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皇宫门口的遭遇

下午五点多,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了我所住客栈的门口,一位衣着华贵的年轻公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是二皇子李嘉。

他是来接我入宫的,我随他上了马车,直奔东边的皇城而去。

要说这京城确实够大,从西城的客栈到东城的皇宫,马车走了有半个多小时才到。到了宫门口,马车停了下来,二皇子撩开车帘,对守门的兵士说道:“是我,快放行!”

这几个守门的兵士似乎对二皇子的话不以为然,有点嚣张地说道:“大皇子有令,今晚皇上要接见夏国来的使臣,所有人等,必须在此下车,接受检查。”

二皇子听完,脸色变得涨红,尴尬地对我说道:“大哥,让你见笑了,咱们得下车,配合他们检查。”

然后他便率先跳下了车,我跟在他后边,也下了车。

两个兵士把马车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然后转过身来,说道:“车上没有任何异常,接下来还需要搜身,麻烦二皇子殿下配合一下。”

我一看这情况,再结合鬼老头跟我说过的这二皇子的境遇,便一切都了然了。这二皇子虽然被视作不祥之人,不受皇帝喜见,但毕竟也是个皇子,他母亲还是皇后,师傅也是当朝国师,没想到连一个小小的守门兵士,竟然都敢对他如此无礼,看来除了他的境遇,跟他这软弱的性格也有很大的关系。

我看这两个兵士就要过来搜身,直接怒道:“你们敢!一个小小的守城兵卒,竟然对一位皇子如此无礼,你们不怕死吗?”

两个兵士看了我一眼,有点疑惑地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是?”

二皇子赶忙回答道:“这是我的朋友,是我请来的贵客,你们快点搜,搜完我们还有要事要办。”

那两个兵士听后,相互对视一眼,就要上来搜我们的身。我没想到嘉哥的二重身会是如此懦弱之人,真是丢嘉哥的脸啊!我一把将二皇子拉到身后,对着那上来准备搜身的二人,每人就是一脚,踹倒在地,并说道:“什么东西!也敢搜你刘大爷的身,也多亏这是在皇宫,要是在别处,老子要了你们的小命,还不快滚!”

二人倒在地上,疼的直哼哼,听我这么一说,爬起来就跑。我转身对二皇子说道:“好了,咱们走吧!”

二皇子有点犹豫道:“大哥,咱们这样做好吗?他们毕竟是大皇子的人,咱们就这么打了人,怕是不好跟他交待啊!”

“交待个屁啊!你说你一个堂堂的皇子,居然能被个小小的守门兵卒给欺负了!你说你真是,还能再怂点吗?”

“大哥有所不知,我生来便是不祥之人,除了师傅跟母后,还有皇妹外,宫中上下,连带父王都不喜欢我。不瞒大哥说,我天生便有一种异能,可以与这天地之中的花草树木,飞禽走**流,我就是个怪物,而且出生时还被鬼物附身,要不是师傅相救,我早就死了。我注定就是个不为世间所容之人,他们这么对我也是应该的。”二皇子情绪十分低落地说道。

我听完后,气得大骂道:“狗屁!谁特么对你说的这些,愚昧,愚蠢至极!”

二皇子惊讶地看着我,说道:“大哥何出此言啊!”

我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对他说道:“你出生时,被那鬼物附身,那鬼物被我弄出来时候都跟我说了,他是被人强行召唤,才附到你身上的,必定是有人不愿看到你出生,想要加害于你,你是受害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至于你的天赋异能,那更是百年难得一遇,那是上天对你的眷恋。你天拒之子,怪物一说,纯属扯淡,你这些年都被人给耍了!你这个糊涂蛋呐!”

二皇子被我的话,惊得目瞪口呆,整个人傻愣在了原地。这时候,刚刚被我打跑的两个兵卒又回来了,后边还带着几个身穿甲胄,看上去十分威风的将军。

“大人,就是此人,我们奉命搜查,被他多番阻扰不说,还殴打了我们,还请大人为我二人作主。”那两个兵卒指着我,对领头的那个中年将军说道。

那个中年将军朝我走了过来,先是对二皇子一拜,问了一声好,然后转过来对我说道:“你是谁?为何无故殴打我的下属?”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说道:“怎么,打了小的,老的出来替出气了。我问你,是谁规定,当今皇子进出宫门还需搜身的?”

那人看了我一眼,说道:“这都是因为今晚皇帝陛下要宴请夏国使臣,为了安全起见,大皇子下令,所有进出皇宫之人,都要进行搜查,即便皇子公主也不例外。”

“这么说是我冤枉他们了,那这二人对二皇子语气傲慢,举止粗鲁,十分不敬,这又当如何?”

那将军立刻转身对后边的几人说道:“将这犯了大不敬之罪的二人,拉到一旁就地格杀,不得有误!”

后边的几人齐声答道:“是!”

那两个兵卒就真被拉到一边,跪倒在地,直接被人割断脖颈而死,血都喷出老远。

我看着眼前这个将军,面色依然十分平静,心中不由地说了一声,够狠,有种!

那将军转过来对我问道:“不知这位公子还有什么要说的?”

“没了,既然事情已了,那我和二皇子就不耽误将军了,这就走了。”

说完,我就准备拉起二皇子,上车走人,那将军笑着说道:“慢着!”

我看着他,表情不善地问道:“不知将军还有何吩咐?”

“冒犯皇子殿下的事情确实了了,但你无故殴打皇宫守门兵卒的事还没有完,这皇宫属于天子之地,打了守门的兵卒,就相当于打了当今皇帝陛下的脸,你可知罪!”那将军忽然变了脸厉声说道。

我一看,这事儿看来是不能善了了,也罢,大不了这皇宫我就不去了,找师傅二重身的事,我自己来办,至于这人说的什么打了当今皇帝的脸,真是会扣帽子,我就是真打了那皇帝的脸,他又能把我怎么着,老子就是这么嚣张,这么刚,谁叫我修为高呢,哎!我就是膨胀了,怎么着吧!

我对那将军不屑地说道:“那又如何,难道你也要把我拉到那儿,当场杀了吗?”

那将军冲着皇宫方向抱拳道:“那倒不会,只是需要请这位公子,进那刑部大牢待上一段时日了,等哪天皇帝陛下有空了,审理此案,是死是活,全看陛下的意思。”

我冷哼一声,道:“那我要是不去呢?”

“那公子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就拔出了腰间的佩剑,他身后的一众士兵也都纷纷拔出剑来,指向了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