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148,天才的预判能力

现在国内铁矿石价格操纵案,正在风头火势,从高到低各路参与人正被警方追捕,三哥此时让自己回国?

但三哥的口气是坚定的,不容置疑的。程俊只好回答:“三哥,那我明天飞魔都。”

电话无声无息的挂断,程俊通知秘书申请飞华夏魔都的航线,自己却倒了一大杯酒,边喝边思考起来。

按照三哥的做事方法,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让自己回国,自己就必须得回。否则,几天之内,不要说华夏再无自己的立足之地,就是整个地球,能保护自己平安的机构也没几家。

如果回国不安全,三哥是把自己当卒子弃掉呢?还是让自己这个卒子承担起所有的责任,再过河升华?按三哥的为人,也许后一种可能较大。

如果回国安全的话,三哥此时让自己回去干吗?今年铁矿石供货长期协议已经基本完成,只有随之的一些炒作处于中期,没有达到利益最大化。但这些事情在国外一样可以指挥。

琢磨不透了。

这个回国的指令来得比较蹊跷。

程俊拿起电话,让秘书自己的律师团队和信托资产管理团队明天早晨八点,到别墅来开会。

必要的防护工作还是需要的。

。。。。。。

柬埔寨西哈努克港。

由于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与越南交界,离泰国、马来西亚隔海相望,自柬埔塞重新获得自由以来,这里的发展特别迅速。

尤其是现任政府釆取偏向华夏的基本国策以后,华人开始在西哈努克港大量投资,带动了当地经济的篷勃发展。

特别是博彩业放开以后,西哈努克港迎来了许多富丽堂皇的建筑,这些大多是华人新一代博彩业巨头兴建的赌场。

赌业的兴旺,带动了电信诈骗、雏妓、毒品交易、人体器官买卖等非法行业的发展。

畸形经济的发展,本地黑社会团伙应运而生,国际犯罪团伙也纷纷踏上西哈努克港的领地。

老城区一个老式法国城堡里,九哥正在仔细阅读今天收到的第一份有关安笠的情报。

从这份情报来看,要完成韩平之的委托,倒也不是太难。

一时间,九哥做为顶级杀手,起码有五种以上的方法杀死安笠。

超远距离狙杀。

近距离暗杀。

智能遥控炸弹。

神经毒气。

意外事故。

但是作为职业杀手,九哥知道要想活得长,就不能轻视所有的对手。九哥在杀手行业近二十年,听说过许许多多临死之人,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突然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和智慧,让许多职业杀手功亏一篑。

杀鸡用牛刀,是九哥信奉的信条。

九哥沉下心来,点开安笠迎战三十二个街头混混的视频,认真看了起来。

一遍,二遍,三遍,,,

一遍遍看下来,九哥的眉毛渐渐拧了起来,他看出了安笠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

单就功夫本身来讲,安笠的武功稀松平常。九哥自信一手一脚可以在三分钟之内干死安笠。

但九哥发现,安笠有异乎寻常的预判能力!

从最开始来看,几个混混喊着抓小偷,离安笠还有七八米,安笠却已经凝神戒备。他怎么知道这些混混要抓的小偷是他呢?

在后来的混战中,每一个和安笠对战的人,不管出了多少虚招,不管是声东击西还是声上击下,安笠总能找到对方真正攻击的方位。

每一次对手拼命的耍花枪,而安笠却早已好整以瑕的在某个位置等着他。

安笠的预判能力太强了!

这样的预判能力是哪里来的呢?难道有真正的天才?

看来,如果实力不是完全碾压,尽量不要和安笠近身格斗。

九哥反复看了十几遍安笠的视频,觉得安笠可能真的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沉思了一会儿,向情报组发出了全面收集安笠各种信息的要求,然后,向莫斯科发出了一封电子邮件!

。。。。。。

送走安笠和千彤,韩美芳拉着易豪的手说:

“豪仔,妈咪有点急事,我们今晚去澳门住,明早再过来好吗?”

安芯疑惑地看着养母,想起养父也突然不见了,大人之间一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妈妈,那我们赶紧走吧!”

韩美芳想起安笠说的,家里房檐下有四只鬼,心里便惊慌不已。灯光照着人来人往,还勉强可以面对。晚上要在这儿睡觉,那怎么可能睡得着。

让舒建辉等一帮保镖去备车,韩美芳简单收拾了一下,便乘车直趋边境口岸。

在车里,韩美芳轻声问安芯:

“豪仔,你觉得哥哥怎么样?”

安芯听到妈妈的询问,心想,终于来了。

这个问题的答案,安芯早就想好了。

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出发,自己只有继续呆在养父母身边,作为养父母唯一的孩子,以后养父母的财产,就全部都是自己的。

如果回到安家生活,虽然安家可能也是巨富大家,但与养父母的感情只会越来越生疏,要想得到养父母的财产,那是难上加难。

只有认了亲生父母,安家的财产有自己一份。同时,生活在养父母家,养父母的财产也是自己的。

从感情上讲,自己离开安家七八年了,离开时太小,小时候的记忆基本上淡忘了。

而在养父母家生活的这七年多,自己可是真正的少爷。养父母对自己也是真心实意。自己也习惯了在珠城澳门这边的生活,自己的朋友小弟,也在这边。

回安家,一切都得从头再来,没必要!

“妈妈,哥哥应该很了不起吧!但我对他没有什么印象。我还是愿意呆在你身边!”

“豪仔!妈妈的宝贝!你真乖!妈妈爱你!”韩美芳听了儿子的话,笼罩在心头的乌云一下子飞得无影无踪,浑身轻松起来。

本来,韩美芳就对自己家庭的吸引力非常有信心。

易家几百亿身家,不是安家这种暴发户可比的。儿子天生爱财,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岂有不知?

另外,这七年多,自己对儿子也算尽心尽力。在儿子成长的关键时刻,是自己一直陪伴在他身边。韩美芳相信,自己在儿子的心目中,已经有足够的份量。

原来还担心会失去儿子。

听了儿子的表态,韩美芳望着身边高大的儿子,眼睛里绽放着动人的光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