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112,发红包

“你只要告诉我我为什么没有孩子?”

千彤看了看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说道:

“你是家中独子,十几年没有回家祭祖吧?你们家祖坟山上墓道里阴气重重,想投胎的小孩根本进不了你的家门,你怎么会有小孩!”

男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站起来,决定马上带老婆回老家祭祖。

.......

“你这个小孩来得惊险!怀孕到了三个多月的时候,你赚了人家一笔黑钱,你老婆有了先兆流产的迹象,但她自己并没有察觉。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一道炸雷在你的睡房窗外炸响,你心中幡然醒悟,将那笔钱退还了人家。

而你老婆被雷惊醒之后,感到心慌意乱,第二天一早就去医院检查,发现了流产迹象,就开始吃药保胎,,,”

“仙子,对不起!”刚才怒斥千彤的妇人走到千彤桌前,深深的鞠了一躬。“你真是神仙!你看,我肚子里的胎儿手脚都发育出来了,清宫竟然没有伤害到他!”

那妇人递给千彤一本病历,周围的人一下子围了过来,惊叹声,喝彩声,此起彼伏。

千彤眼中出现了数条细小的灰色因果线。

。。。。。。

安笠一个人操作到三点,陈杰亏损帐号上可用资金增加到六亿三千万美元。

因为保证金的缘故,容不得半点亏损,否则,立刻就是爆仓之险,安笠操作得万分谨慎。

随着利润的逐渐增加,紧绷的神经才稍稍松驰了一些。

“安首席:你的操盘水平真是出神入化,陈杰万分佩服!”

陈杰送候湘丽去客房休息之后,一直站在安笠身后,希望学到两手绝招。

从康奈尔大学获得金融学博士之后,陈杰在华尔街做过三年的操盘手,以年收益27%在年轻一代操盘手中脱颖而出,被高盛集团看中,但华投刚刚成立,赴美招骋,陈杰就选择为国效力了。

也许是天赋问题,或者也有点运气问题,陈杰一直没有通过首席交易师的考试。

今天看了安笠的操作,陈杰觉得自己十几年的科班学习、近十年的实战经验,都被颠覆了!

安首席经常占用七八成资金开仓,一般再激进的交易师也不会超过四成。

安首席决定买卖速度极快,溜一眼K线图就作出了决定。那盘感似乎天生就印在脑子里。

安首席的成功率超过九成,绝对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交易师。

安笠在闲暇之余,听了陈杰的心声,心想,我的操作你学不了,不要坏了自己的道行。

本来想找个借口把陈杰支走,又怕他多心。

“咚咚!”候湘丽带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进了办公室。

“董云高级工程师,专门给你送东西来了!”候湘丽对安笠介绍说。

“安首席,幸会!”

“董高工,辛苦您了!”安笠伸手与董云握了握。

董云首先打开了自己的公文包,拿出了总部已经盖好章的聘用合同,一式五份,让安笠笠字。

然后拿出工作证、护照交给安笠。安笠打开一看,照片就是中午刘俊民拍的那一张。

最后,董云拿出一个手机,对安笠说:“这个是你的定制手机。先录入指纹,再录入人脸及脑型识别。”

安笠照做。

“这个手机是防水防火防摔的防外部窃听的。特别的地方是,你可以设置一个密码,当你输入这个密码或者用其他通讯工具向它发送这个密码,它会自毁,机体内的一切信息会完全不可逆的消失。

这个手机只可以在华投内部使用,上面有你专属的微信和QQ,你已经被拉进各种群了,现在是红包时间。”

董云介绍到这里,候湘丽、陈杰都开心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安首席,你看,”董云拿起安笠的定制手机递给安笠,“这里有几个群,按华投的惯例,要发新人红包的。”

安笠拿过手机一看,一个“首席交易师”群,六个人,里面已经有五个人说了各种欢迎语。

一个是“厅级干部群”,二十二个人,倒是一句话没有。

一个是“交易师群”,七十二人。鲜花,鞭炮,啤酒不断在屏幕上闪动,气氛明显非常热烈。

一个是“相对收益投资部群”,五十四人。也是热闹非凡。

安笠瞅了一眼董云,候湘丽,暗自嘀咕:发红包还有这么多讲究,每个群还不一样。红包金额只有下限,没有上限。入职的人身份不同,红包金额也不同。

安笠的首席交易师身纷是最高金额那个档次。

“这发红包有什么讲究吗?”安笠明知故问。

董云、候湘丽、陈杰七嘴八舌的为安笠解惑。

安笠听了将银行卡与微信绑定,在每个群里打了个招呼,就开始发红包。

在首席交易师群里,发了五个“88888元”,象征“我要发!”

在厅级干部群里,发了22个“2333元”象征“易升升”。

在交易师群里,发了72个“888元”

在相对收益投资部群,发了54个手气红包,金额66666元。

光红包就发了六十多万!

每个群里顿时欢声雷动,各种吉祥语、欢迎语、感谢语如瀑布般流淌。

领完红包,董云将手提操作箱放到办公桌上,“这是最新钻石级手提操作箱。与陈博士他们的操作箱不同的是,里面的电池待机时间长达五天,帐号资金上限是五十亿美金,里面设有最先进的防干扰防泄密软件,还有自毁程序和自爆程序。”

“里面有炸弹?”安笠问。

“是的。为了保护资金安全,交易秘密,里面有一个炸弹。”董高工解释了一下。

“安首席,有时候我们会与一些国家在外汇、黄金市场上开展争斗,这些属于秘密行动,自然要保密了。”候湘丽进一步解释了一下。

安笠有点明白了。有时候在别国货币出现危机的时候,我们可以趁火打劫,落井下石,推动危机加剧。或者干脆直接引爆对方的危机。

“这个炸弹威力大吗?”

“安首席,这个炸弹属于微形炸弹,在箱子外层的缓冲之后,爆炸对人的伤害已经减少到很小的地步。”董云知道安笠担心,再解释了一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