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极品国师

我赶紧拉上二皇子,出门去寻找他这个让人十分无语的师傅。

我俩出了大门,沿着面前这条道路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国师的任何踪迹,于是我停了下来,放开了神识,终于在一座二层楼的楼顶发现了他。

当我和二皇子赶到的时候,那国师正站在楼顶的边缘,低着头看着地上,感觉下一刻就要跳下来似的。

这地方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荒无人烟,杂草丛生的,极为僻静,国师这老东西估计也是怕别人看到他这样,面子上挂不住吧!

这时候,二皇子朝楼上的国师喊道:“师傅,你在那儿干什么呢?快下来,有什么事,咱们都好商量!”

国师抬起头看向我们,一脸的生无可恋,叹息一声说道:“不必劝我,我死意已决,我死后你要好好修炼,照顾你的师弟师妹们,为师去也!”

说着就要往下跳,二皇子惊呼一声,想要冲上去接人,我一把拉住了他,鄙夷地看着上边的国师,轻笑一声说道:“喂!老头,别装了,就这点高度,普通人跳下来都不一定能摔死,你一个天师大圆满的修士,还跳楼自杀,骗谁呢!”

国师一听,气得指着我说道:“你,你,你这个小子,先是在我徒弟面前折损于我,现在又出言诋毁,气死我也!不活了,没脸活了!”

我仍然鄙视地对他说道:“你要死就快点,我这还赶着吃晚饭呢,没时间在这儿跟你这老头耗着!”

国师被我的话,气得捶胸顿足,但就是没一点要下来的意思,我更加鄙夷地对他说道:“你到底死不死啊?不死的话我就走了,老弟,走,大哥请你吃好吃的去,听说最近新开的一家馆子不错......”

我拉起二皇子就要走,楼顶上的国师急了,喊道:“只要你答应把先前要给我的东西给了我,我就不死了,要不然,本国师今天就非死不可。我要是死了,这大唐国的皇帝,肯定会把怨气撒到你身上,到时候,你在这大唐国可就没有立足之地了,嘿嘿!”

这老头够贱的啊,这种损招都能想出来,也是绝了。我转过身,对他不屑地说道:“这个世界上又不是就有一个唐国,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去另外两个国家转转,反正我也没去过,正好去瞅瞅!”

老头没想到我这么不好对付,沉吟了一会儿,又说道:“就算你走了,那你旁边这小子,我这个傻徒弟,他可是唐国的二皇子,他也能跟着你跑到别的国家吗?他要是不走,那肯定会被当做谋害我的帮凶,到时候,他那腹黑的老子,肯定得把他给弄死了,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

我尼玛,老头,你够狠,连自己的徒弟都不放过,我冷声对他说道:“行,算你狠,东西我可以给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国师一听,立刻兴奋地回道:“只要你能把东西给我,别说答应你一个条件,你就是让我去把那皇帝给杀了,我也愿意!”

嘿!这货真够贱的,竟然还当着别人儿子的面,说要弄死他老爸,虽然这老爸对这儿子很不咋地,那也让这二皇子面色十分地不好看。

我轻笑一声,说道:“我对杀皇帝没兴趣,我需要你帮我找一个人,利用你所有的资源,帮我找到此人,事成之后,我还可以再给你一把上品灵器。”

国师听到后,更加兴奋了,立刻满口答应道:“好说,好说,咱就这么说定了,为了保险起见,你还是起个誓为好!”

我按他的意思,发了个誓,国师这才放下心来,很轻松地就从楼顶跳了下来,小跑到我跟前,一伸手,说道:“拿来吧!”

我对他翻了个白眼,这老东西真是贱到家了,估计从一开始看到我送二皇子的东西起,就开始算计上我了吧,得!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我可得对这精于算计的国师小心提防着点,不然不知道哪天就又被他给坑了。

我从纳戒中取出一把中品灵器和一个纳戒,放到了国师的手上,同时拿出师傅的画像,十分严肃地对他说道:“我要你找的就是这个人,只要你能帮我找到她,那上品灵器就是你的了。”

国师接过画像,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眉头微微皱起,有点疑惑地说道:“这个画中的女子,看着十分眼熟啊,就是一下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

然后他把画像递给旁边的二皇子,说道:“你看看,你认不认识!”

二皇子接过画像一看,“咦”了一声,向我问道:“大哥,你怎么会有我皇妹的画像呢?”

我听到他这么一说,不由得一愣,疑惑地问道:“你皇妹?你是说这画中的女子是你的妹妹,是这唐国的公主?”

二皇子立刻答道:“对啊,这画中的女子和我皇妹芳仪长得一模一样,她和我都是我母后的孩子,是我的亲妹子。大哥,你怎么会有我皇妹的画像啊?难道说你对她......”

二皇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摇摇头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幅画像是我的一位故人给我的,她让我找到这画中的女子,多多关照于她,至于我这位故人是谁,我就不便说与你们了!”

我没想到师傅的二重身竟然会是这唐国的公主,所以我就编了个谎话,至于能不能骗过他们,那我就不管了,反正我已经知道了师傅二重身的下落,到时候找到她,暗中收了她的灵魂,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谁也不知道是我干的,然后再找个机会离开这唐国,去隔壁的秦国,然后将修为提升到真君境,到时候打开小满留给我的那本书,找到这个世界的本源之物,再把那条傻狗找见,想办法炼个神梭出来,就起身去另一个世界接着找师傅的另一个二重身和世界本源之物。

二皇子听我说完,忽然有点焦急地问道:“那大哥可否知道,你的这位故人跟皇妹的关系呢?她人在何方呢?”

我对他表现出的焦急情绪,十分疑惑,向他问道:“怎么了?你为何会表现的这么焦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