜品会择日赴华国一行,为你渡厄解难。”老法师摇摇头又说道:

“但是,你的劫难只怕已经开始了!去接个电话吧!”

易定强闻言扭过头,看见门外边秘书捧着自己的手机正在朝自己示意,一招手,秘书走进来,将电话递给易定强。

易定强接过电话一看,是司机阿东的电话,对老法师点头致歉,赶紧接听。

“老板,出大事了!”阿东的声音明显带着哭腔。

“冷静点,慢慢说!”易定强毕竟是江湖上的老混混,还是有相当定力的。

“老板,今天早上,,,”

听着阿东的诉说,易定强的心一点点揪紧起来。

祸不及妻儿老小。

这是混江湖之人的潜规则,今天竟然有人丧心病狂的破了这个规则!

老婆、养子,是易定强的逆鳞!

既然有人悍然出手,那就要准备接受我的反击。

但现在,要忍住,师傅就在跟前,不能失了风度。

“有什么进一步的信息马上通知我!”易定强听完电话,轻轻的放在身侧。

看着易定强艰难的屈下身子,尽力控制着自己,法师长叹一声: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做人之苦,岂是区区外物可以化解的。”

法师说完,口诵口诀,一边伸出一只干枯的右手捏着易定强的头。

适当的帮助这个愚昧的人一把吧!

如果仍然不能醒悟,那就只能承受因果。

易定强本来心急如焚,头脑发昏,只觉人好像要爆炸要沸腾了一样。

但老法师的手一接触易定强的脑袋,易定强只觉得脑袋好像被扩容了,一阵阵轻松,许多想不通的事情一下子想通了,许多困扰自己的烦心事一下子心结通了。自己好象站得越来越高,看得越来越远。

人直如轻风般飘荡着。

人,原来还有这种快乐!

“逢安必安,遇天必险!”

在飘飘欲仙中,两句偈语突入易定强脑中。

易定强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瓦鲁巴清比寺的,只知道自己见人就笑着合十,口诵阿弥陀佛。

一直到车开出去好久,快到柬泰边界,易定强才恢复常态。

但心,仍然沉浸在那种没有烦恼、看穿一切的愉悦状况中。

“逢安必安,遇天必险!”

。。。。。。

红毛看着眼前的记录纸,这已经是昨晚上至今早的第六张了。

上面祥细记载了自己一晩上赌百家乐的细节。

有下注情况,有输赢结果,也有自己总结的各种路子。

但是,辛苦一晩上,自己只有最后一个五千的筹码了。六十八万的本金,现在只剩这五千了。

红毛在等待一个可能性最大的机会,再将这最后一个筹码压下去。

这时候赌场里客人已经不多了。

熬了一个通宵的已经休息了,今天的赌徒尚未出场。

红毛正在强打精神观察着,后背猛然被人拍了一掌,有人大叫了一声“红毛!”

你马的,那个扑街拍我的后背,嫌我红毛不够黑吗?

红毛转头就要发作,却见那人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看着自己,正是自己的发小,专门骗游客下注混小费过日子的小刀。

本来红毛不怎么瞧得上小刀,但红毛今天看着小刀却与平时有点不同。

脖子上的粗金链子换成了观音玉牌,手上的老式劳力士手表换成了玫瑰金的卡地亚,原来的佐丹奴休闲装换成了阿玛尼,最显眼的是,腰上的都彭皮带换成了金光闪闪的悍马仕。

小刀发财了!

在自己最困顿的时候,他一身品牌站在自己面前,主动招惹自己,那自己要有一定的觉悟。

红毛决定在小刀后面加个哥字,哪怕小刀比自己小着好几岁。

“小刀哥,大发了啊!”红毛浑身柔软的说道。

“这两天顺风顺水!”小刀将带着卡地亚的左手挥了一下,指着红毛手中唯一的筹码说道:

“又要光蛋了?”

“唉,手气不好!小刀哥带兄弟一把!”

“跟我走,我带你飞!”小刀一手搂住红毛的手,使劲带着他往赌场外走。

原来小刀认识了一个初到澳门的北佬。本来想骗这个北佬去赌场玩两把,骗点小费。

谁知道这个北佬运气很好,赌什么赢什么,几个小时用三千元赢了一千多万。

而且出手大方!

只要一赢,立刻扔给小刀万儿八千的,半天下来,小刀光打赏费用就拿到了一百二十多万。

到了晚饭时间,这个北佬又扔给小刀二百万,要小刀去找几十个象他这样的人,成立一个新的社团,帮他做事。

小刀觉得这个北佬赌运虽然很好,脑子却是坏掉了。一边满口答应着,一边看着手里二百万筹码直乐。

待那个北佬进入一家葡国餐厅吃饭,小刀拿着筹码换成现金,立刻打的到码头,准备坐船逃往香港。

“二百万!还是cash !就这样交给一个陌生人!真是脑子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