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111,煽动蝴蝶翅膀

雷光斗、孟优在陈敏等人的帮助下,先将二楼储藏架装设完毕,准备迎接第一批五百二十万份样品。

在望江二街的安笠会办公楼,一片忙碌。

陈忠民会长正逐一与各省市分会会长联系,记录各地佩戴安笠会臂章进行服务、执行“约法五章”的情况。第一天佩戴臂章的人数约有七成,“约法五章”也得到了很好的执行。

李辰光一方面盯着各地安笠会成员迎送372个孤儿的情况,以防出现意外,另一方面,对今天各地报来的180多例寻亲成功的个案进行逐一核对,谨防有误,让孩子们受到二次伤害。

办公室在打理安笠会官网帐号,发布寻亲成功的视频,公布违反“约法五章”的会员通报,反击一些抹黑安笠会、安笠的不实言论。

财务部梁静雅则对手下报过来的各地支出进行核对,核对无误后报陈会长批准,然后下拨款项。

张保则与天心律师事务所签订合作协议,以每年六百万的价格,聘请八位专职律师对安笠的私人事务、商业事务、公益事务提供法律意见,对侵犯相关权益者提起诉讼。

然后张保赶赴猎头公司,聘请高素质武功高强的保安,最好是从大内退役的保镖。

而胡志红已经按照三比一的比例,选择了三十六名候选人,进入明天的面试。傅小燕则在工商代理的帮助下,填着六家投资公司的注册表格。

葛伟东已经收拾好了行李细软,将公司日常事务委托给蔡英华打理,准备明天就飞新加坡。

而从帝都飞星沙的航班上,华投公司技术部的董高工,已经带着“钻石”级的手提操作箱、聘用合同、录用文件、定制手机、工作证、护照等,正准备下飞机。

安笠如一只小小的蝴蝶,轻轻的扇动了一下翅膀,已经有过千万的人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已经有550多个幼儿将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个世界看起来似乎是一个个特定的个体,其实谁也离不开谁。

眼看中元节临近,闫仲川为了让琅天和千彤在这个人鬼交流的节日,能悟出更多的因果线,在华天酒店对面的街心公园摆下了三个摊位,三个摊位上都有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你的孩子为什么会找你当父母?

很快,千彤的摊前排了一长溜男士,琅天的摊前排了一长溜女士,而闫仲川桌前,只有寥寥几个老人。

排在千彤面前的第一个青年男子,似乎不太相信千彤会告诉他孩子与他的因缘,第一句话就问千彤:

“我结婚了没有?有没有孩子?”

千彤早已运起功法,仔细探究这男子的因缘,一般来说,过去发生过的事,追究因缘是简单的,这时胸有成竹的回答:

“你没有结婚,但有了一个男孩!”

这个青年男子一呆,说得这么准!“那你能告诉我孩子为什么会找我当父亲吗?”

“你有一年去西京旅游,无意间拜了一个送子观音。结果当夜梦见一个小男孩从外面走到你的卧室床前,边走边叫你爸爸。

你问他是谁家的孩子,为什么叫你爸爸,他说我是你的儿子,天上有人安排我来投胎做你儿子,你是否愿意接受我?

你问他是哪里人,从哪里来的?那小男孩忽然变成一个成年男子,拉着你的手带你去了他的老家,一瞬间的功夫就到了千里之外的地方。

你看那个地方你也去过,曾经在哪里帮助过一个患病的老人。

那个男人带你到在一座桥上,正是你当初扶起患病老人的地方。

你们在桥上聊了好久,你告诉那男孩,你还没有结婚,但男孩紧紧拉着你的手,最后你接受了他。

不久你女朋友怀孕了,生下了一个聪明调皮的儿子,现在2岁多了,应该特别喜欢你!”

那青年男子听着千彤闭着眼睛的表述,早就站了起来,双手合十,洗耳恭听。

听千彤说完,喃喃的说“你怎么连我的梦都看得那么清楚?”

千彤睁开眼睛,轻声说“下一个”。

梦境潜藏在人的脑海深处,对于原因师来说,只要有一定功底,偶尔翻阅一下,也不是十分艰难的事。

当你坐到原因师对面,双方的因缘已经开始,原因师已经等了掌握了开启你的秘密的钥匙。

第二个人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一脸的忧伤,见了千彤的第一句话就问:

“我为什么没有孩子?”

千彤看看男人的头上,一丝丝黑气直冒,但在黑气的下面,有几条青气在左冲右突。运起功诀仔细推算了一下,千彤说:

“去把你老婆从那边叫过来!”

男人顺从的把老婆从琅天哪一队中拉到桌前坐下。

“你父亲是不是给你托过梦,送过一个男孩给你?”千彤问那男人。

那男人略略有点惊讶,但刚刚听了第一个青年男子的故事,也没有十分觉得十分奇怪。

“是的,就在三个月前,梦见过世的父亲抱了一个大胖小子递给我,还让我拿稳了。”

千彤转向他老婆,一个脸色暗黄的妇人,“你怎么不好好保养你的小孩呢?”

“我怎么不好好保养他呢!”那妇人说了一句,眼泪就出来了,“我公公托梦给我丈夫不久,我还真的怀孕了。因为我有习惯性流产,便请了长假在家养胎。

一个半月后的一天,我上厕所,发现竟然流血了,又流产了!

唔唔,我们两公婆也没做个什么坏事啊,为什么就养不下孩子呢?”

妇人嘤嘤的哭了起来,男人也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你们的儿子在你肚子里好好的,你们哭什么呢?”

男人看了妇人一眼,妇人“刷”的一声站起来,勃然大怒:

“你这个骗子!胡说八道什么!我都做过清宫手术,孩子也早就流产了,肚子里哪有孩子?哪有你们这样当街胡诌的!”

男人倒是老实,只是轻蔑的看了一眼千彤,拉着老婆离开。

“去医院照个B超吧!如果我错了,你们回来掀了我摊子!”

第三个男人听到那妇人人骂千彤,本来想离开,听到千彤最后一句话,又决定不走了,坐到了千彤的摊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