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156,去澳门

“混蛋!”

安笠“霍”地站了起来,手中的筷子一节节的掉落下去。

千彤看到安笠身上有一股子看不见的气势“腾”的一下飞了起来,心中吃惊。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绑架了我弟弟和他的养母,并要求我去澳门,单独见绑架者!”安笠压着满腔的怒火说着,将手机递给千彤。

千彤接过手机,看了上面的信息:

“这怎么可能!昨晚上你们兄弟才在珠城相认,今天一大早怎么会有人知道易豪是你弟弟?太不可思议了!”

易家有内奸!

这是安笠和千彤的第一感。

只有易家的保镖、佣人、厨师、园丁、司机等人,才有可能知道安笠兄弟相认的事情,只有他们才有泄露消息的可能性。

而且易家本身就是捞偏门的,容易得罪人不说,结交的人也是三教九流,龙蛇混杂。

安笠千彤的安保人员,一方是国家雇员,一方是首富之家的雇员,出卖主人的可能性很低。

而且安笠千彤都是心术高手,身边人当内奸能隐藏下来的可能性非常低。

“怎么办?”千彤焦急的问安笠。

“先去澳门再说。先要保证弟弟和他养母的安全。”安笠这时已经开始冷静下来了。

易家人就算泄密,为什么要针对自己呢?难道是舍不得交出易豪,演了一出苦肉计,让自己离开大陆,去到澳门,到了易定強的主场,让自己签订城下之盟或者干脆废掉自己?

千彤此时也开始闭目运功,演绎安笠去澳门后的吉凶。

安笠的因果线延伸到一定长度,竟然被一片云雾状的东西笼罩,完全看不清了。

这是怎么回事!

千彤走到里间运起全身法力,努力探索安笠的因果线,终于发现安笠的因果线在云雾中闪烁了一下,再想看得更清楚一些,却是力有不逮。

千彤吁了一口气,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

安笠的未来不是不明,也不是过程不明,而是未来的过程结果被人施术遮掩起来了。

什么人有这样的功夫?又有这样的功力?

千彤来到客厅,安笠刚刚打完电话。

“千彤,我过澳门去了。叶队长他们一定要跟着过去,你就别去了。”

“安笠,让我去吧!我刚才发现,这次你的对手,可能也是个法师。”千彤焦急地请求。

“你去了,你们家保镖肯定也要去。对方可是要求我单独过去。

就算是法师,既然要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法术高不到哪儿去!

千彤,你在澳门等我的消息。

叶队长他们通过特殊渠道,己经联系上澳门警方。我们会得到澳门方面的大力支持,你就放心吧!”

千彤听安笠如此说,只好叮嘱安笠,千万小心!

安笠下楼和叶正明等特保队员沟通了一下,安笠用正常手段出关,叶正明等特保队员秘密进入澳门。

。。。。。。

澳门路环临海公路的劫案一发生,就有晨练者、邻近的车辆架驶员,立刻报警,并叫了救护车。

及到澳门警方到了现场,发现现场有三台车。

一辆中型货车停在十字路口正中间,车上驾驶员不知去向。

一辆陆虎极光侧翻在绿化带旁,车旁或坐或躺着四个伤员。

另一边是一辆劳斯莱斯,司机正在拼命的打电话。

很快,澳门警方通过现场摄像头拍摄的视频,加上现场人员的简单询问,知道了事发经过和案情。

得知被绑架人士是本澳知名富豪易定强的太太和公子,警方立刻高度戒备,即时在全澳侦揖一辆白色丰田面包车,并揖捕六个匪徒。

很快,白色丰田面包车在路环海边一处小树林被找到,但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没有找到一点有用的证据。

追查车主,发现车主已经在昨晚上报警,车辆被盗。

查看白色面包车出现和进入小树林沿途的视频,由于匪徒要么蒙面,要么带着长舌帽口罩,并没有获得匪徒的相貌资料。

本来,按照澳门以往警方办理绑架案的经验,劫匪大多是求财。他们在绑架成功,藏好人质后,会向家属发出要求,大多是要求提供赎金。

而当事人也大多数时候,都会按劫匪要求,提交赎金,劫匪则相机释放人质。

而警方一如既往,努力破案,总是不了了之。

澳门这个地方,警方只是提供面上的管治,真正的统治者是赌场老板和各种社团。

所以,案件发生以后,表面上警察雷厉风行,四处出击。

实际上,办案人员都只当是例行公事,耐心等待劫匪的赎金要求。

及到华夏官方与澳门保安局首长沟通,这次劫匪的目的不是求财,甚至不是针对易定强的家人,而是针对华夏一个重要的技术专家,并要求澳门警方在保证人质安全的前提下,尽快捉拿劫匪。

这时,澳门保安局发布总动员令,要求迅速破案,找到人质。

此时,警方没有更多的办法,只好在电视、网络上发布案情,希望有目击市民可以提供确切的线索。

另一方面,与赌场老板,社团领袖接触,要求提供帮助。

。。。。。。

却说泰国的易定强,早晨起来匆匆吃过早餐,就在三台车辆的护卫下,经人引导,来到瓦鲁巴清比寺。

这所寺庙在外面看起来就是一间间不起眼的竹寮,但入得寺中,四处荷花盛开,香烟燎绕,佛相尊严。

易定强被一个灰衣和尚引到右边一间净舍,一个瘦白的老年法师已经盘膝坐在蒲团上。

易定强恭恭敬敬地行礼,奉上礼金,然后跪在法师座前。

“轮回已至,汝当珍重!”老法师平静的说道。

易定强脊背一凉,冷汗一片片冒了出来。

“师傅,我将死吗?请师傅救我!”易定强将额头重重的叩在竹板地面上。

“你起于微末,强行敛财隆名而罔顾众生,已经走到了尽头。现在该回心转意,保护自己及家人。”老法师仍然平静的解释。

这句话易定强终于听懂了。

以前自己一无所有,用尽一切办法求财求名,现在已经发展到了最高峰,现在开始要走下坡路了。要放弃求财求名的心,爱护自己的生命及家人的生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