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108,现场测试

听了候湘丽的介绍,安笠怦然心动。正厅级、五千万美金年薪、特别通行证,这是每一个男孩懂事以后渴望的东西。

安笠咽了咽口水,定了定神,问道:

“候总,可以配枪吗?”

候湘丽愣了一下,为什么不是问试用期、佣金等等,问这样题外话呢!

“如果经过培训合格,可以发给持枪证佩枪!”焦国民副厅长代替候湘丽答复了安笠。

“这个好,谢谢焦厅长!在国内有没有一些方便活动的证件?”

刘俊民冷冷的看了一眼安笠,“可以给你一张国安特别通行证!希望你谨慎使用。”

安笠读到了刘俊民特别慎重态度,“刘局长,非特殊情况,我不会用它。”

看到安笠一脸童趣的样子,焦国民真的想不通孟洪斌这种高智商、高技能、高阅历的犯罪专家,怎么会折在这样一个娃娃手里?

而刘俊民从安笠严肃认真的回答中,获得了一丝安慰。

华投现在有五位首席交易师,平均年龄超过45岁,他们都有持枪证、特别通行证。但是,安笠太过年轻,专业知识、经验、阅历几乎是空白,所以候湘丽、焦国民、刘俊民几个商量的结果,就是暂不提及这些。

现在安笠主动问到,他们只好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不过,刚才候湘丽的心理活动提醒了安笠,安笠问候湘丽:

“候总,这个试用期有多长?试用是否合格的标准是什么呢?”

这个试用期是候湘丽向大老板卢继宁争取过来的。认为如果没有这个试用期就聘请安笠为首席交易师,怕是不能服众,任用审批也不会特别顺利。

“这个试用期其实是一个小测试。我们给你两个小时,一个一千万美元的期货通用帐户,可以在全球主要交易所交易。你在我们这几个专家的监督下,独自完成交易次数十次以上,只要成功率超过七成,获利达到10%,就可以确定试用期成功。”候湘丽看了一眼手机,娓娓道来。

这个测试是首席交易师的日常考试。三个月一次。一般高级交易师成功率在六成左右,收益5%以上。首师交易师在日常研究不到位的情况下,也会偶尔失手。但是连续两次季度考试失利,就要降级为高级交易师了。

安笠心想,5%太少了,成功率超过六成,实在太低了,这个试用期容易过。

“另外,候总,我能否提几个条件?”

听到安笠提条件,候湘丽松了一口气。试用期这么严苛,还敢提条件,说明这个小伙子还是有实力,自己这么大动干戈,不合做无用功了。

“只要不太出格的条件,我们会考虑的。”

安笠想了想说:“我保证50亿美元年收益率不会低于50%的前提下,允许我照顾自己的投资,这是一。

我不想坐班,工作地点和工作时间,我自己确定,这是二。

佣金月结,这是三。

我有权选择参加或不参加各种会议、培训活动,这是四。

先签一年合约,这是五。

暂时就这么五个条件!”

陈博士、赵博士、方律师听了安笠的条件,简直鼻子都气歪了。

一个厅级干部有权利不参加加各种会议?这不是离经叛道吗?

佣金月结?难道一个月收益可以达到20%?有些人一年都达不到!五十亿美元,不是你玩过的500万美元或者5000万美元可以比拟的,那是一个大100倍至1000倍的资金。

候湘丽则对安笠不坐班,自由决定上班时间地点,以及成了华投的人之后还要干私活颇不以为然,这让另外五个老老实实上班打卡的首席交易师情何以堪?

不过想到大老板势在必得的指示,候湘丽决定忍了。于是说道:

“这些条件可以考虑!但是必须先通过试用测试。”

“那好,现在开始测试吧!”安笠打了个响指。

候湘丽看向陈博士,“将交易箱拿出来,做好准备。”

只见陈博士从身后拿出一个银白色的手提箱,也就中型旅行箱大小。

陈博士在手提箱侧面抽开一块插板,露出一个指纹密码锁。先检验指纹,通过后出现一个小健盘,再输入字母+数字的十位数密码,然后双手按手摸箱侧面的金属锁,手提箱弹开。

上半部分是一个屏幕,下半部分是健盘。左边有一个卫星电话,陈博士在上半部分拉出一根一米左右的金属天线。

按下电源按钮,整个屏幕亮了起来,上面显示出一个列表:

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

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

纽约期货交易所(NYBOT)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

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

东京工业品交易所(TOCOM)

新加坡国际金融交易所(SIMEX)

韩国期货交易所(KOFEX)

香港期货交易所(HKFE)

世界主要期货市场一网打尽了,也就是说,这个帐户可以在上述交易所交易。

陈博士对候湘丽微微点头,示意已经准备好。

安笠站起来,邀请大家到隔壁的小会议室。

陈博士将手提操作箱摆放在桌子上,教安笠如何操作,五分钟过去,安笠示意可以开始。

候湘丽、夏教授、赵博士、陈博士坐在安笠后面的椅子上观战。

徐惠珍、焦国民、刘俊民三个湘州官员则在会议室另一头窃窃私语。

安笠在几个主要期货市场翻来翻去,“金钱嗅觉”提醒了就下单,每单一百万至二百万美元不等,包括香港恒指期货、黄金期货,伦敦的期铜,纽约的原油。

半小时过后,连新加坡金融交易所安笠都下过单。

这时,时间已是十二点过几分,安笠站了起来,对后面的候湘丽说:“候总,时候不早了,吃饭去吧!”

“吃饭?现在是测试时间啊!你放弃了。”候湘丽先是震惊,然后是无尽的失望,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夏教授闻言第一个站起来,指着安笠愤怒的说:“我曾经也是首席交易师。一个交易员,最重要的就是自律,严格遵守交易纪律!你看你,拿着几个亿的薪水,享受着国家提供的优渥的福利待遇,不想坐班,工作时间和地点要自己定,还要允许你干私活,,,

你说,你的纪律性和道德观念哪里去了?

现在是严肃的测试时间,又说要去吃饭。年轻人,不要以为自己有一点点天赋就奇货可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