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126,憋屈的抓捕

“我是星沙警察局刑警支队雷天兵,正在抓捕一名刑事犯罪嫌疑人安笠。此人涉嫌故意伤害、危险驾驶、操控市场、内幕交易。请你们支持配合。”雷天兵仔细看了看叶正明的证件,然后递还给叶正明,又递上了自己的警官证。

叶正明看了一眼雷天兵的警官证,“对不起,雷队长,这个安笠是我们的保护对象。我们正在请示上级指示。

你们可以对他审讯问话24小时,但是我们必须在场。”

听了这话,雷天兵顿时有日了狗的感觉。

什么?什么?安笠是特保局的保护对象?

一个小屁孩而己!不可能是高官以上高官,也不可能是军级以上将领,更不可能是科研军工领域的重要科学家,安笠大学才读到一年级!

另外,抓捕安笠就是要从他的口供里拿到犯罪证据,你们一帮保特保局的人为他站台我还怎么操作?你们这么多保护人员在现场,这还怎么审?难道我真的要给他讲道理还是讲道理?

此时撤走也不是什么好选择!自己兴师动众的来了,如果碰到了特保局而放弃,那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一旦国安局查明事实真相开始追责,自己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不如铤而走险,博一博!

“叶队,这个安笠故意伤害致八人重伤,二十多人轻伤有视频为证,我们会尽快办理刑事拘留手续,这样严重的刑事犯罪分子,你们也要保护吗?”

叶正明咧嘴笑了笑,“雷队,只要安笠的特殊保护令没有撤销,就是坐监狱我们也会跟进去保护。”

“但是,叶队,,,”

在里间卧室,当雷天兵用尽心力制怒的时候,剧烈的心理活动把安笠惊醒了。

屏息凝神倾听,外面竟然有七八个警察全副武装要来抓捕自己,而且正在想方设法破门。

如果被警察抓走,自己的皮肉之苦免不了。关键是明天早上约了千彤去寻找弟弟,无论如何这是第一位的,绝对不能让警方把自己带走。

安笠移到窗户旁细细感应,外面也有三个特警正在窗外的地上守候。

从警方的行动来看,别墅的警报系统应该已被关闭,如果自己从窗外爬出,趋守候的特警来抓捕自己的时候反击,不知道有几分胜算逃走。

正在犹豫之际,叶正明的到来让安笠松了一口气,这帮人总算来了。

既然有特保局的保护,安笠觉得可以实施新的逃跑计划。

当雷天兵正要通知张保让安笠开门的时候,卧室门突然开了。

安笠一身运动套装,登山鞋,双肩包出现在门口。

“你们烦不烦啊!吵醒我没问题!吵醒我父母那就不好了。我跟你们去一楼。”

雷天兵一看安笠收拾得整整齐齐,知道自己的来意安笠已经知道得七七八八,就对旁边一个部下努了努嘴。

那部下掏出手铐要去铐安笠,叶正明淡淡的说:“不可以上诫具!”雷天兵看了叶正明一眼,朝拿手铐的下属摇了摇头,又对旁边另外两个特警暗示挽住安笠两手。

叶正明又用手势制止,“不可以控制他的身体,他应该是自由的。”

雷天兵怒火已经从心底烧到了脑门顶。这不许,那不让,我是来请客吃饭吗?正想命令手下硬来,只听一个声音悠悠的响起:

“我好歹家大业大的,不会跑的。而且我根本没有犯罪,我跑什么呀跑。走,去一楼会议室。”

安笠说完,自己大踏步往前走,而后面跟着两队服装不同的剽形大汉,好似跟班似的走在后面。

在一楼会议室,安笠坐在一方,特保局的几个人站在他的身后,而雷天兵则暗中派人去局里办刑事拘留手续,要求特警关键时刻强行带人走,然后自己坐在安笠对面,开始讯问。

“安笠,练武多少年了?练的是什么拳种?”

“练了十二年,都是咏春套路。”对于雷天兵的讯问意图,安笠一清二楚,回答起来自然是轻松写意。

“单拳力量有多大?单脚正踢力量有多大?”雷天兵一直想证明安笠的武力值远超常人。

“单拳一百公斤不到,单脚正踢没测过。”

“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训练方法?”

.......

“你说你做期货做股票赚了这么多的钱,如果不是操纵市场,内幕交易,怎么可能短时间内攫取亿万财富呢?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到底是怎样操控市场的?到底是和谁串通进行内幕交易?我们已经打出了你的交易帐户,证据确凿,你在进行内幕交易!”雷天兵将话题转移了一下。

“雷队,你可以问问我身后的叶队,是不是美国市场、英国市场都是我操纵的?是不是我与全球的投资机构一起共同串通,让他们亏钱,我一个人赚钱?”安笠心想,反正你又不能把我怎么样,讽刺一下你无知不可以吗?

“安笠,请注意你的身份,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而你正在被警方讯问之中,请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雷天兵口气严厉起来,正常的情况下,对这种嫌疑犯已经开始上手段了。只是现在,对方完全处于特保局人员的保护之下,自己的讯问真的如隔靴搔痒一般。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自己的危机越来越严重。要不要强行带走安笠到一个秘密地点讯问呢?只要弄到安笠有罪的供述,就是生米煮成熟饭,任谁也不好为一个证据确凿的罪犯说话!

安笠倾听着雷天兵的心声,要带走我,只怕没那么容易!我先让你露个丑吧!

安笠决定试试控心术,毕竟最近不仅精神力获得了一定的加成,而且在“玉壤”中,似乎获得了精神力灌输。

说出你为什么要抓安笠吧!

“为什么要抓安笠?不抓安笠,我自己就危险!我和徐直辉联合起来,用军车撞击安笠、私设检查站开枪射击安笠乘坐车辆加害安笠的事情就会曝光。就连今晚的抓捕行动也是我个人的决定!”

雷天兵平静的盯着安笠自言自语。

会议室中几乎所有人看着这一幕,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雷天兵。看着他一脸诚恳地讲述自己的内心秘密,似乎在向牧师忏悔一般。

真是要多怪有多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