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读心术

“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啊。。。。全能绅士系统?这种系统有什么用啊?吃牛排能更有风度吗?”

安笠坐在高铁上,没有看手机,也没有看风景,而是看着自己脑海里正在闪烁着的一个界面,失神的喃喃自语着。

几天前,安笠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出现了这么一个东西,界面一直都在加载中,除了系统的名字,什么都看不到。

但就在刚刚,加载的读条终于满了,同时一个奇怪的电子合成音在他脑海响起:

“滴!系统已加载完毕,全能绅士系统已激活!”

金手指吗!系统吗!

我要成为主角了?

但是这个系统的名字怎么这么奇怪啊?

“滴!恭喜宿主获得一次技能抽取机会,系统已为宿主自动抽取。”

“技能抽取中。。。。”

“滴!恭喜宿主,获得【读心术】!技能已发放,请宿主自行体验!”

什么东西啊?

安笠还没反应过来,脑海中的声音已经结束了,只留下了一脸懵逼的安笠。

读心术?这种能力有点弱鸡的说!

还是网络小说中移山倒海、毁人不倦,战斗力超强的系统比较牛叉啊。。。。

“干什么呢你!给我放尊重点!”

就在安笠正发愣的时候,一个有些尖利的女声刺进了他的耳朵里。

安笠吓了一跳,立即回过了神,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处。

只见在自己左前方,有一个打扮性感的女子,大约三十岁,怀里抱着一个看起来不到一岁的小宝宝。

因为怀抱宝宝,胸前一片白花花的,被挤压得特别饱满。

此时这个女子,正一脸冷霜的看着安笠,脸上隐隐有羞怒之色。

“啊啊啊?我?我怎么了?”安笠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还装傻?你一直盯着我。。。看是什么意思?”

女子欲言又止的话,和奇怪的语气,顿时吸引了周围一大堆的乘客的目光:安笠茫然的眼神正对着女子胸部,女子正腾出一只手拉扯着自己的上衣。

乘客们开始议论纷纷:

“这个小伙子怎么回事?怎么一直盯着人家的胸脯看?”

“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饥渴吗?年轻人火力旺啊。”

“世风日下!现在的人真是不知廉耻!”

“。。。。”

安笠听见了周围的话,眼角不由膘了一下女子的胸部。

"还看!"女子惊咤。

安笠顿时感觉一阵血液向上涌,又惊又怒。

这可真是我在车上坐,锅从天上来啊!

发呆的表情和猪哥脸还是很有区别的吧?何况我长得也还算挺帅的,没理由盯着一个已婚少妇看吧!

就在安笠打算开口为自己辩解的时候,他却又突然愣住了。

在他的脑海里,那个女人有些虚幻的声音缓缓响起:“吓死我了,这人一直盯着我看,不会看出孩子有问题吧?”

这个声音,像是一盆凉水一样,一下子就浇灭了安笠的怒火,让他冷静了下来。

孩子?有问题?

突然安笠脑中灵光一闪——莫非是人贩子?

安笠在那个声音响起的时候,顿时想起:应该是自己的那个读心术起作用了。

真的能读出别人心中的隐密吗?

这个时候,安笠已经顾不得自己的什么脸面了,而是仔仔细细的看了看那女人怀中的孩子。

一方面观察一下孩子是否有问题,另一方面也验证一下读心术的真伪。

小男孩正在女人怀里昏昏欲睡,头耷拉在女人胸前,似乎在睡觉,没有说话的迹象。

但安笠注意到,有一个小毛巾盖在小男孩的整个脸上,似乎在遮光什么的。

而且那个女人只带了一个不大的手提包,包是敞开着放在小桌上,包里连一个奶瓶都看不到,也沒有什么尿不湿之类的婴儿用品。

这孩子看上去还不满一周岁,正是吃奶的时候,但是这个女人连奶瓶都没有带,手提包里纸尿裤什么的也都没有,这实在有点可疑。

更何况要是正常的父母,怎么会用毛巾将孩子的头脸全部盖住?这样孩子怎么能顺畅的呼吸呢?

想来应该是做贼心虚,怕人认出来!

现在怎么办呢?自从弟弟妺妹失踪,安笠最恨的就是人贩子了。

但安笠没有选择蛮干,而是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一丝嚣张的表情道:“我干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干啊,有能耐你找乘警啊,看我能不能被抓啊?”

那女人闻言,不仅没有愤怒,脸上反倒露出一丝慌乱,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要不是带着这个破小孩,我肯定要你好看!”

虽然她没有说话,但安笠已经用读心术听到了她内心所想。

这下子,安笠已经确定了,这个孩子一定不是她的。

这时候,周围围观的人中已经有人开始叫嚷了起来:

“太嚣张了吧!现在的色狼都这么嚣张吗?”

“找乘警!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没有王法了!”

“姑娘你别怕,我们这么多人都看着呢!不能让你受欺负!”

几乎是在这些议论声响起的同时,安笠的脑海中,系统毫无感情的电子音也响了起来:

“滴!已触发任务,【形象的反转】。”

“任务说明:作为一个有风度有礼仪的绅士,怎么可以容忍其他人玷污自己良好的绅士形象?找出隐藏的真相!还自己的清白!让他们闭嘴!”

“任务要求:将真实情况公布于众,让真凶得到惩罚!”

“任务完成后获得称号【我才是好人】(魅力+1)。”

其实就算没有系统任务,安笠也不会看着一个孩子在自己的眼前被拐走。

所以他当机立断,站起了身,抛下身后根本不了解真实情况的围观群众,向着餐车的方向走去。

安笠要去找乘警。他自己说出内幕是不会有任何用处的,自己没有任何证据。说不定反被诬陷,只有找来乘警进一步调查才行。

还未到餐车,就碰到了一个正在巡视的警察。

安笠赶忙快步迎了上去。

王勇从事铁路警察工作七年了,总是把这一流动的小世界的安宁,看作自己当然的责任。

今天一如往常,正在列车上做日常巡查,一个一米八〇的帅小伙,迎头走了过来,向王勇眨了两下眼睛。

王勇向那小伙身后看去,并没有什么人跟着。那小伙经过王勇的时候,轻声对王勇说:

“警察叔叔,我要报警。”

王勇看了小伙一眼,有些疑惑,将小伙带到车厢连接处,问道:

“有什么情况?你的身份证?”

“我怀疑有人拐骗儿童。”安笠边说边把自己的身份证递给王勇:“我们车厢有个年轻女子,抱着一个一岁不到的婴儿,那婴儿应该是被拐的,很可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