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差点挂了

我顺着台阶走下去后,发现这地下室还挺大,阴气果然很重。这时,我看到前面那个男人正拿着一把刀,准备对那个昏迷的女子扎下去,我赶紧大喝一声,提着剑冲了过去,想要阻止他,我以为他就是个普通人,我应该很容易就能打过他,没想到我与他刀剑一碰,一股大力传来,震得我手臂一阵发麻,剑差点都飞了出去。

男子转过身看向我,我这才发现他的双眼血红一片,面色铁青狰狞,像是恶魔一般。很显然是被强大的鬼物附身了,看来我这次是碰上硬茬了,不是很好对付。

我谨慎地和他拉开了距离,没有再冒然进攻,男子看着我狞笑着,举刀便向我冲来。他的速度很快,而且力大无穷,几个回合后,我发现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被他打得节节败退,逼到了墙角。再这样下去,我今天非死在这儿不可,必须得和他拉开距离,才能有时间施展九天神雷诀。

于是,我拼着受伤,胳膊上硬挨了一刀后冲了出来,迅速和他拉开距离,双手快速结印,嘴里同时念出咒语,发动了九天神雷诀。目前,以我的能力只能引下两道神雷,全都劈在了男子的身上,只听得一声凄厉地惨叫之后,男子轰然倒地。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现在我已经灵力耗尽,成了强弩之末,要是这两道雷没劈死他,那我就只有等死了。

我吃了颗恢复灵气的丹药,止住了胳膊上的血,站起身,走到女子的跟前,探了探她的鼻息,还有气,没有死,应该是被下了导致昏迷的药。我从纳戒中找出对症的丹药,准备给她服下,突然感觉背后有股强风袭来,瞬间一个闪身,躲了开来。定睛一看,应该被劈死的男子竟然又活了过来,刚刚便是他拿刀刺我,要不是我躲得快,现在就成了他的刀下亡魂了。

不过我现在灵力透支,已经没有再战之力。难道我今天是要死在这儿了吗?我就不应该跟师傅赌气,瞎跑出来捉什么鬼,要是这次我能活下来,肯定听师傅的话,再也不瞎逞能了。

男子又快速地向我冲了过来,我狼狈地躲开了,但胳膊上又被划了一刀,男子仍不罢休,疯狂地向我袭来。他好像是看出了我油尽灯枯的状态,想置我于死地。

就在我又挨了几刀,仓惶地躲避着的时候,脚下没有站稳,一下摔倒在地,这时候男子又拿刀向我杀来。我躺在地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想躲已经躲不开了,看来今晚我命休矣。

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女声传来:“竟然敢对我徒弟下手,你怕是活腻了。”

我睁开眼一看,果然是师傅到了。只见她一剑便将男子刺了个对穿,又刷刷刷几剑,彻底将他杀死,然后走到我跟前,对我说道:“死了没,没死就给我站起来。”

我忍着痛,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师傅。这一刻我有种感动想哭的感觉,就在我准备上前拥抱她的时候,被她阻止了,说是嫌我身上脏,别弄脏了她新买的衣服,我也是无语了......

她给我吃了一颗疗伤的丹药后,皱着眉说道:“这个男人是被厉鬼附身了,早已迷失了心智,你刚刚劈死的应该是这个男人,而厉鬼侥幸未死,只是受了伤,就在这个地下室的地下面还埋着八具尸体,他们死后,产生了极大的怨气,形成了这个厉鬼,控制了这个男人,让他将活人骗来,残杀后产生的怨气供厉鬼吸食进化。”

然后,她走到那个女子跟前,在她身上点了几下,女子闷哼一声,悠悠地醒了过来。简单向她解释了一下情况后,女子颤颤巍巍地跟着我和师傅离开了地下室,回到了别墅的客厅中。这时候有警笛声传了过来,师傅说她下去的时候已经报警了,接下来的事就由警方处理吧,我们负责配合就行。

警察进来之后,立即封锁现场,在现场取证调查,而我和师傅则被带到了警察局,分别详细地盘问了很久,做了笔录,然后又被带上了一辆车,送到了一处比较隐蔽的建筑里。这次没有把我和师傅分开,而且还是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没过多久,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看上去好像和师傅很熟,男子很热情地和师傅握了手,打过招呼,知道我是师傅的徒弟后,也很热情地和我握了下手。坐下来之后,男子首先说道:“欣雨,距离我们上次见面,已经半年多了吧,最近怎么样?下边这些人太不会办事,怎么能把你当犯人一样审问,下次像这种事,你就直接联系我,咱们之间什么都好说。”

