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找几个见证人

我和老陈坐在戏院的二楼,他跟周围人热情地打着招呼,这样让在场的很多人,都看到了我们今晚来到了此处,到时候可以做个见证人。

趁别人没注意,我将装有鬼老头的瓶子取了出来,跟他交代了几句,然后打开瓶盖,把他放了出去。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后,鬼老头回来了,冲我点点头后,钻进了瓶子中。

老陈看我将瓶子收了起来,问道:“怎么,搞定了?”

我对他点点头,道:“嗯,接下来就是表演时间了。”

我俩对视一笑,老陈转过头看向楼下的戏台,大喝一声:“好!”大家都跟着叫起好来。

又过了半个小时,戏演完了,我和老陈出了戏院,我俩又去逛了青楼。

青楼这个地方,以前只是在影视剧中见过,亲眼见到这还是第一次,不过老陈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门口的龟公热情地跟他打着招呼:“陈大人来啦,快里边请,小琴这几天正念叨您呢!”

“哈哈,快叫她出来陪老子,再找几个漂亮姑娘,陪好我这位小兄弟。”老陈随手扔给龟公一块银子,哈哈大笑地说道。

“好嘞,大人您和这位公子先在这儿稍坐片刻,小人这就去安排。”龟公和那戏院的小厮一样,点头哈腰,谄媚地说道。

“快去,快去!”老陈催促道。

过了不一会儿,龟公就带着三个美女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身材火辣,十分妖艳的女子,走到老陈身边,发嗲地说道:“你这个负心郎,终于来看我了,哼!”

“我这不是来给你道歉来了嘛!”老陈嘿嘿一笑,取出一锭十两的银子塞进了女子衣服里面。

女子撒娇般地推了他一把,娇声说道:“讨厌!”

这场面看得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喝了杯茶压压惊。

剩下的两个美女走到我面前,一个直接坐到了我的身上,右手搂住我的脖子,端起桌上的一杯酒,娇柔地说道:“公子,奴家敬你一杯!”

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处男,哪经历过这种场面,瞬间被弄得满脸通红,尴尬地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这时候,另一个女子也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就要往她的身上放,吓得我赶紧把手抽了回来,把身上的女子也推开了,整理了一下衣服,掩饰这尴尬。

老陈哈哈大笑,说道:“老刘,没想到你还是个初哥,哈哈哈......”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我又不是真的来寻欢的,再说我是个处男怎么了,我骄傲了吗?”

老陈被我怼的无言以对,冲我竖了竖大拇指。我从怀里摸出两锭十两的银子,给了旁边的两个女子一人一锭,让她们下去了。

就在我和老陈,在这儿坐了十几分钟的时候,从外边进来两个年轻公子哥,我定睛一看,是我上次救董思铭时候揍得那两个小子。

那两个公子哥中,家里卖盐姓李的小子,一进门就大声嚷嚷道:“快让小琴那小娘们儿来陪老子!”

龟公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不好意思地说道:“李公子,真是不巧,小琴今晚已经有客人了,您看......”

“啪!”姓李的朝龟公脸上就是一个大嘴巴子,骂道:“上次老子来,你就是这么说的,怎么这次又是这样,你他娘的是不是不想混了!”

他旁边那个姓王的小子,也上去踹了龟公一脚,把龟公踹倒在地。居高临下,嚣张地说道:“真他妈不识抬举,老子今天不管是谁包了那小娘们儿,都给老子撵走,不服的,找你王大爷来练练!”

那龟公捂着半边脸,苦笑着说:“真不是小人不给二位爷面子,小琴她今晚真是被人包了,您瞧,她人就在那儿呢,要不您自己去要去?”

二人这才朝我们这边看来。我笑着对老陈说道:“老陈啊,看来你今晚是没艳福可享了,你家这位这么抢手,人家那二位可是说了,今晚不管是谁,都得给他们面子,把这位姑娘让给他们,不然定要你的好看!”

老陈正在那儿和那个叫小琴的妓女,你侬我侬地调着情,一开始没注意到那两个小子进来,被我这么一说,顿时怒了,向我问道:“谁特么这么不长眼,敢在老子头上动土?”

我朝正往这边走的二人努努嘴,对老陈说道:“看,这不就过来了嘛!”

老陈将怀中的女子推到一边,恼怒地看向走过来的二人,正准备开骂,没想到那姓王的小子眼尖,看到了座位上的我,立刻叫道:“李兄,看,这小子也在!”

姓李的小子扭头朝我看来,我微笑着冲他招招手,说道:“呦!这么巧啊,二位,咱们又见面了,上次的伤好了吗?”

二人瞬间脸色一变,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姓李的小子咬着牙对我说道:“小子,你别得意,待老子解决了眼下的事情,有你的好看!”

我笑道:“好啊,随时恭候!”

这时老陈忍不住了,冲二人骂道:“妈的,就是你们两个货,说要叫老子好看?”

姓王的看向老陈,正准备怼回去,脸色忽然一变,对着老陈低头抱拳,战战兢兢地说道:“没有,没有,您别听别人瞎说,就是借我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冒犯陈叔您呐!”

这时候姓李的也看到了老陈,和姓王的一样,对老陈俯身施礼,谄媚地笑着,丝毫没有了刚刚嚣张跋扈的样子。

老陈依然表情不悦地对二人说道:“放你娘的狗臭屁,这是我陈某人的兄弟,你们对他不敬,就是对老子的不敬,去给我兄弟赔礼道歉,要是再敢这么放屁,小心老子打断你们的狗腿!”

二人立刻转过来对我点头哈腰地道歉道:“这位公子,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您就大人有大量,把我们当个屁放了吧!”

我看了看老陈,心里明白了,这二人定是与老陈有点关系,听他们叫他陈叔,就能看出来,既然老陈想当这个和事老,我也不能不给他这个面子,就笑着说道:“好了,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我都快忘了,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