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敲门人

  • 流沙中的侦探
  • 木万一
  • 1216字
  • 2022-06-20 01:21:32

张升叔关掉了电视,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慢悠悠地挪到了沙发边坐下,正好与泽警官对面。

趁着这个机会,倾斜的橙红色阳光迅速便铺满了他的全身,使他看上去稍微精神了些。

他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瞥了眼挂在泽警官身后墙上的电子钟。

“十五时五十五分”,再有五分钟就四点了。

“我没听错吧,那个当上局长之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的家伙,这次居然点名要我协助办案?”

张升叔问道,他的双手放在胸前的衬衫纽扣上,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衣装,眼睛却一直在倒扣于身前茶几的玻璃杯上飘晃。

“别这么说嘛,阿升!你又不是不了解老郑的性子,工作起来就什么都顾不上的,”看着正在别纽扣的张升叔,泽警官也下意识地拉了拉自己的领带,“何况局长这个位子上的事情也确实比较多,就连现在,他也还在隆麦市出差,至少两个月后才能回来。”

“喝点什么吗?”张升叔终于把眼睛看向了眼前的人物。

“哦?哦!水就行,谢谢!”泽警官显然对这句突如其来的题外话没做任何准备。

得知了对方的需求,张升叔扯了扯自己的衣领,然后随手拿了两个玻璃杯,又倏地站起,径直向饮水机走去。

“可是他不是向来就讨厌私家侦探这个职业吗?大学四年我可没少听他牢骚,什么‘既然有了警察为什么还要有侦探这种多余的东西’之类的鬼话。”

“那些都是玩笑嘛!”泽警官看着正在接水的张升叔,尴尬地笑笑,“再说你以前可也是我们刑侦部的一员,现在虽名义上只是私家侦探,但其实忙活的,也至少还算得上半个刑警的事情吧?如今局子里碰上了比较棘手的案件,你这个当年的‘犯罪克星’总不会袖手旁观吧?”

“少拿那些虚的东西来塞我,”张升叔背对着回应道,“不过,既然那家伙这么看重这个案子,我倒是很乐意见识一下它到底有多复杂。”

“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当然!协助警察办案本就是我们良好市民应尽的义务嘛!不过……”张升叔转过身,手里握着那两个装了水的玻璃杯,用平常难以见到的沉稳、从容的步伐走回自己原来的位置,“不过下次他再联系你的时候,麻烦你代我捎句话。”

“什么话?”

张升叔把水杯放在了桌子上,桌上的阳光眨眼间便把它们染得通红。

杯中的液面有节奏地上下起伏,却又把摆动的幅度拿捏刚好,没有一滴水从中流出。

“小心墨水瓶!”张升叔一个字一个字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语气很平和。

“小心墨水瓶,”泽警官也一个字一个字地把它重复了一遍。

他很想问张升叔为什么要转达这句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小心墨水瓶等一系列问题,但是张升叔的那种“你不该知道”的眼神让他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好的,我会转告的。”

还未等到泽警官落下话音,他身后的墙上就发出了“当当当”的动静,吓了他一跳,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那只是钟表的整点报时的铃声而已。

这种类似于古老的哥特式教堂的鸣钟声,很快就充满了整个房间。

“好了,那我们开始吧!”张升叔捋起白色的衬衫袖子坐了下来,说道。

而教堂的钟声还在耳边回响。

“开……开始什么?”泽警官仍是一头雾水。

“现在是四点整,你有三十分钟的时间把整个案件包括它的细节统统叙述一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