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刘供奉

等外边没了动静,在确认了小花已经走了之后,我拍拍胸口,舒缓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刚刚真怕那几个侍卫没能够将小花拦住,让她进来,那我可就悲剧了。

又巩固了一下自己的修为,在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之后,我离开了客栈。

外边的天色已经渐渐变得黑了下来,我先是去了皇后那里,找到了二皇子,跟他说我身体已经恢复了,二皇子十分高兴。正好到了晚饭时间,他让人准备了一桌好酒好菜,给我庆祝!

吃完饭后,二皇子提到了夏国使者的事情,我想了想,让人等了这么长时间了,确实不太好,于是就跟他去找他的老爹,大唐皇帝。

皇帝正在御书房批阅奏章,处理公务。二皇子现在是皇帝面前的红人,在大皇子李翔被囚之后,他已经成了大唐太子的热门人选,只是因为现在的皇帝正值壮年,还没有立储的意思,不过凭二皇子的出身背景,只要没什么意外,将来的太子非二皇子莫属了。

门口当值的侍卫跟小太监,看到来的人是二皇子,都赶紧行礼拜见。那个小太监很有眼色地跑进去通报,不一会儿就小跑着出来,说皇帝正在和朝中的几位大人议事,可以让他进去旁听,而我却被拦住了,说是国家大事,我一个不属于朝臣的人,不能进去,若是不听,那就是公然违抗圣意,是要被杀头的。

我不屑地瞥了那小太监一眼,留在了门外。没有跟着进去,算是给二皇子一个面子,而且就算进去了,对于什么国家大事,我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也跟我没啥关系。

二皇子不好意思地跟我道了声抱歉,让我在外边先等等,他先进去跟皇帝说一声。

我无可置否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对此根本无所谓,让他放心。

我在外边也就等了一会儿,二皇子就出来喊我进去。我跟着他进去之后,发现那个夏国使者也在,看到我进来,还热情地朝我点头致意。

我出于礼貌冲他点点头,然后又冲皇帝一抱拳,算是打过了招呼。

皇帝对我的举动,并没有什么介意,笑着朝我率先说道:“刘先生的伤好点了吗?”

我点点头,回答道:“嗯,好多了!”

“那就好,上次的事,还多亏了刘先生的帮忙,不知我让嘉儿给你送去的供奉朝服,刘先生收到了没有?”皇帝目光炯炯地看着我说道。

那夏国使者一听,眉毛瞬间向上一挑,也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先是有点疑惑,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只是鬼老头认为这个不怎么重要,这段记忆也就是一闪而过,并没有引起我的关注。

我想了想回道:“哦,你说这个啊!不知道这个供奉是干啥的,每个月给多少钱呢?”

在场的众人被我的问题,问的都露出了十分无语的表情,皇帝哈哈一笑,打破了这有些尴尬的气氛,说道:“这大唐的供奉其实也不需要干啥,只是需要你在大唐遇到麻烦的时候,出面震慑一下敌人,当皇室或大唐出现像上次那样的,不可抗拒的外敌时,也需要你出面解决一下,别的时候,也就没什么事,你以前怎么样,还怎么样就行。至于供奉的俸禄,是到内务府按年支取,一年有三千两的俸银,外加一些修士所需要的修炼资源。每次出手,都有额外的报酬,不知刘先生觉得如何?”

我想了想,说道:“嗯,我觉得还行,这活儿我干了,钱什么时候能领?”

皇帝被我这么直接的回答给怔了一下,笑着说道:“只要刘供奉什么时候方便,随时都能去领。”

我立刻说道:“这么好?那你们先忙,我先去领个钱去!”

二皇子急忙拉住了我,说道:“现在内务府的人早下班回家了,大哥想领,得明天早上,内务府的人上班以后才行!”

我嫌弃地看向坐着的皇帝,说道:“这么大人了,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骗人,你羞不羞!”

皇帝一愣,一脸懵逼地看着我问道:“不知刘先生何出此言,朕何时骗过你啊?”

我冷笑道:“刚刚还说只要我方便,随时都能去领,那我现在就很方便,你们又告我说不能领,这不是忽悠老实人嘛!”

在场的众人都是无语地看着我,皇帝尴尬地一笑,说道:“这个,朕确实说过,是朕的错,朕向你道歉,在内务府的办公时间,你随时都可以去领!”

“这还差不多!”

皇帝擦了擦额头的汗,朝一旁的夏国使者说道:“使者刚刚的提议,朕觉得甚好,就这么定了吧!”

夏国使者上前一步,向皇帝施礼道:“多谢皇上的深明大义,外臣这就回去准备,明天就派人回去,告知我王这一喜讯。”

皇帝摸着鼻子下边那撇小胡子说道:“如此甚好!”

夏国使者又是一拜,说道:“外臣还有一事,需贵国的刘供奉帮忙。”

“哦,你指的是贵国使团的两位被刘供奉封禁了修为的大师吧,这事还需要麻烦刘供奉去跟使者走一趟了。”皇帝说道。

我无所谓地回道:“行啊,就是不知道使者愿意出多少钱?”

夏国使者被我问的一怔,脸色有些阴沉地对我说道:“不知刘供奉想要多少?”

“那我当然是越多越好了,不过我这人向来好说话。一口价,一个人五百两,两个人就是一千两,咱们这边一交钱,我就立马给你把禁制解了,使者觉得我这提议怎么样?”我一脸贱笑地看着夏国使者说道。

夏国使者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勉强一笑,对我说道:“这一个人五百两是不是太贵了一些,小人这次出来,身上并没有带那么多钱,刘供奉可否有个商量,便宜一些呢?”

我立刻回道:“这当然可以,带的钱不够的话,可以用东西来抵嘛,我反正是来者不拒的,至于价钱嘛,便宜也有便宜的解法,但有没有后遗症我可就不敢保证了。你也知道,这个做生意嘛,毕竟一文价钱一文货,是吧?”

夏国使者几乎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蹦出来,对我说道:“好,那就如你所说,什么时候能动手?”

我笑嘻嘻地回答道:“只要钱到位,我什么时候都行!”

“好!那咱们现在就走!”

我立刻高兴地回道:“好啊,这样最好了!”

夏国使者向皇帝拜别之后,我便跟皇帝和二皇子打了个招呼,跟着他出了皇宫,上了马车,朝驿站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