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老陈之死

鬼老头附身于我,没有被国师看出来,是因为他本身实力就与国师相当,又是我自愿的,而且自从我修炼了《脱胎换骨功》后,就能自动收敛气息,鬼老头附在我身上后,这功法强大到将他身上的阴气都收敛了起来,除非实力超过他两个境界以上,不然根本看不出来。

在把老陈送回衙门之后,又往皇宫方向走了一段,鬼老头说自己有事要办,就直接下了车,告辞了二皇子与国师。

然后他直奔老陈那个小情人住的地方,将她弄晕,在屋内等着老陈的到来。

这老陈果然是色中饿鬼,也就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便听到屋外传来老陈淫笑着的声音:“小宝贝,我来了!”

然后一进门就立刻把门关上,迫不及待地走到里屋,却忽然看到了床边坐着的我的身影,他的小情人躺在床上,没有动静。

老陈的脸色立刻变得十分尴尬,有点不自然地说道:“老刘,这么巧啊,你也在这儿。那啥,我就是路过进来看看,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啊!”

说完,抬腿就要走,鬼老头冷笑一声,说道:“站住!来都来了,别着急走啊,我还想着再看一场活春宫呢!”

老陈停下脚步,尴尬地转过身来,说道:“老刘,你也知道,男人嘛,这个,呵呵,你要是喜欢,我可以送给你嘛,只要你不说出去,咱们啥都好说!”

鬼老头不屑地看了床上的女子一眼,对老陈说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你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说吧,前天晚上的事情,你究竟有没有参与?”

老陈被问的一愣,挠挠头,疑惑地问道:“前天晚上?那不就是我带你去快活山庄的那天嘛,你不是跟大皇子是熟人,我带你去找了他,然后就走了啊!有什么问题吗?”

鬼老头盯着老陈看了一会儿,说道:“你和那大皇子是什么关系?”

老陈警惕地看着我,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我和大皇子就是单纯的同僚关系,并没有什么别的来往,那天带你去,也是受了他的嘱托,才去的,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鬼老头冷笑一声,站起来,走到老陈面前,看着他说道:“我想的那样?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怎么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你若不是心里有鬼,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我哪里紧张了,就是这里有点热,我有些喘不上气而已嘛。”老陈擦了擦头上的汗,不自然地说道。

“我劝你还是老实交待比较好,免得伤了咱们之间的和气。”鬼老头突然语气阴冷地说道。

“我知道的我都说了啊,你说咱们这关系,我能坑你吗?”老陈谄笑着说道。

鬼老头冷笑一声,厉声道:“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说完,只见他在老陈身上点了两下,老陈便不能动了。然后他又把床上的女子抱了下来,将她放在老陈的跟前,站好,从旁边的柜子上取下一把剪刀来,塞在女子的手中,接着他就握住女子的手,举起剪刀朝着老陈的肚子捅去。一下,两下,……足足捅了十几刀后,将老陈的穴道解开,老陈捂着肚子,瞪大眼睛,用手指着我,一脸的不可置信,然后栽倒在地,气绝身亡。

老陈死了之后,鬼老头就将那女子放倒在地上。这女子再有个五六分钟就能醒来,到时候她醒来,看到眼前这一幕,必定会尖叫出声,惊动周围的人们。当人们听到尖叫声,冲进来查看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就会看到地上老陈的尸体和这女子坐在地上,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双手,浑身颤抖,眼中带泪,那把凶器剪刀掉在她的身旁的凶案现场。

鬼老头清理了现场自己的所有痕迹,到时候大唐的京城府尹被人杀死,而死亡的地方在他的小情人家中,据现场的目击者描述和捕快仵作现场的勘验,也只会认定凶手就是那个小情人。

像这种朝中大员,死在了情人家中,这种有伤朝廷颜面的事情,朝廷肯定不想大肆宣传,必定会封锁消息,限定官府时限破案。到时候那主管此案的官员,因为一时查不到别的线索,肯定为了能在规定期限内破获此案,自己不受责罚,会将此女子定为杀人凶手,逼她签字画押。

即使那大皇子等人心里明知道是我所为,也不会站出来指认的,鬼老头这招确实够毒。

不过对于他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举动,我是举双手不赞成的,虽然老陈与李翔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但也罪不至死,唉!等我几十天后醒来,发现人已经死了,说啥也晚了!

杀了老陈之后,鬼老头接着去了李翔在宫外的府邸,但却扑了个空,李翔并没有在府中。

那个快活山庄,他没有去,出了那天晚上的事,李翔又知道了我还没死,肯定不敢待在那里。

最后鬼老头到了皇宫附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放开神识,准备查看一下皇宫,没想到这皇宫之中有屏蔽神识的东西与阵法,修为所限,他并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鬼老头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思索了起来。

这李翔作为唐国的大皇子,权势通天,金钱无数,肯定不止一个住处,他知道我没死之后,一定是躲了起来,怕我找他报仇,毕竟我的实力在这个世界,那是基本属于无敌状态。

除非他再像上次那样,找两个实力强悍的鬼物出来,不然根本伤不了我,但鬼卒级别以上的鬼物可不是说找就能找来的,而且还得能在控制范围之内,就这个世界的实力水平,很难办到。

眼下也只有去找国师跟二皇子帮忙了,尤其是国师那老头,他在这唐国当国师多年,根深蒂固,让他帮忙找李翔,肯定比鬼老头自己找容易的多。

于是鬼老头飞进皇宫之中,直奔国师的住所。这国师正在自己的房里研究棋道,看到我又来了,十分地不高兴,别过脸去,假装没看见,继续研究他的棋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