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125,制怒

安笠想不到一个简简单单的呼吸而已,竟然被按上龙虎之名,有那么难吗?

按照图上所示安笠修炼起来。

一开始,注意力集中在呼吸之上,观察空气从空中经鼻腔而入,沿途真如一条长龙直入小腹。

及到呼出,出气声由低至高,真如虎啸,渐渐气衰而弱。

安笠边观察呼吸边数息:

一,二,三,,,九,十。

一,二,三,,,九,十。

......

脑海中念头一个个消失,安笠似乎能看见自己的呼吸了,突然气海穴中无数内力如暴风雨般涌出,流向身体各处,只不过不象以前是胡乱冲撞,这次是随着呼吸在进退。

一呼一吸之间,安笠感到自己好像成了一个人形呼吸器,整个身体都在一开一合似的。

仿佛身体与空间完全连接,成为了一个整体,精神延伸到了空中。

“一,二,三,,,”

公司的特别保护是个什么概念呢?为什么没有贴身保护呢?

“七,八,九,,,”

没有贴身保护也不怕,我武功也不差,现在还学会了点穴术。

“十,十一,十二,,,”

这点穴术当真厉害啊!这里一点,便不能动弹,这里一点,便不能说话,,,

“二十三,二十四,,,”晕,怎么顺数到二十四了?错了,错了!

猛地一回神,早就把呼吸忘得一干二净了!

什么时候忘掉的呢?想到什么忘了数息的呢?

算了,算了,重新来过!

就这样,安笠在一次次数息和遐想之间来回折腾,搞得神思疲惫,只好睡觉。

。。。。。。

凌晨两点过,,,叶正明正在一号别墅的夫子山上,与潘友刚一起用红外望远镜观察一号别墅周边的情况。四周除了偶尔响起的夜枭声,十分安静。

今天刚吃过晩饭,就接到紧急命令,立刻移交原来的保卫任务,赶到向阳湖“春熙苑”一号别墅,负责保护一个叫安笠的专家的安全。

由于情况紧急,熟悉完情况后从省政府大院出发,赶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点,安笠一家人已经开始休息了。

按以往的惯例,叶正明立刻将十二个队员换成两班,每班六个人,在别墅外围交通要点负责驻守。

自己与潘友刚一组,则找了别墅北面夫子山一个小山坡做为观察点,俯瞰整个别墅的情况。

“叶队,叶队,有情况!”向阳湖边负责警戒的李淼呼叫,打断了叶正明的观察。

“李淼,请讲!”叶正明说。

“叶队,观察到警察指挥车一辆,警用面包车两辆,特警防暴车两辆,正在安笠别墅不远处展开部署。

从指挥官口型判读,他们要抓捕的对象正是我们的保护对象安笠!

请示:是否拦截?”

叶正明拿起夜视仪搜寻,一辆警察指挥车带着一辆面包车、一辆防暴车直趋别墅大门,另外一辆警用面包车、一辆防暴车开向别墅的东面、北面,明显要防止安笠逃跑。

此时部署在东面的唐远桥小组也发来报告,有警车停下来正在别墅围墙外部署。

根据行动指南,如果保护行动与警方的执法行动发生冲突,要在保证保护对象安全的前提下,及时向上级请示。

叶正明让潘友刚立刻联系上级,自己通知唐远桥立刻叫醒正在湖边休息的副队长王胜利,带领五名队员立即行动,赶往别墅主楼。而自己,则要求外部四名队员,以最快的速度赶赴主楼。

雷天兵一亮证,保安立刻打开了别墅大门,三辆车鱼贯而入,队员们跳下车,包围了主楼。

让值班保安叫醒张保,要求张保配合警方的工作。

张保睡眼惺忪的问:“你们有什么事?”

雷天兵厉声说道:“少哆嗦!快带我们去安笠的卧室,他涉嫌严重犯罪!”

“怎么可能呢?我们少主可是个少有的慈善家。”张保刚辩解了一句,雷天兵一把抓住张保的胳膊,“再哆嗦信不信我把你也抓走!”

张保只好带着雷天兵一伙往三楼安笠的卧室而去。到了门口,张保对雷天兵说:“这门从里边反锁了外面很难打开。”

“走开,不用你操心!”雷天兵一扒拉张保,又一挥手。

只见一个特种兵拿着一个破门锤过来,张保说:“这门是用铜合金铸成,厚度超过0.8厘米,重达一百六十公斤,破门锤打不开。”

雷天兵用征询的目光看着破门手,破门手摇摇头:“这种门一扇价格超过一万五,是最结实的一种安全门。而且我观察了,它的门锁达到了D级,没有半小时,根本打不开。”

“用切割的方式呢?”雷天兵恨恨的问。

“这门与这面墙是用特种水泥浇筑在一起的!”回答雷天兵的是张保。

雷天兵这个气啊!

有钱人真的了不起啊!常规手段看样子是不行了。

“从楼顶天台下去,用破门锤击碎玻璃冲进去!”雷天兵命令道。

“警官,为什么不打电话,通知他开门呢?”张保纳闷的问。

是啊?为什么不打电话呢?雷天兵自己也纳闷呢!

现在安笠己经是瓮中之鳖,逃也逃不掉了,而且他身价不菲,不是那种亡命之徒。

自己还是被复仇的怒火冲昏了头脑!老想着安笠一个人可以打三十二个!

制怒!

“那请张管家打电话吧,就说有急事!”

张保刚掏出电话,楼道里又冲进来一队人马,后面跟着雷天兵的几个手下。

进来的人个个外穿便服,一身的剽悍劲。为首一人穿着夜行伪装服,大步流星的走到雷天兵面前:

“你是此次行动指挥官?”

雷天兵看着他们耳旁的微型麦克风、肩窝下的枪套,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

“我们是星沙警方,正在执行抓捕嫌犯的任务,请问你们是?”

叶正明掏出一本烫金红色证件递给雷天兵。

“国家安全委员会特别保卫局,我是叶正明。你们在执行什么任务?”雷天兵很纳闷,国安会特保局的人跑过来干吗?他们不是保卫那些高官以上领导、重要的科学家、军工战家等重要人物的吗?这个别墅有这样的保护对象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