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和二皇子坦白

那个身影正是鬼老头。皇后有点心有余悸地问道:“这位先生是?”

二皇子上前回道:“母后,这位先生就是我先前跟您提到过的那位刘先生,就是他将儿臣体内那个封印的鬼物给除掉的。”

正要给宫女喂服丹药的鬼老头听到这句,脸上不由地闪过一丝尴尬,看着二皇子,心里道:“你说巧不巧,你体内那个被除掉的鬼,现在就在你面前!”

在一旁的公主也说道:“是的,母后,就是这位刘大哥,上次从那夏国皇子的魔抓下救了女儿。”

皇后看了看有点害羞的公主,会心一笑,说道:“真是多谢你了,刘先生!”

鬼老头站起来,无所谓地说道:“皇后娘娘言重了,二皇子与公主殿下都是我的至交好友,施以援手那是应该的。让刚才那鬼物逞凶,吓到了皇后娘娘和大家,真是在下的错!”

二皇子立刻道:“大哥何错之有,刚刚大哥又一次救了我的性命,应该奖赏才是!要错也是我的错,跟大哥没有关系!”

皇后笑道:“刘先生才是言重了,你刚刚救了我儿,又除去了冬梅身上的鬼物,是有大功才对,怎么会有过呢!来人!去取五十两来,赠予刘先生。”

鬼老头表面上高兴地谢过皇后,其实心里嘀咕着,老夫帮了你这么大的忙,才给五十两,这皇后也忒小气了。

可等那个宫女将五十两端出来的时候,他的牢骚瞬间就没了,因为那盘子里放着的是五十两黄金,根本不是他想的五十两白银。

鬼老头高兴地再次拜谢了皇后,将钱收了起来。

接下来又跟皇后寒暄了几句,然后鬼老头给那些先前被附身的宫女咬过的人,每人一颗解毒丹药。最后又留下一个药方给那个被鬼附身过的宫女,让照着这个方子吃药,不出半个月就能痊愈。

公主留下来和她母后说话,鬼老头跟二皇子便先告辞皇后,回到了二皇子的寝宫。

鬼老头思索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对二皇子说道:“那个谁……”

正在处理公务的二皇子扭过头问道:“是在叫我吗?”

“没错,就是你。你想不想知道当年是谁把鬼召唤到你身上的?”

二皇子被他的话说的一愣,然后突然激动起来,大声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我身上的那个鬼是有人召唤出来的?”

“没错,因为我就是那个鬼!”鬼老头这次一本正紧地说道。

二皇子瞬间拔出了宝剑,指着鬼老头,情绪激昂地说道:“你,你就是让我被认为是不详之人,附在我身上的鬼?”

鬼老头站起来,眼睛盯着二皇子,冷静地回答道:“没错,就是老夫!不过当年老夫也是受害者。”

二皇子惨笑一声,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你居然还说你也是受害者,哈哈,你知道这些年来,你害得我有多惨吗?你说你是受害者,真是可笑!大哥居然还骗我说已经将你除掉了,呵呵,好啊,你们俩串通好了来骗我!亏我还把他当作最好的兄弟,他竟然这样对我,好啊!真是好啊!”

鬼老头看着二皇子难受的样子,自己心里也有点难过,他解释道:“这个不能怪这小子,他是真心在帮你,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他没有杀我,也只是觉得我实力强,收我做一个他的打手罢了,并不是想要害你!”

“少废话,恶鬼,拿命来!”

二皇子说着就一剑向鬼老头刺去,但就他这刚到天师中期的实力,哪里是已经晋级到鬼将级别的鬼老头的对手。二皇子的剑直接被鬼老头伸出两根手指给夹住了,任他怎么用力都拔不出来。

鬼老头无奈地对他说道:“你冷静一点,把剑放下,听我把话说完!到时候你要是还想杀老夫,那老夫绝不还手,任你宰割,怎么样?”

二皇子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实力不如人,只能被迫听完鬼老头讲的一切。

于是,鬼老头将当初跟我说的那些话,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二皇子。说完后,静静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决定。

二皇子听完鬼老头的讲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说话。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整个人生观都发生了崩塌,一下子真有点缓不过气来,呆呆地坐在那儿发愣。

鬼老头也不着急,坐在他对面,静静地看着他。

过了大约有二十几分钟,二皇子忽然抬起头向鬼老头问道:“你怎么能证明你所说的是真的?”

鬼老头想了想回答道:“具体我现在也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来证明,但我可以向天发誓,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如果有半句假话,就让我天打五雷轰!你也知道咱们修士,不管是人修还是鬼修,所发的誓言,就像是一道法旨,是断不可违背的,否则,是真的会天打五雷轰的!现在你相信我了吗?”

二皇子瞪着鬼老头,说道:“我相信你了!”

鬼老头如释重负般地舒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怀疑这件事也是大皇子那伙人干的,不过那时候他还小,肯定不是他动的手,但也一定和他脱不了干系。我想,除了那天被我杀了的那个黑衣人,肯定还有别的天师帮他们,只是我们还不知道。在这宫中,除了你们皇子之间需要竞争之外,就只剩你老子的妃子们了。俗话说最毒妇人心,虽然这句话说的不一定对,但女人一旦狠起来,那也是很可怕的!”

鬼老头说到这儿,有点心有余悸的感觉。

二皇子有些拿捏不准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当初将你召唤到我身上的人,是大皇子的母亲,纯妃娘娘?”

“这个我还不敢肯定,不过八九不离十吧,除了她,我也想不到别人了。你想想,她的儿子是众皇子中的老大,你们皇室在立储之上,一般都是立长为先,但你却是皇后的儿子,这样的话,就对大皇子的地位造成了很大的威胁,所以她应该会采取一些行动,来扫清你这个大皇子登基称帝的障碍。”

二皇子听完这番话之后,陷入了沉思。他以前也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但他一直不愿意将这种恶毒的事情与那个温柔、善良、待人真诚,从小到大对自己十分关心的纯妃娘娘联系到一起,他实在不敢想象,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大反差的性格!他以前一直不能理解,但经过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后,他似乎有些理解了,但他仍不愿去相信、去面对,因为骨子里的他还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孩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