男子笑眯眯特别殷切地跟师傅说着话,基本上无视了我和对面的那位美女,而且我看师傅的表情似乎对这人不是很感冒,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赵子阳,别说那么多废话,我就想知道我和我徒弟什么时候能走。”师傅打断了那个名叫赵子阳的话,不耐烦地说道。

“欣雨,你先别急,我们异人管理局,也是按章程办事,不过情况我已经核实了,这次你们属于正当防卫,而且死了的那人也是咎由自取,杀了那么多人,手段还极其残忍,人人得而诛之,所以现在你跟我去办个手续就能走了。”赵子阳笑眯眯地说道。

“行,那就走呗。小磊你先在这儿等我,我跟他去办完手续,一会儿回来。”师傅站起身,对我说道。

我应了一声,看着三人走远后,无聊之下,便掏出手机,给赵娜打了个电话,想问问他这个异人管理局是干啥的。

现在是早上七点,电话过了一会儿才接通,电话那头的赵娜似乎还没睡醒,也对,今天是星期日,不需要早起。

“喂,小磊怎么了?”

“也没什么事,我就是想问问你,这个异人管理局是干啥的?”

“你和他们撞上了?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昨晚和师傅除了个厉鬼,死了个普通人。他们带我们过来问话,现在已经没事了,师傅跟他们去办完手续就能走了。”

“哦,那就好,要说起这个异人管理局,得追溯到很久远的时代了。从战国时期就已经存在了,一直属于皇家的秘密机构,直到清政府灭亡,这个部门才解散。到了建国之后,国家又重新组建了这个‘异人管理局’,里边很多都是各大门派的精英,当今五大派的掌门都是管理局的常任理事,我们国家所有的修士都是归这个部门管理,门派弟子会由门派处理修士的身份问题,而那些散修,必须得去管理局登记备案,领取修士身份牌,没有身份的修士,一旦犯事被抓,则必死无疑。”

“我去,这部门这么厉害,我能不能进啊?”

“你?不是我打击你,要进异人管理局,最低修为得是四级天师,而且必须是各派突出的弟子,有掌门的推荐才行,要是你师傅还有可能,你还是算了吧。”

听完赵娜的话,我并没有什么失望感,我也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真的想进这个什么异人管理局,而且这个赵子阳给我的印象并不好,以后还是少打交道的好。

我又和赵娜聊了一会儿,问了问她的近况后挂了电话,安心等着师傅回来。

就在我快要等得睡着的时候,师傅终于回来了。等离开了异人管理局,我们打了个车就返回了师傅家。我开始养伤修炼,之后又回归了以前的生活。

这天,我像往常一样回学校上课,到教室后忽然发现同寝室的李翔没来上课,平时他都是和我一起坐在前排听课的。问了同寝室的另外两个人才知道,他家最近好像出了什么事,听他打电话说闹鬼什么的,具体情况他们俩不太清楚。

一听到闹鬼两字,我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这事儿我熟啊,于是在下课之后,我给李翔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情况。一开始他支支吾吾地不说,后来我跟他说我认识一个大师,特别厉害,他才跟我说了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李翔家是开KTV的,他经常请我们去他家的KTV玩,算是比较大的一家KTV。就在上个月,有几个富家子弟,在至尊包房里带了几个外围女来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其中一个富二代像中了邪一样,发疯似地拿破碎的啤酒瓶扎死了一个外围女,然后还想杀死其他人,幸亏被及时赶到的保安拦了下来,期间还伤了几个保安才把他控制住,之后他就晕了过去,在医院躺到现在还没醒。从那以后,KTV就时不时有人发疯中邪,虽然没再死人,但这个店已经开不下去了,请了好几个所谓的大师来都没用。今天李翔他爸急火攻心晕倒也进了医院,他请了假去医院陪他爸才没来上课。

和李翔约好了晚上见面的时间,我就将事情告诉了师傅,师傅听完后陷入了沉思。我以为这次的事儿有点棘手,正准备跟师傅说不行的话就别勉强了,毕竟安全第一,没想到她突然抬起头对我说道:“我觉得吧,这个事最少得十万,看在你同学的份上可以给他打个八折,你觉得怎么样?”

我......,师傅你怕是掉进钱眼里了,没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