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103,专业人士

吃过早餐,安笠送傳小燕出门,安天虎在客厅里叫住了安笠。

“小笠,我和你妈商量,后天周日请亲戚朋友吃饭,你看你有时间不?”

安笠看看父母,点点头:“我没有问题,周日有时间。”

任荷花看着儿子说,“可惜你爷爷奶奶都过身了,否则,看着一家团圆该是多么开心。”

安笠知道,爷爷奶奶去世时也就七十出头,年龄并不算大。主要是弟弟妹妹的失踪,让他们在精神上先垮掉了。

“妈妈,外公外婆他们会来吗?”安笠忧心的问。

“应该会来吧!以前嫌你爸是工人,嫌安家穷,现在安家富了,他们应该会来。你舅舅姨妈们可能不会来了,他们清高得很。你几个表哥表姐据说都混得不错,估计也不会来。我们盛情邀请,来不来就不管了。”任荷花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安笠看出妈妈还是很希望见到自己的哥哥姐姐们的。

“小笠,你昨天给我们的卡里有多少钱?”安天虎问,昨天忙着搬家,布置,都不记得问。

“二千多万吧。爸爸妈妈,亲戚里有穷的,苦的,急难的该帮就帮一点,象我去世的那个堂姐,她那三个小孩,可以重点照顾一下。”

“这么多?那就好办了!”安天虎松了一口气,自己穷亲戚多。如果自己住着三亿元的别墅,给亲戚们的礼太薄,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任荷花倒是不觉得有多意外,现在家大业大的,儿子手笔一定不小。

“爸爸妈妈,现在好多钱还在帐上,都在钱生钱呢。等会开市了,我再往你们帐上打一个亿,你们就开开心心过日子,不要太操心。”

“小笠,我们用不了这么多。”安天虎是个知足的人。

“对了,爸爸妈妈,昨天我发了一个寻找弟弟妹妹的启事,已经有上千万人读过。”安笠点开自己的手机给父母看。

任荷花、安天虎一听说是找安沁安芯的启事,连忙抢过手机自己看。

“哎哟,这留言都接近百万了,里面会不会有沁儿芯儿的消息呢?”任荷花一见到哪些老照片,就有些神思散乱,再看下面潮水般的留言,顿时急了。

“妈妈,张保安排有专人删选这些信息呢。有用的就叫当地安笠会的成员去核实。这个电话也有很多留言信息,也是张保在处理。”安笠看见妈妈忧心如焚的样子,急忙安慰她。

“天虎,我们也赶快下载一个今天头条,注册个号,也上去帮忙看看。”任菏花还是想自己搜寻一下,好像这样才踏实一点。

“小笠这个办法管用!”

安笠觉得应该让妈妈有点事做,转移一下注意力,就说:

“爸爸妈妈,我们上次不是说要成立一个华夏幼儿基因库吗?昨天安笠会已经开始行动了。第一天收集了六万个新生儿的血样,五百二十多万个既往婴儿的血样。最重要的,昨天一天已经有372个幼儿找到了失散的父母!”

“一天就找到372个?这太好了!看来找到你弟弟妹妹的机会大了!”安天虎这个不太外露自己感情的的人,也兴奋起来。

“小笠,这件事做得好!”任荷花骄傲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所以,爸爸妈妈,你们要准备接受样品的登记保管工作。昨天已经有专家来看过我们那栋储藏大楼,今天会有一些储藏设施运过来,你们要迅速学会样品的登记管理工作。

安笠会已经设立了保管部,爸,妈,你们俩是保管部的负责人,可不能让这件事出差错。

也许过不了多久,弟弟妹妹的血样就会有人送过来了。

我这个办法叫大海捞针,虽然费时费力,但志在必得!”

任荷花的眼里难得的显示出一种希冀,对丈夫安天虎说:“听小笠的,这样找,一定能找到芯儿沁儿。”

“那安笠会在哪儿办公呢?”安天虎问。

安笠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对父母说:“今天安笠会刚好要挂牌,你们就代表我去参加挂牌仪式。地址在望江二路一个独门独户的小楼里。会长叫陈忠民,原来卫生厅的厅长,秘书长是李辰光。他们都见过你们的照片,我也向他们介绍过你们。

一会儿让陈武送你们过去,然后你们要准备什么礼物礼品,家里要添置什么东西,你们看着办,有什么事找我,我反正在家里。”

任荷花拍拍安天虎的手,“我们走马上任吧!”说完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看着父母心理放松下来,安笠来到门外,找到刚才在门口探过几次头的首席管家张保,问道:

“有眉目了吗?”

“少主,有眉目了,我们去监控室看。”

来到监控室,保安队长邓志刚也在,见安笠进来,便开始讲解。

邓志刚先指着一个画面说:“凌晨两点十分,靠近夫子峰这处围墙上,出现异常。”

安笠凑近屏幕,除了灰蒙蒙的一片,看不出有什么人影之类的异常。

邓志刚用鼠标点了几下,画面缓慢地动了起来,只见一颗竹子一弯,猛地弹起一个黑色人影,那身影在空中飞舞了一阵,跃过围墙,进入了院内。

“这是一个轻功很好的女人!”邓志刚解释说。

安笠只是觉得这个身影有点熟悉的样子,但画面实在太过模糊,根本想不起什么。

邓志刚又点了几下鼠标,画面转到主楼的北面,有一个背影被定格在一二楼之间。

“这个女人潜行到少主的卧室下面,一步就上了四米多高的一楼窗户顶,然后就跃上了二楼窗台,推开窗户翻进了卧室。”

画面又转到慢动作播放,只见一个身影在地上一蹬,一道身影轻烟般飘了起来,再一蹬,已经上了二楼。

“这个女人穿了防红外套装,明显是专业人士。我们在每个窗口都安装了红外报警装置,但警报根本没有反应。”邓志刚接着解释,又将画面回到那女人正在跃往二楼的画面,“你看,大热天,她穿了防红外线的外套,裤子,鞋子,明显不正常。”

看了几遍,安笠已经认出这个背影就是千彤!

她为什么要用这么复杂的方式来办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