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冲突

公主擦了擦眼泪,抬起头哽咽地对我说道:“刚刚我和小玉正在这凉亭中乘凉,那个登徒子就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先是在言语上调戏于我,我和小玉不愿理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就拦住了我,开始对我动手动脚,小玉去拉他,被他打倒在地。就在他准备对我也动粗的时候,你们就来了!对了,小玉,小玉你怎么样了?”公主说着说着,想起了她晕倒在一边的侍女,跑过去,抱起了她,查看她的情况。

二皇子听完,气得把我送他的法器宝剑拿了出来,举剑就要上去砍了那个男的,我赶忙拦住了他。

“大哥,你别拦我,我要一剑劈了这个畜生!”

“你冷静一下,既然你说这人是夏国使团的人,还能在这宫中随意走动,有胆量调戏公主,身上又有灵力护体,身份必定不简单。我们需要先搞清楚此人的身份,再做定夺。”

“那大哥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此人现在已经重伤昏迷,暂时无法唤醒,既然今晚你父皇正在宴请夏国的使团,我们不如就将此人带去宴会之上,让你父皇来决定,正好我们也可以知道此人的身份,到时候咱们再见机行事。”

“好,就听大哥的!”二皇子又转向旁边的公主,继续说道:“芳仪,咱们这就把这个畜生,带到宴会之上,去找父皇为你作主。”

公主扶起已经醒来的侍女,说道:“小妹都听二哥的。”

然后我走过去,一把将地上的男子提起来,由二皇子在前边带路,朝宴会的地方走去。

到了地方,有守卫进去禀报,不一会儿,那个守卫便出来,说我们可以进去了。

我一只手提着男子,迈步跟在二皇子和公主身后,走进了大厅之内。

二皇子三人走上前,跪倒在地,对正前方身穿龙袍的中年人拜道:“儿臣(奴婢)拜见父皇(皇上)!”

我将手里的男子扔在地上,抬头看向前方的唐国皇帝。这一看,不由地让我两眼冒火,双手握拳,差点就冲上去当场暴揍。

坐在上座的唐国的皇帝,竟然是萧子轩那卑鄙小人的二重身。看着他那张十分欠揍的脸,我的恨意瞬间就涌了上来,但我知道这不是真的萧子轩,只是长得和他一样而已。

我强行按下心中的怒火,使自己平静下来。这时候,站在皇帝一旁的太监,忽然厉声喝道:“大胆,见到皇帝陛下,竟敢不下跪拜见,来人呐,将这个大不敬之人拿下!”

皇帝摆了摆手,双眼盯着我,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不向寡人行礼?”

我冷笑一声,说道:“我就是一介草民,早年有幸遇到一位高人,学了点道术,修为嘛,马马虎虎还算可以。我这人只拜天拜地拜父母长辈,至于旁人嘛,那就看心情了。”

“大胆!”那太监又对我喝道。

皇帝又一摆手,示意他没事,继续向我问道:“看来你是位修士了,那就不用遵守那些虚礼了。不知你跟我这一对儿女来此,有何目的?”

“目的嘛!这就得问地上爬着的这个人了!”

“哦?地上之人是谁,抬过来让寡人瞧瞧!”

立刻有人上来将地上爬着的男子抬到了皇帝的面前,平放在了地上。

在场的人都朝那人看去,其中一个坐的离皇帝较近的老头惊呼道:“殿下!您这是怎么了,是谁把您打成这样的?”

老头说着,就急忙从案几后边走了出来,到了男子跟前,将他扶起,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胸口之上。我定睛一看,这老头原来是个修士啊,修为也是天师后期大圆满,和那国师差不多。我扫视了一下在场的人,发现那个国师也在,看我看向他,举起手朝我晃着打招呼,我白了他一眼。又在刚刚走出来那老头的座位旁边,发现一个天师后期的中年修士,从打扮和那老头刚刚的举止上来看,应该就是夏国使团的人了。

那老头给男子输了一会儿灵力,稳定了他的伤势后,站起来,眼神凶狠地朝我们这边看来。

这时候皇帝说话了,“芳仪,你们先起来吧!给朕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地上跪着的三人谢了皇帝之后,站了起来,公主就将刚刚在花园发生的事情对皇帝又描述了一遍。此时她已经镇定了下来,将事情的经过描述的更加详细,侍女跟二皇子还进行了一些补充。

在场的众人听完之后,顿时议论纷纷。那凶狠地看着我们的夏国老头,转过身朝皇帝一拜,说道:“皇帝陛下,这些人简直一派胡言,我国的三皇子殿下,根本不可能是他们口中的浪荡之徒,定是这女子看上了三皇子,勾引他未遂,就伙同她的几个同伙将他打成了重伤,还请皇帝陛下严惩这些恶徒,为我们做主!”

果然这些老头,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真会颠倒黑白。

皇帝“啪”得一声,右手重重地拍在了面前的案几上,怒道:“岂有此理!你是在说朕的女儿,大唐的长乐公主殿下,会去勾引你们夏国的三皇子吗?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污蔑我大唐公主的清白,来人,给朕将此人拿下!”

夏国使团的人见状,瞬间都站了起来,老头也眼神凌厉地看向面前的唐国皇帝,那国师也慢悠悠地站了起来。顿时大殿中剑拔弩张,气氛变得十分紧张。

这时候,那国师朝我挤眉弄眼,意思是让我上去把那夏国的老头给拿下,他去把夏国另一个天师后期的修士拿下。

嘿!你让我去我就去呀,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再说,要是那夏国老头能把这皇帝给杀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虽然我第一次见这皇帝,不知道他的为人,但历史上的皇帝能有几个好货,都是心狠腹黑之人,况且他还是那萧子轩的二重身,我才不会去管他的死活呢!

我扭过头,没理国师,国师顿时急了,他知道这皇帝要是在他面前出事了,那他肯定得吃不了兜着走,死到不至于,但以后他的日子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好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