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被鬼老头附身

鬼老头将我扶到了梦魇的背上,快速地离开了这里。

果然,在我们离开不久,就又有一伙黑衣人到了废墟处,将现场的尸体和打斗痕迹处理干净后,迅速地离开了。

这处山庄距离京城还是有段距离的,就在梦魇驮着我走到一半的时候,天色泛起了光亮,太阳就要出来了,鬼老头尚且还可以在太阳光下支撑一会儿,但梦魇的修为不够,被太阳光一照,必定会灰飞烟灭。

而且这时候,绝命丹的副作用已经全面爆发,我咬着牙坚持到现在,感觉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于是就让他俩停了下来。

我爬在梦魇背上,极为虚弱地对鬼老头说道:“老头,我估计是不行了,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我,需要你的帮助。”

鬼老头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嬉笑嘴脸,神色变得十分严肃,看着我说道:“小子你说吧,需要老夫做什么,我早已和你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你要是死了,那老夫我也会灰飞烟灭。老夫现在还不想死,只要能让你活命,老夫必定会倾尽全力去做。”

我脸色惨白地笑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现在只有让你附身到我身上,然后每日服用一颗回春丹和大还丹,再将我的身体每晚泡在由一颗洗髓丹和一包天机散溶解的热水中半个时辰,这样持续七七四十九天,我即可恢复,在这期间,就由你来操控我的身体,全力吸收药力疗伤,争取早日康复。”

鬼老头有点疑惑地问道:“老夫要是附在你身上,那你岂不是会被老夫身上的阴气侵蚀,对你的伤势更为不利?”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待会儿会服下一枚玄机丹,有此丹药护体,可保我半年之内不会被鬼气所染。”

“好,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老夫也已多年没感受过有肉身的感觉了,正好借你的身体过过瘾,哈哈哈!”

鬼老头在我服下玄机丹之后,附在了我身上,然后我给自己的灵魂封印起来,在四十九天之后将自动解开此封印,苏醒过来。

让鬼老头附身于我,也是没办法的事,刚刚发生的事情,我绝对是又被李翔算计了,如果我重伤昏迷,让李翔知道了,那必定会被他找到,再次派人袭杀,到时候我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只能等死,而且有可能还会连累到小花和李若兰,所以只能让鬼老头将我附身,一是可以迷惑李翔,让他以为我没有任何事情,不是他能对付的,使他不敢轻举妄动,二是由鬼老头附身之后,他不会因为我的身体状况,而失去战斗力和行动能力,可以有效地保护我和帮我疗伤,一举两得。

李翔这次算计了我,这点我早该想到的,可惜我还是把人想的太简单来了,我以为他上辈子坑了我一次,作为多年的老同学,会有一丝的愧疚感,没想到,他一点都没变,依然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上次在宫门口,他的人和我起了冲突,发现我和二皇子在一起,认为我是二皇子一派的,不过我确实和二皇子是一边的,便想打感情牌拉拢我,但没拉拢成功,就下决心要除掉我,剪掉二皇子的一个羽翼,怕是我的一切想法都已经在他们的算计之内了,看似是我要他将山庄内的人清空,其实我不说,他们也会那么做,这样的话,等我和那两只鬼物拼个两败俱伤之后,他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来除掉我。

只是他们没想到,我会有鬼老头和梦魇这两个帮手,我实力也超出了他们的预期,才导致除掉我的这个计划最后功亏一篑。

不过此计确实够缜密,一步一步地将我带入了坑中,让我防不胜防,不知道老陈在这当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只是一个传话的,还是早就知道这个计划?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老陈这人心机确实够深,演技那绝对是影帝级的。

由于鬼老头跟我已经有段日子了,对我的一些事情还是比较了解的,他先是将装梦魇的小瓶子取了出来,将它装了进去,然后伸了个懒腰,舒服地说道:“还是当人的感觉好啊!”

这时候太阳正好升了起来,一道阳光射来,鬼老头下意识抬手去挡,只感觉手上传来些许温暖,他缓缓地将手放了下来,低头看着我的双手,哈哈大笑起来。

“我都忘了,老夫现在是活人了,哈哈哈......”

鬼老头适应了一会儿,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有要事要办,收起激动的心情,先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清理了一下身上的血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往京城的方向行去。

进城之后,鬼老头并没有按我说的,先去找二皇子,而是直奔老陈的府衙。到了府衙附近,他先是用神识探查一下老陈的位置,找到老陈之后,便开始到旁边的茶摊,耐心地等待着老陈下一步的行动。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老陈从府衙之中走了出来,没带任何人,还是换的便装,鬼鬼祟祟的,不知是要去见谁。

鬼老头悄悄地跟了上去,七绕八拐之后,到了一处巷子里的民宅门口。老陈朝四周警惕地看了看,确定没人跟踪之后,推开门,一个闪身进了院中。

鬼老头从巷子口的墙后走了出来,一个闪身,飞上了那间房子的屋顶,揭开屋顶上的一块瓦片,朝屋中看去。

只听见老陈一进门,就急不可耐地说道:“小宝贝,我来了,你可想死本官了!”

一个身材样貌都十分不错的女子,从里屋出来,走到老陈的面前,被老陈一把抱住,就是一顿乱啃。

那女子推开老陈,娇媚地说道:“死鬼,这一大清早,你就这么猴急,人家还没睡醒呢!”

老陈嘿嘿地淫笑着,说道:“那咱们就去接着睡,这次由我陪你一起睡,你肯定能睡的更香。”

女子被老陈一把抱起,朝里屋走去,咯咯地娇媚地笑道:“讨厌!死鬼!嗯.......”

然后里边就传来一阵少儿不宜,不可描述的动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