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憋屈的国师

这地下通道中地形狭小复杂,很不利于作战,若是几十只还勉强可以应付,但这有将近二百多只的鬼兽,而且实力肯定不会比前边出现的鬼兽低,在这狭窄的通道中厮杀,完全是这些体型庞大的鬼兽们的天下,万一再来个两头夹攻,真就插翅难逃。很明智的办法就是将他们引到地面上,利用灵活的走位,将他们除掉。而且现在是白天,鬼物都惧怕阳光,不敢冲到地面上来。

到时候,他可以在入口处布下大阵,守株待兔,等着这些鬼兽晚上出来自投罗网。将它们屠杀殆尽后,李翔就没有了依仗,再杀他就易如反掌了。

可惜世事难料,事与愿违。当鬼老头跑出通道,回到地面上,他以为安全了的时候,后边的鬼兽居然也跟着冲了上来。

他们似乎根本不怕阳光的照射,疯狂地朝着鬼老头袭来,吓得他赶紧往外跑去。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皇宫里御林军立刻赶过来查看。但当他们忽然看到一群疯狂的巨兽的时候,只恨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唯恐跑得还不够快!

鬼老头心里很清楚,虽然这些鬼兽,自己可以对付的了,但杀完这些鬼兽之后,他肯定会精疲力竭。他必须留着力气,去面对李翔后续的阴招,他相信,这大皇子绝对不止现在这点实力。

所以,他带着这些鬼兽就往皇帝呆得地方跑去,这样的话,那国师必定得出来阻拦。而且大唐能屹立这么多年不倒,肯定不止国师这么一个高级修士,在皇宫跟皇帝受到危险的时候,一定会出来救场。

果然不出他所料,在快到金銮殿的时候,国师出现了。

“小子,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去抓大皇子了吗?”一看到正在前边奔跑着的我,后边还跟着一群怪兽,国师有点吃惊地问道。

鬼老头回道:“对啊,这不就换他抓我了嘛,这皇帝生了个好儿子啊!”

“那我们现在必须阻止这些怪兽,否则这皇宫就要毁于一旦了。”

鬼老头不屑地说道:“那又不关我的事,要阻止你自己去,我是不去,我还是保命要紧。”

“这祸是你惹出来的,你必须帮忙终结它。”

“有谁知道?有证据吗?”鬼老头边跑边问道。

国师竟被他问的无言以对。

远远地,鬼老头就看到大唐皇帝正在众人的保护下,朝一个方向撤退,他眼前一亮,立刻也向那个方向跑去。

国师十分无语地看着这货,恨得牙根都痒,但又没有办法,奈何打不过人家啊,你说气不气人。

作为大唐国的国师,他肯定不能放任这些鬼兽在皇宫内肆意横行,只能硬着头皮上,但他也不是那种能拿自己的命去拼的人,他想的是,自己上去阻挡一阵,等皇帝安全地撤走了,他再象征性地阻挡一下,也就撤下来,这样事后,也就没人会指责他这个国师不作为了。可哪知想法是好,但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坑货一样的队友啊!

鬼老头边跑边分析着现在的情况,如果国师上去阻挡那些鬼兽,这皇帝肯定能跑了,可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啊,直到现在,这皇宫里也就出现国师这么一个天师,按国师的尿性,肯定不会上去拼命的,这些鬼兽仍然活着,对于自己除掉大皇子的计划极为不利。

所以他就朝着正在快速撤退的皇帝大喊道:“陛下,大皇子造反了,这些鬼兽就是他放出来要杀您的,您看,他现在就在那儿!”

鬼老头指着站在最后边最大的鬼兽背上的大皇子,对不远处的皇帝喊着。

皇帝一听,也看到了后边满脸张狂的大皇子,面色立刻变得极为阴沉,大皇子也感觉到似乎有人在看自己,就下意识地朝那人看去。他看到是自己的父亲正在看自己,就朝着皇帝笑了笑,但这笑容却被皇帝理解为对他的嘲笑。他气愤地从怀中摸出一个圆球,毫不犹豫地用力捏碎了。

没过一会儿,鬼老头就感到从皇宫的四个方向传来四股天师大圆满的气息,正在向这里迅速地接近。

鬼老头嘿嘿一笑,心里想到:“终于出现了!”

这时那皇帝也不再跑了,停了下来,脸色阴沉地看着正在洋洋得意的大皇子,嘴里骂道:“孽畜!”

鬼老头站到皇帝跟前,附和道:“可不就是个孽畜吗?连自己亲老子都要杀!”

这时旁边的一个太监立刻对他喝道:“大胆!竟敢在皇上面前出言不逊!”

鬼老头看向那个太监,发现他就是上次在夏国使臣宴上,说过我的那个太监,于是就很不客气地对他说道:“死太监,老子忍你很久了,我跟皇上说话,跟你有个屁的关系,难道你和那大逆不道的大皇子是一伙的,见不得我说他?”

那太监一听,吓得立刻跪在了皇帝面前,磕头道:“陛下,老奴绝没有和那大皇子有任何关系啊,还请陛下明察,不要被这奸佞小人蒙蔽了!”那太监说完还恶狠狠地瞪了鬼老头一眼。

皇帝很不耐烦地说道:“滚一边去!”

这皇帝现在正为这大皇子造反的事儿闹心呢,根本没心思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这时,那四个天师大圆满的修士已经跟国师会合,与那些鬼兽战在了一起。

后边的大皇子见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就要下令撤退。

鬼老头一看,不能让这货就这么跑了,于是朝国师大喊道:“国师,那小子要跑,快拦住他!”

国师听到他的话,想掐死他的心都有。本来国师就想糊弄一下,杀几个鬼兽,意思意思就行了,没必要在这儿拼命,更何况皇室的守护者也来了,更没必要在这儿耗着,正准备撤到皇帝身边,以保护他的理由待在后边,没想到鬼老头无耻地对他喊了这么一句,众目睽睽之下,他作为国师必须得硬着头皮去。

因为鬼老头现在是附在我身上,所以国师在心里咒骂着我的祖宗十八代,朝着准备撤退的大皇子飞身过去,大喝一声:“贼子,休走!”,然后一道剑气打出,直奔大皇子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