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鬼婴

到了晚上,我和师傅按照和李翔约好的时间,到了他家的KTV门口。平时热闹非凡的地方,现在变得大门紧闭,萧瑟冷清。

“真是世事无常啊!”我不禁感叹道。

师傅瞥了我一眼,鄙视地说道:“年纪轻轻的,毛还没长齐呢,瞎感叹什么!”

我心想,你不也就比我大一岁,你毛......,算了,当我没说。

没等多长时间,李翔也到了,他先是和我打了个招呼,然后看向旁边的师傅,疑惑地问道:“这就你说的那位大师?”

“对啊,这是我师傅,乔欣雨,乔大师。”我介绍道。

李翔上下打量了一下师傅,皱着眉头对我说道:“小磊,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她今年多大了,看上去和咱们也差不了多少吧,怎么可能是大师呢,你不是拿我寻开心呢吧?”

“我骗你干啥,咱们认识这么久,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我是好不容易才把我师傅请过来的,一般人想请她都请不到的。我师傅是年轻点,但人不可貌相,年龄并不能代表能力。”我解释道。

李翔还是不太相信,将信将疑地对我说道:“行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让她试试,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不行,或是出了什么事,我可是不负责啊!”

听到李翔这么说,师傅看上去应该是生气了,对我说道:“既然人家不欢迎我,咱们又何必触这个霉头呢?走吧,小磊。”然后大步向前走去,我赶紧上去把她拉住,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李翔也不是故意的,他是我的朋友,您就当帮我的忙,别和他一般计较,况且还有钱呢,十万呐师傅,十万,你好好想想。”

“哼!看在钱的面子上,我就暂且不跟他计较,不过他要是再不识抬举,那我就拍拍屁股走人,他爱咋办咋办。”师傅傲娇地说道。

我又跟李翔说了几句之后,拉着师傅跟李翔进了KTV。

刚刚在外面感觉还不是那么强烈,进来之后,里面的阴气格外地浓重。看来这次又是个大活,就是不知道是个什么等级的鬼,不过有师傅在,分分钟灭了它们,根本不用担心。

师傅在大厅用神识搜寻了一遍整个KTV后,对我们说道:“这次的这个家伙,不是很好对付,待会儿小磊你保护好你的同学,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不准靠得太近。”

我回答道:“好”!然后就看李翔用不屑的眼神看了师傅几眼,又想说什么不好听的话,我赶紧拉住了他,他才没说出来。

远远地跟在师傅的后面,我们来到了KTV的二楼。二楼是招待贵宾用的,装修的十分豪华。只见师傅走到一间包房外,取出一张符,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啪”地一声将其贴在了包房的门上,接着就推门进去了。

过了大约一分钟,里边就传出了不似人声的惨叫声,声音特别尖,而且很刺耳,弄得人很不舒服。我拉着李翔往后退了几步,李翔也从刚刚的不屑一顾的样子变得肃然起来,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胳膊,紧张地盯着包房的门,不敢出声。

只听得包房里不住地传出惨叫跟打斗的声音,而且越来越高,越来越频繁。突然,包房门上的那张符纸燃烧了起来,一道鬼影从门里窜了出来,直奔我们这边。

我立刻取出师公送我的那把剑,挡在李翔前面。鬼影的速度很快,我刚站好便扑了过来,我赶紧举剑抵挡,但它的力气真的很大,我直接就被撞飞了出去。躲在我后面的李翔见状,吓得腿一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全身不住地在发抖,眼看鬼物就要扑在了他的身上,我想上去阻止根本来不及,这时候一道寒光从鬼物的后面射了过来,直接刺穿了它,将它定在了墙上。

鬼物在上边不停地挣扎着,怒吼,想要挣脱出来,但师傅根本不给它这个机会,“啪啪”两张灵符贴了上去,鬼物就安静了下来,不动弹了。这下我才看清这个鬼物的样子,它状似婴儿,有着血盆大口,满嘴的獠牙,长着两只硕大的白眼珠子,皮肤乌青,光头,头顶上布满了一条条青色的血管一样的东西,甚是恐怖。

“呐!这就是那个鬼物,叫做鬼婴,是一种胎死腹中的婴儿形成的,天生怨气极重,实力很强,这只已经修炼到了鬼卒,再给它一点时间,怕是能突破到鬼将,到时候就更不好收拾了。”师傅站在鬼婴面前,对着地上还在不住发抖的李翔说道。

我走过去把李翔扶了起来,对他说道:“李翔,没事了,鬼婴已经被我师傅收服了。”然后左手抵在他的后心输了一口灵气过去,李翔这才缓了过来,喘着粗气说道:“太他娘的吓人了,美女,不,大师,你才是真正的大师啊,刚才多亏您及时赶到,不然我这小命儿就没了,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您。”

“不用这么客气,给钱就行,其实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师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李翔说道。

“对对对,钱,这张卡里有十万块钱,不够的话,我明天再给您送过去。”李翔赶紧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双手递给了师傅。

“看在你是小磊同学的份上,这些就够了,我也就不计较你一开始对我的不恭敬了,下次再有什么事,就直接联系小磊,只要价钱合适,没有我乔欣雨办不了的鬼。”师傅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傲娇地对李翔说道。

“那是,那是,大师您真是心胸宽广,不与我这小人物计较,一看就是得道高人,改天,不,明天,明天我做东,请您和小磊去碧海蓝天大酒店吃饭,到时候我派车去接您,您看怎么样?”李翔对师傅毕恭毕敬地说道。

“吃饭呐,行吧,明天中午到学校门口接我们就行,其实我和你是一个学校的,是你的学姐。”师傅说道。

“那敢情好,学姐那咱们以后可得多走动走动,您以后可得在学校多照着我点,哈哈!”李翔一脸谄媚地对师傅说道。

我看着两人你来我往地打着官腔,真是有种想吐的感觉,尤其是李翔那张谄媚的嘴脸,让我真是对他刮目相看了,也对,毕竟从小生活在这种酒吧KTV的环境中,这样也正常。

师傅将剑收了起来,然后念了一段往生咒,将这个鬼婴超度之后,鬼婴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这鬼婴虽然作恶多端,但毕竟也是身世凄惨,超度了它,让它下辈子投个好胎,也算是功德一件。

离开了KTV,李翔派人将我和师傅送了回去。到家之后,我问师傅,她一个真人境界的修士,马上就要突破到真君境界的高手,怎么会跟一个鬼卒打了那么久,最后还让它跑了出来,差点伤了我和李翔。

师傅一脸得意地笑道:“谁叫那小子对我出言不逊,不整整他,怎么能让他知道我的厉害,看他下次还敢不敢。”

“那我也在外边的呢好吧,它要出来把我伤了怎么办?我可是你的亲徒弟啊,师傅!”

“一开始在外边我就拿符把它镇住了,进去那么长时间我就是为了把戏演得真一点,其实那鬼婴早就被我控制了,怎么可能让它把你伤了。”师傅笑嘻嘻地说道。

我......,好吧,师傅你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