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149,人鬼平等

“小七,哪四个孤魂你怎么看?”回到酒店,安笠问小七。

“安少,他们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报仇。就算请来一些有道之士来超度他们,也不一定会成功。你是担心他们伤害你弟弟?”小七猜测着安笠的心事。

“这四个孤魂本身就是为了复仇而来,只是暂时被灵童所阻。如果灵童稍一懈怠,我弟弟年纪那么小,最容易受到伤害。如果高僧都不能超度他们,你有办法灭掉他们吧?”安笠从小七的口气态度中,看出小七似乎是一个鬼专家,应该有办法对付这几个孤魂。

“安少,要灭掉他们四个我只要吸一口气,就可以全部吞噬他们。但我不能这么干!”小七的口气很坚决。

“为什么,小七!这些孤魂存在于世上,就是为了害人。他们一心一意要伤害易定强一家!”安笠觉得这四个孤魂如果超度都不一定有效的话,那他们在易家呆着,弟弟实在是太危险了。

小七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是不是觉得他们都是孤魂了,就可以随意处置了?”

“当然啊!人不能随便杀,鬼还不能随便灭啊?”安笠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安少,鬼其实和人一样,也是一条生命。你们尘世中讲人人平等,其实人鬼才应该平等。

鬼是凡人生命的另一面。

如果没有鬼的存在,凡人生命也是不存在的。

我忘掉了很多很多的事,但直觉告诉我,万物有灵,万物一体。”

小七的话,让安笠沉思起来。

可不,传说人是有灵魂的。人死之后,只是肉体的死亡,而灵魂与肉体分离,继续存在。

如果人鬼是生命的两面,那还真是人鬼一体。

如果灭掉这四个孤魂,等于自己又把他们杀了一次。易定强杀死了他们的肉身,自己干掉了他们的灵魂。

见安笠沉默不语,小七又说道:“杀一个人会产生很多因果,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易去杀死一个人。”

“那就任人为非作歹,而不能伸张正义吗?那还有公平可言吗?”安笠不由愤愤的说道。

“那也不是,对于为非作歹的恶鬼恶人,即管杀!杀多了还会有善缘!”

“这善恶的标准是什么呢?”安笠问。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标准!”小七回答。

“那还不是没有标准!”安笠气恼的说。

“这当然也是一个标准。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标准,起心动念,到最后身死的时候,灵魂会被自己审判。如此,才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

安笠又沉思起来。

小七的意思是说,人在活着的时候,可以任意表演。但到身死之日,自己的所作所为会表现在灵魂上,灵魂会承担一生的因缘结果。

“小七,那灵魂会如何承担善恶之报呢?”安笠追问。

“还记得昨天在车上你问我为何寄宿在你身上时,我是怎么回答的吗?”

安笠想了一下,回答说:“你说我比较干净。”

“难道善恶之报的结果就是灵魂的干净度?”安笠猛然醒悟过来。

“当然就是指灵魂的干净度。你看那四个孤魂,生前沉缅于不劳而获的赌博过程中,死后认为自己之死是易定强害的,自己没有半点责任,这些孤魂,你不觉得他们很愚蠢很可笑吗?

为了惩罚一个没有太大责任的人,自己竟然不愿去轮回往生,寻找洗涤灵魂的机会,反而一心想报仇,宁愿魂体一日日衰弱下去,这不是舍本求末吗?”

小七的长篇大论,听起来似乎有几分道理,但安笠却觉得十分憋扭。不由得反驳道:

“那那个女灵童,生存了才三个月,她死的时候,灵魂应该很干净吧?”

小七心中轻笑了几声。“生存的时间短,只能说明这一世可能做恶少。也许她的前生罪孽深重呢?也许她这一生,没有珍惜来之不易的肉身,没有珍惜宝贵的洗涤灵魂的机会,已经犯下大错呢!”

一个三个月大的女婴,能犯下多大的错呢?她又如何懂得洗涤自己的灵魂呢?

安笠觉得小七有点胡说八道,不想再说什么。拿出四粒救生丸,对小七说:

“好好吃吧,要冲凉休息了!”

小七从安笠头发里飞出来,就在安笠掌心“咔嚓”“咔嚓”的快速吃起来。

千彤回到酒店,看了一下电话,有琅天的信息,询问千彤跟安笠去珠城有什么事?需不需要帮忙?

千彤凝神盯着眼中与琅天的因果线,发现琅天一方,竟然黑雾缭绕,而且隐隐约约飘向自己与安笠那根因果线。

拿起电话,拨通了琅天的电话。

“师兄,你在珠城?”

“不在,在隔壁的赌城。”

“师兄,你的事,我从来没有插手,我的事,希望你也不要把手伸得太长。”

“师妹,师兄只是不希望你走上错误的道路,影响自己的证道伟业。”

“谢谢师兄的关心。我的路还是自己走比较好!”

千彤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话说清楚就可以了。千彤也不想与琅天弄得太僵,毕竟,琅天出生的地方,也是有名的世家,在华夏影响巨大。

千彤给自己的保镖头目发了个信息,让他们提高警惕,注意加强对安笠和自己的安全保卫。

安笠冲完凉,盘腿坐在床上,开始反省一天的行动。

早晨瞒着特保局的人行动是不对的。

自己对这世界的了解还是太少。有黑社会,有打手,也会有杀手。

有阴兵,有灵童,还有小鬼,也许还有一些自己不了解的生灵。

就凭自己一些超能力和几手三脚猫的功夫,并不能在这个世界上横冲直撞。

自己应该珍惜自己,与特保局的人保持密切的合作关系。

晚上仓促通知珠城警方,也是过于鲁莽。没有具体的事实证据就惊动警方,只能给人留下办事不牢靠的印象。

对了,今天是胡志红他们招聘员工面试的日子,不知道顺不顺利呢?

安笠拿出电话,拨通了胡志红的电话。

“安笠,怎么样?顺利吗?”

“师兄,非常顺利!你今天面试进行得怎么样?有没有特别出色的人才?”

“有几个非常不错,你回来看看就知道了。”

“辛苦师兄了,我周一过公司!”

“那再见了!”

“晚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