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唐夏和亲

到了驿站,那夏国的皇子已经返回他们夏国了,驿站里只剩下那两个被我下了禁制的修士和一些仆人护卫。

那两个修士看到我,显得十分无奈跟沮丧,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嚣张的样子,尤其是那个老头,竟然还对我有点谄媚地说道:“呀,刘先生来了,快请坐!那个谁,快把我带过来的好茶给刘先生泡上!”

这过分的热情,反倒搞得我有点不好意思了,说道:“不用这么麻烦!”

“哎,那怎么能行,本来麻烦您亲自跑一趟,来给我们两个解除禁制,就已经很不应该了,要是我们再不识好歹,那就是我们的不对了,你们说是不是?”

旁边的几个人立刻纷纷点头说是,弄得我尴尬不已。

这世界上果然是凭实力说话啊!看着他们两人热切的目光,我清了清嗓子说道:“那啥,那咱们就开始吧,你俩谁先来?”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互相谦让着,谁也没有先动的意思。

我一看这怎么行,这不浪费时间吗?我这分分钟几百两上下的,于是一摆手对两人说道:“你俩也别互相让了,干脆一起来吧!”

“先生,这能行吗?”老头问道。

“又没多大点事儿,我说行就行,快点来吧,忙完了,我好拿钱走人!”我不耐烦地说道。

二人不再废话,立刻在我面前一字排开站好,我一手一个,在他们身上点了几处穴道,又掐了几个手印,两人的禁制就解开了。

我随即看向一旁等着的那个使者,问道:“事儿办完了,钱呢?”

使者苦着脸,从身上摸出几张银票,有点恋恋不舍地递给了我。

我一把接了过来,数了数,钱数没错。于是上去拍拍他的肩,笑着说道:“谢了啊,下次有活儿还找我,我给你打折!”

他一听还有下次,吓得一哆嗦,畏惧地看着我,我哈哈一笑之后,跟他们告辞,离开驿站,回到了我住的客栈。

第二天下午,我正在屋内修炼,二皇子火急火燎地跑了进来,一把拉住我,说道:“大哥,快跟我走!”

我拽住了他,疑惑地问道:“怎么了这是?出啥事儿了,把你急成这样?”

“来不及了,你快先跟我走吧,路上我再跟你详细解释!”

我被他拉着出门上了马车,二皇子缓了缓,对我说道:“就在刚刚,父皇居然宣布,要将长乐嫁给夏国上次来的那个三皇子。那小子上次调戏了长乐,被大哥你打了个半死,居然还敢来求亲,父皇居然还答应了,我实在是搞不懂。我求父皇收回成命,但父皇根本不搭理我,现在能阻止这场和亲的人,也只有大哥你了!”

我听完二皇子的话,心中的怒火,腾地一下就起来了。看来昨天晚上,那皇帝和夏国使者说的事情就是这件事了。这皇帝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牺牲自己的女儿,这皇家果然没有什么亲情可言,女性都是被当作了换取利益的筹码了,真是太可悲了!

这公主要是换做旁人也就算了,竟然是长乐,师傅的二重身,我一直都下不了手去杀她,拿走她的灵魂,现在她老子,大唐的皇帝,居然要把她给当作一个换取利益的筹码,嫁给夏国皇子那个人渣,这我要是让他得逞了,那我的刘姓,从此就倒过来写。

这马车我感觉跑得太慢了,我一把抓起二皇子,自己破开马车的车顶,带他御剑飞行,直奔皇宫而去。

二皇子差点被我的举动给吓死,飘在空中的他,紧紧地抱着我,有种死都不会放手的感觉,闭着双眼,整个人瑟瑟发抖!

很快我们便到了皇宫大殿的上方,值守的侍卫们看到有人突然从天而降,落在大殿门口,都吃了一惊,纷纷拔出武器,对准了我们。

不过最后在看清是我和二皇子后,才缓解了一下紧张的气氛,但并没有把武器收起来,依然警惕地盯着我俩。

我对此并没有在意多少,这些人也是职责所在,理所应当。我拍拍惊魂未定的二皇子,揪着他直奔大殿而来。

进得殿内,只见一群大臣分列在两边,中间是夏国的使团,大殿正前方台阶上的龙椅之中,坐着萧子轩的二重身,大唐的皇帝。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我和二皇子到来的动静,都转头朝后,看向被侍卫用武器戒备着,手里拽着二皇子,从门口走进来的我。

皇帝看到这个情况,不禁皱了皱眉,指着那些侍卫们,疑惑地向我问道:“刘供奉这是何意啊?”

我走到那几个夏国使臣旁边,平静地说道:“哦,你说这些侍卫啊,他们就是被我从天上飞下来的时候,吓着了,没别的事情,以后习惯就好了!”

“那他这是怎么了?”皇帝指着我拽着的二皇子问道。

“他呀,第一次飞,难免有些紧张,现在这样很正常,待会儿就好了!”我依然用十分平淡的语气说道。

皇帝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向我说道:“刘供奉来的正好,朕正和众人商量唐夏两国结亲的事情,你对长乐有如兄长一般,你也正好可以给出出主意!”

我冷笑一声,目光冰冷地看着上边龙椅上坐着的皇帝,说道:“是吗?我也正好是为此事来的,你确定要把长乐嫁出去?”

皇帝点点头,回应道:“没错,我唐夏两国世代交好,那夏国的三皇子也是一表人材,人中龙凤,将来有望成为下一代的夏国皇帝,长乐嫁过去,将来很可能就是夏国的皇后,朕想她一定会很高兴接受朕给她安排的这门婚事的。”

“呵呵,那意思是这件事你还没跟长乐说,根本没有问过她的想法吧?你怎么就知道她会高兴?你难道忘了上次那小子差点侮辱了长乐的事儿了吗?”我向皇帝质问道。

皇帝笑着回应道:“自古以来,子女的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朕已经决定把长乐嫁出去,由不得她不答应。至于上次的事情,那纯属误会,刘供奉就不必为此事担心了,等着喝喜酒就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