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147,明天回国

“孤魂?”韩美芳顿时脸色发白,“是不是鬼?我家屋檐下有四只鬼?”

“是的,这些孤魂的生命都是易老板所害。他们想报仇,就一直跟着易老板。但因为灵童的阻止,他们又进不了你们家。易夫人,你们做什么生意都好,为了谋财去夺人性命就过分了!”安笠口气越来越严厉。

刚才通知警方,虽然冒失了一点,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警方能做的事情不多,但自信易定强绝对经不起调查。

这从易定强仓惶出逃可知一二。

韩美芳眼睛无力的看着安笠。这个豪仔的哥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到二十岁就赚了几十亿身家,财技过人,怎么还象个神汉一样,可以和鬼魂沟通呢?

但显然现在不是探寻这个问题的时候,必须回应安笠的说话。

“这些,,这些,,我可真是一无所知。我先生的业务,公司的事情,他从来不让我知道,更不让我干预。”韩美芳显然意识到丈夫的出逃已经说明问题非常严重,尽力把自己摘开。

“易夫人,我一会儿将这四个孤魂的姓名告诉你。如果做法事,一起超度了吧。如果再与你先生联系,劝他拿点钱出来,做一点善事,对自己,对小孩,对家庭,对社会都好,否则,孽债越积越多,后悔也来不及了。”

“安老板说的是,我们一定按安老板的建议做。”韩美芳连连点头,接着说道:

“安老板,现在豪仔认了你这个亲哥哥,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易夫人,你客气了。这么多年,你是他的母亲,养育之恩天高地厚。我正在想请教你,关于豪仔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韩美芳见安笠谦让,与刚才态度炯异,心中略有安慰。做为母亲的本能,当然要争取儿子在自己的身边。

“稳妥起见,先做一个亲子鉴定。”韩美芳见安笠点点头,继续说道,“明天上午就可以做,结果中午就出来了。

如果没有问题,我会带着豪仔去见见你们的父母,然后根据豪仔的意愿,决定他的去留。”

韩美芳忍着心痛,用了全身的力气将最后一句话说了出来。如果可以的话,她根本不愿意让任何人夺走他的儿子。

安笠呢?自己的弟弟肯定要跟着自己的父母一家人生活,一家人分散这么久了,再分开就没有道理了。

但弟弟十一岁了,应该尊重他的意见。

对于六岁以上的被拐儿童及青少年,长时期与亲生父母分离以后,如果认亲成功,往往面临着一个十分艰难痛苦的抉择。

与朝夕相处,相依为命的养父母分开,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就如从身上扒掉一层皮一般。

但对亲生父母的渴望,让被拐孩子心火如炽。

此时真正是此事古难全,一颗心,在父母和养父母之间,往往被撕扯得粉碎。

对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如果考虑到对双方家庭和孩子的摧残,对当事人精神的残酷折磨,哪一个判死刑都不冤枉。

“那好吧!我父母的基因分析数据,安笠会网站上都有,明天上午只要采集弟弟的血样就可以比对了。

易夫人,如果比对成功,我想邀请你带着我弟弟一起去一趟湘州星沙市。明天晩上,我父母邀请了外公一方的亲戚、爷爷一方的亲戚在家里聚会,庆祝乔迁。

我想,如果弟弟能回去的话,一定是最大的喜事!”

韩美芳思考了一下,说道:“上午我和先生联系一下,没有什么的话,明天就带豪仔回星沙。”

千彤没有听安笠与韩美芳的对话,正抓住机会聚精会神地领悟更深层次的原因师奥秘。

她发现安笠兄弟俩相认之后,自己与兄弟俩都有红线因果线连接,与安芯的淡一些,与安笠的那条又红又粗。

安芯因果线上的灰色、黑色减少了一些,危险性在减退。

与安笠的因果线中,有一条时断时续的绿色时而指向东方,时而指向西方。安芯的因果线中,也有这样一条线。

千彤知道,这条绿色因果线,就是安笠妹妹安沁的因果线。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虽然非常复杂,但真正重要的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关系并不多。

人类直系血亲之间,互相的影响是直接而且巨大的。尽管有些影响是正面的,有些是负面的。

千彤有时候想像,每个人的因果线,是不是就是每个人的命运线?或者说是每个人的能量线或者信息线?

“千彤,千彤,,,”

千彤从安笠的呼喊声中醒过来,不好意思地说:“你们谈完了?我练了一会儿功。”

“大小姐,我们谈完了。谢谢你帮忙!豪仔会感恩你的!”韩美芳向千彤道謝。

“那我们先回酒店了,明天上午再过来!”安笠说道。

三人来到客厅,安芯仍然在认真的看着哪些照片。

“弟弟,时候不早了,我先回酒店了。”

“哥哥,要不你们就在这里休息吧?”安沁想问多一些父母的信息。

“对了,如果不嫌弃的话,晚上就在寒舍将就一下?”韩美芳顺着儿子的意思挽留道。

“弟弟,易夫人,今晚还有一些事要处理,明天一早我们再过来。”

“那好吧!”安芯看了养母一眼,同意了。

“豪仔,我们送送哥哥姐姐。”

。。。。。。

澳大利亚XN,海边一坐山坡上,一座占地二百多亩的别墅,是远近闻名的华人富豪程俊的府邸。

程俊穿着睡袍站在阳光上,望着远处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星星,心中叹道:在大陆,想看看星星也不容易了。

葛伟东还没有消息,应该正在躲避追捕,单会长已经双规,二线操盘手被抓了几十个,,,

如果再迟个四五天就好了!

该死的刘振兴,还是什么日尔曼贵族出身的王牌间谍,在大陆国安手里,竟然没挺过48小时。

如果再迟四五天,现货有更多的矿船到港,期货空单至少还有四个涨停,起码多三百亿以上的收益。

“滴铃铃!”三哥的电话来了。

“喂,三哥,我是程俊。”

“没什么事,明天回国吧!”三哥浑厚的声音传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