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102,变聪明了

徐小冬又看了一遍视频,对安笠的功夫有了透彻的了解,自认对付安笠有了十足的把握。

对付那三十个混混,自己不用全力出击,绝对比安笠那小子轻松得多。对付后面两个打手,自己全力以付的话,也就是三两招的事。

从视频上看,安笠的打斗根本没有节奏感没有技术可言。进攻时留力不说,下手还不狠。防守时忽略重点,竟然连头部都挨了一棍,攻防转换破绽明显。身上共计挨了17下,徐小冬估计自己只要打中安笠一下,就能KO他。

徐小冬看看武林杂志上安笠对他勾手指的大幅照片,那个轻蔑的眼神,一股无名火从心底升起。

奶奶个熊,,,练咏春的伪武最多,还想跟我玩玩!如果不是有法律,老子今天带记者去踏平你的咏春堂。

王平是徐小冬的经纪人,见徐小冬研究安笠打斗视频好几天,今天露出轻蔑的眼神,一付老神在在的样子,就凑过来问:

“冬哥,有把握了?跟这小子来一场?”

“你先去几个平台问问,有没有出得起价?我老徐好歹也是名人,没有出场费的话,兴趣不大!”

“冬哥,我问过了,五大平台都愿意直播你们俩的比赛,几个竞赛经理一直追着我问。”

看着徐小冬疑惑的目光,王平解释道:

“这个叫安笠的小子最近很红,粉丝过千万呢!而且超有钱,一次掏三个亿买了星沙最贵的别墅,甄冰冰都争不过他。他如果出场,追捧的人一定很多,所以几个平台都想接这场比赛。”

徐小冬咧了咧嘴,三个亿啊!自动忽略粉丝比他多十倍的信息。

“他是富二代?”

“冬哥,不是,他的钱就是靠炒股票赚的。”

一个有钱的贫民小子,还挺受人欢迎,功夫平平,多理想的对手啊!

“王平,约他,越快越好!我的出场费一百万!”

王平皱了皱眉,说:“冬哥,开这么高别人会不会以为我们借故怯战?你这一下子涨了十倍!”

“听我的没错。安笠是个亿万富豪,粉丝又多,国人又喜欢八卦,电视直播收视率肯定高,网络收费直播收看的人也一定不少。你先放出风我们应战,然后一家家谈,价高者得。”

看着徐小冬得意洋洋、胜券在握的样子,王平没来由的心中升起一片阴霾。

。。。。。。

安笠一拉开架式,开练“启舟”掌法就觉得今时不同往日。

每一招使出,便察觉到气海穴中会涌出一股小小的内力,通过经络在全身游荡。这内力可能只有一丝,以往根本不可觉察,今天却很清楚。

内力如拓荒者一样,不断涌往身体中未到过的经脉,一遇阻挡,则冲击一阵再回流。这样的情景往日觉得只能感知内力到达的大致位置,具体的则不甚了了。今天,内力在哪里受阻,安笠能够感知得很清楚。

每一招练完,下次再练同一招,两次使同一招的差别,今天也能感知很清楚。

练到一半,安笠将“启舟”掌法自然的和“破舟”功法联系起来,不然,功法名字怎么都以舟来命名呢?

舟指身体,“破舟”功法按当时苦渡大师的心法,是洗涤十二经脉和五脏六腑,是将一个凡人混浊的肉体,通过“破舟”功法,变成一个可以修炼的灵体。

而“启舟”掌法,则是在“破舟”的基础上,一点点修炼出内力,并将内力储存在周身经络和穴位中。而气海穴就是内力产生的源泉和回流的归宿。

安笠知道,自己比以前记性更好了,感觉更灵敏了,逻辑思维能力更强了,反应也更快了,总而言之,一句话,自己比以前更聪明了。

想起昨晚上那个梦,自己的变化一定跟那个梦有关,跟那些进入大脑的无形无相的东西有关。

只是,一个虚幻的梦境,怎么可能产生实际的效果呢?

只有一个可能,那个梦境是真实的!

如果梦境是真实的,自己怎么走进去的?分明自己就躺在床上。难道,,,

有鬼?

难道是自己的灵魂出窍去了梦境!

想到这儿,安笠不由得毛骨悚然,若不是太阳从向阳湖上升起,若不是姜战在远处打着一套不知名的拳法,安笠一定以为这个世界都是虚幻的。

灵魂?

人真的有灵魂吗?

如果有灵魂,那么六道轮回是不是也是真的呢?那我也会有前世今生了,我也曾经是鸟兽虫鱼吗?我,,,

“安笠,安笠!”

安笠晃了晃脑袋,见傅小燕婷婷玉立般站在一旁,见安笠看过来,就问:

“你到底是在练功,还是在想心事?”

“我在想着心事练功!”安笠露出雪白的牙齿装出人兽无害的样子。

“吃早餐了,我们还要出去忙呢!”

“不急,慢慢走。燕子,昨睡得好不?”

“睡得很好,那床好贴身,枕头很软,好舒服,一觉睡到大天光。最方便的是,方兰将我的衣服洗好烫好,,,”

傅小燕打开了话匣子,不断地讲述各种感受。

不就是睡了一晩吗?怎么有那么多感受?安笠倾听了一下傅小燕的心声,啊,原来如此啊!

“以后那间房给你留着,只给你一个人住。”安笠看着傅小燕说。

“好啊!”傅小燕应了一声,又猛然反应过来,“不好!”脸一下又红到耳朵根,再不吭气。

安笠听了听,傅小燕内心还是欢喜的,便转移话题问:

“你父母工作还好吧?”

“你不问我还不想说。我爸做到这个月底也要下岗了,他是属于涟钢集团的,我都估计他迟早会下岗的。还是李成钧李家在搞鬼,不过我爸是自动化方面的工程师,工作应该比较好找,我妈目前还没听说有什么异样。”傅小燕柳眉倒竖,一脸怒气。

“他们太嚣张了!一点小事,不断扩大!”安笠心想,那件事得抓紧进行了!

“小燕,我们和仁人堂有个合作项目,我问问曹爷爷,他们生产线要不要人。”

“安笠,谢谢你!不着急,现在我工资不也涨了吗,也能帮家里一下。”

来到餐厅,胡志红已经吃完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