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109,首席交易师

夏教授的咆哮吸引了那三个湘州官员的注意,他们听完,都用怒其不争的眼光看着安笠。

安笠耐着性子听夏教授喷完,双手一摊,似乎很无奈的说:“测试通过了,难道不该吃饭?”

“通过了?半个小时?”夏教授看看安笠又看看手提操作箱,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陈博士快步走到屏幕前,赵博士也跟了过去。

陈博士按了几下键盘,一阵“沙沙”的声音,一张操作记录便打印了出来。

“香港恒生指数期货八月,多单100手,价格,,,

香港黄金期货八月,空单,,,

伦敦期铜八月,多单,,,

.......

新加坡富时中国指数八月,多单,,”

共计交易数13,获利次数12,获利151万美元!”

“完美!”陈博士喃喃自语!

夏教授早己抢过交易记录,直接看最后的结果,瞬间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呆呆地说“怎么可能!”

倒是候湘丽,从夏教授手中抽下交易记录,静静的看完,然后向安笠伸出手,“祝贺你!完美的通过试用测试!”

徐恵珍、焦国民、刘俊民等人,“啪啪”地鼓起掌来,一个厅级干部正式诞生,理论上已经是他们的领导。或许,若干年后,成为他们的正式领导也不定。他们的掌声真诚而热烈。

夏教授在掌声中清醒过来,撑着老脸,连忙挤到安笠跟前:“刚才我的话你就当是一个老人的呓语,不要往心里去!祝贺你!世界上最年轻的首席交易师!”

“没什么没什么,,,”安笠淡淡的答道。

看着兴奋的一干人等,安笠挺纳闷,值得这么兴奋吗?我每天的交易纪录都比这次要好,今天还故意错了一次。

“现在可以吃饭去吗?肚子真饿了!”

候湘丽转身对湘州几个官员说:“吃饭吃饭,祝贺安笠加入华投!”

“哈哈,天才就是天才啊,这一正式签约,级别比我们这些工作三十年的老家伙还要高一级了。”焦国民大笑着对徐惠珍、刘俊民说。

候湘丽一边带头跟着安笠下楼,一边说:“我已经让总部起草正式录用合同,大老板说特事办,估计吃完饭,相关手续就会办好。”

“级别我倒是不眼馋,人家一年工资就比我们一辈子的工资要多几十倍,这个我有点心理不平衡啊。安笠,以后对湘州这个家乡的财政工作可要多多支持啊!”徐惠珍见安笠在拐角处等待大家,就半带自黑微笑着对安笠说。

“徐厅长,你就别笑话我了,我就是一个操盘的,为国操盘而已,你知道吗?我其实负担很重的。”安笠对这个爽朗的徐厅长印象不错,就多说了一句。

“你小小年纪,没家没口的,有什么负担啊?”徐惠珍压低声音问安笠。

安笠虚扶着徐惠珍下楼梯,“我做了一个公益项目,每年为全国新生婴儿做一个DNA检测,并将相关样品及资料储存起来,免费为有需要的人提供查询服务。这个支出大概是40亿一年。”

徐惠珍听完安笠的话非常震惊,也非常惭愧。

这个项目相关部门研究过很多次,但因为支出巨大,而受益人群相对较小,一直没能通过。想不到一个个人,担起了这付重担。

一年支出40亿,却不求任何回报,看这孩子穿着,非常普通,没有一样是名牌。他到底在追求什么呢?

“安笠,你真的很了不起!我建议你向财政部门打一个报告,争取一下财政补贴,别一个人扛!”徐惠珍转过身抓住安笠的胳膊拍了拍。

“谢谢徐阿姨关心!合适的时候我会提交报告的。”安笠见徐惠珍对自己改了称呼,自己也改了对徐惠珍的称呼。

吃完饭,华投公司正式录用文件已经发出,上面清晰地记述经管理层讨论通过,骋用安笠先生为华投公司首席交易师,享受与之相称的一切待遇。

随后聘用合同也发了过来,安笠让张保看了一下,自己也看了一遍,便签上了名字,然后全部交给候湘丽到总部盖章。

眼见大局已定,刘俊民走了过来,让安笠站在一幅白墙边,用随身携带的小型相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说:“下午有专人送个人特别通行证及车辆特别通行证给你,好好学习一下附送过来的使用规则。记住,这些特权是让你为这个国家服务的,不是让你用他耍威风的。”

“记住了,刘局!”安笠用力握了一下刘俊民的手,正担心是否用力过大,发现刘俊民的手也瞬间变得象铁钳一样,安笠便不再用力,看着刘俊民竖起了大拇指。

刘俊民用手拍了拍安笠的胸口,也竖起大拇指,两人相对哈哈大学。

“这就勾兑上了。”焦国民走过来打趣道。

刘俊民笑哈哈的对焦国民说:“现在轮到你焦大厅长出手勾兑了。”

“我们警察厅也是有些好东西的。安笠,有空打电话给我,我安排一天培训,考试合格给你发证持枪。另外,想聘请你为特邀预审员,亨受三级警监待遇,不知你意下如何?”

安笠一听,这个也是自己的强项啊,便高兴的答应了,“好,决不放过一个坏人,也绝不冤枉一个好人。”

这时,候湘丽提议大家合影留念,大家聚到前面花苑里照了几张合影,这时湘州三个官员告辞,安笠和候湘丽一起将三人送出门去。

返回客厅,候湘丽带着陈博士走近安笠,小声对安笠说,“有一项工作,比较紧急,我们仨到你办公室谈一下。”

安笠看了一眼陈博士,该来的还是要来了,应该是那个严重亏损的问题。

吩咐张保招呼其余三个客人,安笠和候、陈二人来到办公室。

“陈杰博士,你先介绍一下情况!”候湘丽一落座就对陈博士说。

陈杰一边打开手提操作箱一边对安笠说:“安首席,是这样的。我们在叙利亚战争爆发之后,开了一些原油看多期权,价值三十五亿美元。但此后原油不仅不涨,反而越跌越多,现在行权的话,会损失十八亿美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