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136,危险的分类

千彤连接着与安笠的红色因果线,每隔半小时就运功推算与安笠有亲缘关系的对象,一些较粗的红线都集中在星沙附近,最粗的两根明显是安笠的父母,另外一些细一些的,那是安笠的叔叔、堂兄弟等。

只有两根从安笠身上发散出来的因果线,比较特异。刚开始发散的时候,颜色深度与线条粗细都仅次于安笠与父母的因果线,但发散出去之后却越来越淡,这预示着安笠的妹妹在西方极为遥远的地方。

尤其是往西方的那一根,如光线射入茫茫黑夜一般,不知所终。射向南方的这一根,从今天早晨开始,正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粗壮。

安笠开始寻找弟弟,因果关系越来越强。随着与安芯距离的接近,因果关系越来越清楚。

高列在十四点到达羊城的时候,千彤发现安芯还在更南方的珠城一带。于是让父亲的部下送过来一辆车,从羊城向珠城开去。

。。。。。。

湘州省警察厅指挥中心。

焦国民一直坐镇指挥,虽然外表平静,但内心十分震怒,警方将星沙及湘州翻了个遍,却没有找到葛伟东。

葛伟东在半岛大厦的公司,倒是查抄出了不少东西,特别是在葛伟东的办公室,电脑就查获了四台,可惜电脑上设置了不少开机密码和陷阱,厅里正在组织精干的技术力量,进行破解。

清城,紧靠北江,风景秀丽,又名凤城。葛伟东蔡丁田下午三点左右到达清城。

蔡丁田开车去一家农贸批发市场进了一些清城有名的特色菜,按照葛伟东的嘱咐立刻驾车返回郴城。

而葛伟东则走到批发市场里一处公共厕所,再次化妆成一个商人模样,换了两次的士,到了清城市中心一个老小区里的另一间安全屋。

从安全屋里,开出一辆奥迪A6,葛卫东经高速直接往二百公里以南的珠城开去,他早在七八年前,就布置了一条通过珠城逃往赌城的线路。

赌城与珠城在北部陆地相连,而西部则隔着一条狭长的水道,最窄处只有三十多米。

在赌城的南部与东部,就是珠江出海口,也是当地渔民的传统捕鱼场。为了方便粤港澳三地渔民的往来方便,三地政府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便对三地的漁民颁发了渔民证,可以持证出入三地渔港。

看着千彤驾车一直往南,安笠想到一个问题:

“千彤,我弟弟不会在澳门吧?”

“很有可能在澳门。我现在看到的是他的红色被黑色和灰色围困,如果在珠城,不会有这么多的黑色与灰色。”

“黑色?灰色?什么意思?我弟弟他有危险吗?”安笠不由得着急起来。

千彤看见前方正好有一个服务区,便驶了进去,后方一辆灰色面包车和一辆白色面包车紧随着驶了进来。

灰色车里是千家的安保人员。而白色面包车上坐了六名特保队员。

安笠已经明瞭千彤想做什么及想说什么,但仍然必须耐心的聆听。

千彤停好车,转头看着安笠,用柔和的语气说:

“在我们看来,危险是分等级的。有威胁到生命的,是有威胁到肉体的,也有伤害到神思的。有即时性的危险,也有长期性的危险。

你弟弟的危险就是长期性的伤害神思的危险。也就是说,他目前没有即时性的生命危险。”

安笠口头上回道,“没有危险就好啊!”

心中却在不停地吐槽,一个简单的回答却要搞得那么复杂,什么长期短期,肉体神思?

“不是没有危险。黑色代表恶的环境,灰色代表愚昧的环境,一个十一岁的儿童处于这样的环境,对他以后的成长是非常不利的。”千彤口齿清楚,面容和善的表达着。

安笠这时心中一沉,难道弟弟没有上学在街头流浪?或者是被黑社会控制了在街头乞讨?

看着安笠一脸忧色,千彤劝慰道:

“不要太过担心,弟弟的劫难会成为他一生的幸运。”

安笠从千彤的心声中听明白了这句话。弟弟被拐,确实是一个劫难。特别是对于一个幼童来讲,基本上是毁灭性的。就如同树枝嫁接一样,被活生生的从母体剪下来,嫁接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母体环境,生死存亡是一个眼见的威胁。

即使成活了,生存下来了,自己的天性被扭曲混合,一生的隐痛已经形成了。

如果能够悟透其中的缘由,找到真正的自己,也许会结出特别甜美的果实。如果让隐痛变成负累,自己负重而行,难免结出歪瓜裂枣。

不管原来怎样,找到弟弟,一定要给他最好的教育,最好的家庭氛围,最好的物质条件,弥补他这八年来承受的种种苦难。

“如果去澳门是不是要办一个通行证啊?”安笠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要的。不过如果有护照也行。”

“护照也行吗?”

“因为澳门有国际机场,一般持有护照和有效机票是可以过去的。但是这种出入境行为会在澳门一方留下出入境的污点。最好办一张通行证。”

“这样啊。”安笠思考了一下,不知道自己的护照是不是可以正常出入澳门?临时办一个通行证有没有可能性?

“没有问题了,我就继续开车出发了。”千彤征徇了一下安笠的意见。

安笠点点头,拿出华投的定制手机,给候湘丽打了个电话。

“候总,我的护照可以去澳门吗?”

“安首席,当然可以去,但最好不要用护照,你的护照非常敏感。

这样,我让珠城警方马上给你办一张通行证,送给你的特保队长叶正明,叶正明会与你联系。”

“好的,谢谢候总。”

千彤听到安笠的电话,心想,这家伙有了官方身份了吗?好像很牛的样子。有了特保队,可以异地临时在周末办一张通行证,背后的势力应该不小。

随着车辆的行驶,安笠的左手边出现了一片碧绿的大海,海边是连绵不绝的金色沙滩,滨海公路上两排翠绿的椰子树,与天空上的蓝天白云,相映成趣。

不愧是浪漫之城!

安笠望着沙滩上不少嬉戏玩耍的游客,心中念叨着自己的弟弟安芯在哪儿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