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130,阴兵借道

安笠跟着千彤跑着,跑着,发现天色暗了下来,原来已经跑进了一条山谷。

这时前边十几米的千彤紧靠着一棵巨大的香樟树,对安笠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安笠静静的走到千彤跟前,一屁股坐在树下,一股凉风扑面而来,安笠不禁打了个冷战。

正在这时,不远处有无数人的心声如波涛一般涌进了安笠的脑海。

"倭寇连续越过捞刀河、新墙河,就要来到星沙了,轮到我们74师去教训小鬼子了。”

“妈妈,小鬼子要来了,据说枪打得很准,我有点害怕,如果我死了,来生再来报答你的养育之恩。”

“薛司令说小鬼子进不了星沙城,友军已经在外围重重打击了倭寇,小鬼子已经精疲力尽。”

“不知家中父母有没有逃进深山?小鬼子实在是太凶残了!这次一定要瞄准了再放枪,多杀几个鬼子!”

.........

什么倭寇?小鬼子?什么小鬼子进星沙城?安笠听了觉得莫名其妙,这都是七八十年前的事情了,怎么还有人在想着这些!

安笠转过身,只见千彤正一动不动的看向香樟树后。安笠也挪了一下身子,朝树后看去。

只见树后是一片长长的山谷,两边树木浓郁,遮天蔽日。山谷中间有一条古老的石板路,离安笠所处的香樟树约有十几米远,石板路上的石板被岁月侵蚀得溜圆。

只见石板路上,两队身穿灰色军装,大多是背着步枪,打着绑腿的军人,正沉默的向前走去,队伍的前头蜿蜒曲折,看不到尽头,而队伍是从一个山洞里走出来,如潮水一般绵延不绝。

安笠看着那些军人,个个脸色木然,没有人讲话,只是沉默的往前走着,各种不同的心声,传入安笠脑海,让安笠应接不瑕。一些鲜活的心声,让安笠完全忘了自己看到的东西是多么不可思议!

千彤刚跑到樟树边的时候,身上带的一块玉佩突然爆裂,而眼前突然冒出一片黑丝,无数刺骨的寒意沁入身心。千彤知道碰到了邪门歪道,赶紧停下脚步,向安笠发出警告。

等到安笠坐下来,千彤朝树后山谷看去,立刻就明白了,碰到了阴兵过路。

师傅讲过,一般阴兵过路有两种。

一种是指古代或者近代的军队败亡后,因为这种阴兵都很团结,而且他们的思维都停留在当时打仗的那个时间段,他们都认为自己还没有死,还要继续战斗,为了维护自己的那份军人荣誉,往往经常出发去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这些阴兵往往出现在一些偏远无人的极阴之地,所以看到过的人很少。

另一种阴兵借道往往是出现在大灾难死了很多人之后,这种阴兵是指地府来拘魂的鬼差鬼将。

大灾难发生之后会死很多人,往往这些地方许多冤魂聚集一处舍不得离开。这时地府便会派出地府利器“鬼差军”来拘魂了。

阴兵过路就是指一群阴兵(人数不等)去押解一些冤魂,显出了原形,就会被人看到,不过相传,看到的人没几天就会死,因为浓裂的阴气或者鬼气,是普通人的阳神完全无法抵御的。

刚才自己的护身玉佩爆裂,就是在向自己发出警告了。

而安笠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一直兴致勃勃地听着。他不知道的是,脑海中“玉壤”上的黑色小苗似乎得到了急需的养分,正在疯狂生长,已经超过了白色小苗许多,第一片叶子已经伸直,第二片叶子抽出了一点点小苞。

阳光一点点出现在远处山巅,一匹枣红色的马儿从洞里飞驰而出,如一道红色的闪电从香樟树前经过,马上一个军官,挥舞着手臂似乎在说着什么。

安笠听到了,这个军官说的是“誓逐倭寇,保家卫国”。

随着红色马儿的奔跑,行走的队伍随之消失,片刻之后,下面山谷中的队伍完全消失。

千彤长吁了一口气,一下了坐在树下,长期观看阴兵过路,一丝丝的鬼气渗入了千彤的身体肌肤。虽然千彤武功高强,身体强健,仍然有一点吃不消,只觉浑身发冷,心中一片混乱。

安笠看到下面的队伍消失,各种心声消失,才清醒过来,刚才的景象完全不正常!

这些民国时期的军人怎么会出现在现在?这些军人又怎么会突然消失?

鬼魂!

一个字从心底跳了出来,一股凉气也迅速蔓延全身。安笠再往树后看去,一个人也没有,但安笠汗毛直竖,比刚才看到无数鬼魂更加惊恐。

安笠迅速转过身来,平复一下心情。这时才发现千彤有些不对,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一摸额头,一片冰凉,心声中惊叫不已,说什么好多阴兵,不要抓我之类。

生病了!被吓着了!

当安笠靠近千彤的时候,千彤觉得不那么冷了,好想抱住安笠,但是自己怎么可以抱一个男人呢?当安笠手碰到自己额头的时候,一股暖流涌入脑海,寒意好像在消失。当安笠的手离开额头,寒冷又侵蚀了全身。

千彤心中暗骂:这个呆子!

这个呆子阴气入体,为什么没受半点影响呢?难道男子纯阳之体就不怕阴气入体?不应该啊!这么多阴兵,这么长时间,入体的阴气不少了,普通人早该病倒了。

安笠注意到了千彤的心声变化,但还是先拿出一粒救生丹塞进千彤的嘴里,然后再将手贴住千彤的额头!

至于自己为什么不受阴气影响,安笠想也许是因为自己有了系统吧,或者是自己的“破舟”功法洗练过筋骨血脉吧。

千彤只觉丹田中升起一片暖流,往四肢百骸流去,更舒服的是额头处,一丝丝的寒意从脑海中涌出,朝安笠手掌涌去,脑海中一点点清明。

自己这么多阴气输入这呆子身体,他不会受不了这些阴气吧?偷眼看去,安笠脸色红润,神态平和,浑然无事。

安笠呢?只觉手掌处一直冰凉,但经过掌心,凉意逐渐消失,身体倒感受不到一丝凉意。

及至太阳高高升起,千彤浑身寒意尽去,丹田内力更浑厚了一些,似乎那不起眼的药丸,功效还不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