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118,车斗

安笠在和廖晓华师兄对练的时候,一掌托在他右手的腕关节,廖晓华“哎哟”一声尖叫,把安笠吓了一跳,以为自己一不小心,扭伤了廖师兄的腕关节,连忙将廖晓华的右手抓在手里一点点拿捏。

“小师弟,没事,我的腕关节一拧到这个方向就非常疼痛,其它的方向都没事,几个月了。”廖晓华连忙安慰安笠。

“哎哟!”安笠一捏到廖晓华手掌下侧与前臂连接处,廖晓华又尖叫起来。

一帮师兄弟们都看了过来。

“廖师兄,你这是有块小骨头错位了,连带附近的筋膜都有点扭曲了。别动,我给你正一下骨!”

“你会正骨?”廖晓华怀疑的看着安笠。

本来我是不会的,现在我也不知道会不会,但苦渡大师用“破舟”功法为我洗练经脉骨骼的时候,我对人体骨骼的认识已经非常清楚了,现在看到这么明显的错位,怎么也得尝试一下吧。

廖晓华只见安笠闭着眼睛,左手托着自己的右手,右手却如摇橹一般摇着自己的右手。

猛然安笠一拉一抖一送,廖晓华“啊”的一声尚未喊完,安笠已经放下了廖晓华的右手。

“你再做一下反腕动作试试!不要太用力!”

廖晓华做了个圈手,没有疼痛的感觉,又做了低位向上的杀颈手,也正常!自己捏着以往的疼痛部位,不痛了!

“小师弟,真的好了!正骨原来真的有用,你真的会正骨!”廖晓华兴奋得将安笠抱了起来。

廖晓华兴奋的声音首先吸引了易菲。

“小师弟,我练标指的时候,指头中部关节总是不得力。”易菲听说安笠会正骨,将自己的左手伸到安笠身前。

安笠用手轻轻的拿捏着易菲的中指,与脑海中中指骨节形状相对照,发现了骨节只有轻微错位,就用内力缠绕着易菲的中指。

易菲只觉一股热流在中指关节内部弥漫,甚是舒服。

安笠略一使劲,一拉一送,正骨完成。

易菲活动了一下中指,完全没有不舒适感。抱着安笠在脸上亲了一口,“谢谢小师弟!”

安笠闹了个大红脸。

这样,一帮师兄弟都来找安笠正骨。

咏春练习过程中,有许多反关节的对抗动作,自然有许多人的指关节、腕关节、肘关节、肩关节、膝关节、踝关节或多或少的都有些暗伤。

安笠有把握的就帮着治好,没把握的就用内力理疗一番,缓解一下痛苦,告诉他别乱用力,以后再治。

治得越多安笠正骨经验越丰富,自己对咏春反关节攻击也更有体会。

一直忙到六点过,才和陈敏三人走出咏春堂。

姜战开车,仍是一路疾驶。但是正直周末,街上车越来越多,不得不放慢速度。

刚过一个红绿灯调头,对面一辆陆风闯过红灯快速冲向姜战驾驶的凌志侧面。

姜战也是真正的老司机,反应迅速,一踩油门到底,四个轮胎与地面急剧磨擦冒出阵阵青烟,瞬息间将凌志车摆正,并将车的尾部对正陆风的前面。

徐直辉见对方竟然调头成功,此时再去撞击防弹车的尾部无异于自杀,于是急打方向盘擦着凌志车的右侧驶过。

“老板,这台军车好像要撞我们的样子!”姜战已经看清了对方是本地驻军的车牌。

“追上去,看对方是喝醉了,还是故意的!注意路上行人和车辆。”从刚才一闪而过的车上,安笠感受到了对方浓浓的恨意,也想弄个清楚。

“好!你们都系上安全带!”姜战好象脱离了囚笼的老虎,一台世界上都数得上的劲车,一张可以无视交规的特别通行证,加上一身是胆特战训练出来的老司机,一踩油门,车辆冲了出去。

徐直辉超车后又放慢了速度,看到安笠又追了上来,才加快了点速度,若即若离如钓鱼一般,引诱安笠往雷天兵设点的路段驶去。同时寻找机会再别一次安笠的车。

姜战则一直紧紧跟着,都不断的闯红灯,引起路上车辆阵阵惊呼。不久,市交警指挥中心,发现情况异常,指派值班警车拦截两台车辆。

眼看到了郊区,人、车都在减少,徐直辉放慢了车速,姜战则直接从左侧超车,准备拦截陆风。

徐直辉见机会降临,一脚将油门踩到底,略打方向盘,希望用陆风前保险杠的左端撞击凌志的右前轮,来一个以硬击软,希望撞毁右前轮,让高速行驶的凌志翻车。

但姜战在关键时刻往左带了一点点方向盘,让徐直辉撞击的角度变小,两台车以近乎平行的形式向前行驶。

此时,前面三百米处有雷天兵派人设立的查车点,后面一串警车闪着警灯追击这两台车。

而这两台车如打架的公牛一般,互相顶着往前走。

这时的安笠通过对方的心声,已经搞清楚了对方姓名,寻衅的动机和计划,决心玩一票大的,让早已想把陆风顶翻的姜战悠着点,在前方警察查车点五十米处再将陆风顶翻。

徐直辉将油门踩了几次也没顶翻凌志,就如轻量级选手对战重量级选手一样。但是又不能减速。减速则对方加持的力量会更大,自己会翻车的。

眼看离检查点越来越近,姜战略略往右一带方向,陆风就向右偏去,徐直辉拼命往左打方向踩油门,但对方的车如山一样压了过来,自己的车一点点向右边公路下冲了出去,好巧不巧,侧翻了一圈一头扎在一块菜地的粪窖里。

这时前方突然响起了阵阵枪声,姜战只觉得车辆如遭暴击,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雷天兵站在查车点后面,看到两台车前部紧贴着,火花四溅的快速飞了过来,意识到表弟有危险,拔出手枪,对查车点的部下命令道:“赶快射击右边保姆车的轮胎,制止歹徒行凶。”

雷天兵带头开了第一枪,他的部下有一支警用冲锋枪、一支手枪,三支枪一起射击。但是无济于事,陆风冲下了公路。

这时带队的那个大队长眼尖,看到了副架驶前面的“特别通行”字样,急忙大叫“是国安的车辆,停止射击!停止射击!”

枪声停了下来,凌志车也在十米开外停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