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110,再见父母

晕,一大半没有了!

“这个看多期权是这样的,,,”陈杰刚想解释一下看多期权,被安笠制止了。

“你说这个我也听不懂。你只要告诉我,是不是要把亏损的钱赚回来?”

“是的,安首席。”陈杰沉重的点了点头。这笔亏损如果不能弥补,自己肯定完蛋,进监狱都有可能。甚至会连累相对投资收益部领导,乃至总部领导。

“这个帐户里可以利用的余额有多少?”

“不到五个亿!这五个亿也是不敢随便动的,万一引起亏损,就会爆仓,三十五亿美元会损失干净。”陈杰似乎知道安笠的打算!

安笠没有搭理他的问题,“这个帐户可以在我办公室的电脑上登录吗?”

“一般是不允许,但经过批准的除外。”

这时一直闷头喝茶的候湘丽抬起头来,对陈杰、安笠说道,“上面已经批准安笠使用办公室电脑上网操作,同时,安笠你的首席手提操作箱,今天晚上就可以送来,到时,你就可以在全球任意地方操作了。”

“那好,陈杰,你在我的电脑上登录,趁你们在这儿,我先熟悉一下手提箱的操作。”

趁陈杰在电脑上忙碌,安笠小声问候候湘丽,“候总,如果我把这十八亿美元赚回来了,佣金是多少?”

候湘丽明显一愣,“我现在问一下他们相对投资收益部!”

安笠心想,虽然我拿了工资,但是这十八亿美元的亏损可不是我的自留地,起码20%的佣金要给吧。

“安笠,他们莫总回了信息,给你25%佣金,欢迎加入华投,并对你的帮助.表示感谢!”候湘丽将自己手机上的微信交流记录拿给安笠看。

候湘丽见安笠盯着微信看,想起一件事,就对安笠说:“我们使用的都是国产定制手机,所以暂时不能加你微信、扣扣等社交软件,你的手机及新的工作号今天晚上都会送过来,到时就可以将你拉入适合你的各种群。”

“好啊,我刚才还在纳闷怎么你们都不加我微信呢?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安笠停了停,又问候湘丽:“候总,如果我想去转去P大读书,你们有没有办法。你看我年龄小,文化水平低,出去真的怕丢华投,,,”

“这个没问题!”候湘丽打断了安笠的表演,“我们和P大有合作协议,你想读什么专业?”

安笠一看,这个华投公司也太牛叉了!现在有钱的真的是大爷了!警察、国安、财政、大学,都卖它的面子!

“我想读法律和工商管理。”

“怎么不读投资和金融呢?”候湘丽很奇怪。

安笠这时看见陈杰做了个0k的手势,便简单的对候湘丽说:“不喜欢啊!”

扔下一脸不可思议神色的候湘丽,安笠来到电脑桌前,在各个期货交易所各个交易品种上不断翻来翻去,因为陈杰在旁边,有时也假装看看K线图。

。。。。。。

湘州大学金融学院投资系主任任正闲坐在家中的书房里,看着手里的一张邀请函,已经沉默了许久。

邀请函上韵一行字任正闲已经可以倒背如流:兹订于七月二十八日星期日晚上六点,于春熙园一号别墅,举行乔迁喜宴,恭请尊敬的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拔冗出席,不胜之喜。不孝女任荷花、女婿安天虎、外孙安笠。

原来前几天网上报道与女明星甄冰冰争购一号别墅的,真的是自己的外孙安笠。

怎么一下子暴富到这个程度呢?就算有钱,也不用一次性付款啊,完全可以贷款,现在银行利息这么低?还与一个名人争购,明显是哗众取宠!真正的暴发户!

二十年过去了,这个安天虎还真的是没什么出息!教出来的儿子仍然是简单粗暴!

任正闲想起当年自己为任荷花物色的对象,现在是P大经济学院院长,与安天虎一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可惜女大不中留,任荷花就是看中了安天虎,威胁与她脱离父女关系也没什么用,一意孤行,一条道走到黑。

“咚咚!”夫人郁留香端着一杯茶走了进来,任正闲接过茶杯,将邀请函递给了郁留香。

“后天?”郁留香用手擦了擦眼角,“老头子,去不?”

“不去。以为有钱了就可以在我们面前显摆,”

“老头子,不要那么固执,他们都写了,不孝女、不孝女婿,你还要怎样?再说了,我们的外孙安笠又没有错,为什么不去看看我们的外孙呢?”

任正闲沉默了!

是啊,即使女儿有错,外孙可是无辜的啊!

“他们诚意也不够啊!轻漂漂的一张邀请函就把我们叫去了?”任正闲一生清高要强,但在小女儿任荷花这里,却被邻居、同事耻笑,自认是人生最失败的一件事。

郁留香知道丈夫现在是钻牛角尖,只好柔声劝道:“是的,菏花不尊重你!我让她雇台花轿子来抬你!”

“哈哈,留香,这个可以有!”任正闲一辈子最满意的就是妻子郁留香,知书达礼,内外兼修,亦庄亦谐。

“叮咚!”小院子门铃响了,透过木栅栏发现院外的马路上停着一辆豪华大奔。

“让云嫂去看看,是不是哪个学生来了?”任正闲正说着,保姆云嫂已经开了院门。

“荷花!天虎!他们来了!女儿回来了!”郁留香哆嗦着,慌里慌张的往外走。

任正闲长叹一声,也跟着走了出去。

任荷花一进院门,就听见房屋里传来妈妈的哭声脚步声,紧走几步迎过去,大门开处,妈妈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任荷花,哭着打着任荷花的后背,“荷花啊,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十几年不回来看一下妈妈啊!妈妈好想你啊!”

任荷花紧紧的扑在妈妈怀里,哭着说道:“妈,女儿不孝,让你和爸爸生气了!”

安天虎站在院子中间,不知如何是好!见岳父任正闲走了出来,便叫了一声:“爸!”

任正闲没有搭理安天虎,任荷花听到动静,见父亲眼红红的看着自己,哭着喊了声“爸爸,不孝女回来了,请你责罚!”说完,“扑通”一声跪在任正闲身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