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小花的身世

在场的人被我这一举动,都吓得怔在了原地,没人敢说话了。

我指着面前剩下的四个人,冷声道:“你们四个准备怎么死?”

“杀人啦!”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周围的人群呼啦一下全散了,都跑到远处,偷偷地朝这边看着。

那四个人也想跑,但怎么也抬不起自己的腿,表情十分惊恐地看着我。

“小花,刚刚他们是用哪只手哪只脚打得你?”我向旁边已经吓傻的小花问道。

“啊?我,我,我.......,公子,我忘了!”小花缓过神来,有点紧张地对我说道。

“没事,忘就忘了,那我就把他们的手和脚都砍下来好了!”

“啊?公……公子,还是不要了吧!”小花有点害怕地对我说道。

我将手放在了她的肩上,输入了一道灵力,平复了一下她紧张的情绪,语气十分肯定地说道:“小花,不要怕,凡是敢欺负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他们,在这儿还没有人能把我怎么样!”

小花抬头用十分感动的眼神看着我,眼泪止不住扑簌簌地掉了下来,我心疼地将她抱在了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

“小……小子,我告诉你,你……你要是敢伤了我们,我们老大是不会放过你的!”这时候,其中一个看上去像是个头目的人对我放狠话道。

“聒噪!”我懒得看他,直接一挥手,从手中飞出一口剑,就将他的两只手削了下来,然后顺手将另外三个人的手也都削了下来,顿时,京城中就响起了四个人凄厉的惨叫声。

“怎么回事?是谁人敢在这儿闹事?”一个捕头打扮的人带着几个捕快走了过来,问道。

我松开抱着小花的手,看向那个捕头,说道:“是我!”

那捕头一看是我,愣了一下,表情十分不自然地说道:“哦,是你呀,那个啥,先将这几个人送到最近的医馆,给他们包扎止血,至于这个人嘛,我自己来就行,你们快去吧!”

“是!”

几个捕快走上前,又喊了几个围观的群众,将地上已经疼晕过去的五个人抬走了。那个捕头表情有点尴尬地走到我跟前,朝我抱拳道:“先生,您怎么在这儿啊?”

这个捕头就是先前老陈带着去客栈找我,被我打伤那个。我看着他,笑道:“是你啊,我还以为你会装作不认识我呢!”

“先生哪里的话,我陈子俊怎么会是那种人!不知先生为何会将那几人打伤?我看他们似乎是那北城的扛把子笑面虎马三的手下。这马三善使一把大刀,武功不弱,在这京城也是有一号的人物,先生如今伤了他的人,怕是要被他报复啊!”

我不屑地说道:“那又如何,他要是敢来,我让他从此再也笑不出来!”

“那是,那是,以先生的本事,就是再来十个马三也不是您的对手,但我听说这马三似乎有官府的背景,至于他背后的那个人是谁,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官职应该不会比我家大人低,是大人都不愿招惹的人物。”

我冷笑一声道:“呵呵,我管他背后是谁,只要敢来惹我,都叫他们有来无回!”

陈捕头该说的话也说完了,冲我一抱拳,道:“不管怎么说,还请先生小心为上。至于今天的事情,先生不必挂心,小人自会处理,这便告辞了!”

我朝他抱拳道:“多谢陈捕头了,有空去我那儿,我再帮你理理经脉。”

陈捕头眼前一亮,朝我一拜,道:“多谢先生!”然后离开了。

我带着还有点懵的小花,也返回了客栈。回到客栈之后,小花站在我跟前,扭捏地不说话,我笑道:“怎么了?这可不像你啊,平时那股古灵精怪的劲儿哪去了?”

小花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一咬牙对我说道:“公子,今天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可能就被他们给带走了,以后怕是都见不到公子你了!”

“哦?此话怎讲,我还一直没问,今天街上那是怎么一回事?”

“是这样的,我今天其实是准备回去找我爹的,结果在去的路上遇到了那几个人。他们是我爹以前债主的手下,我就是为了替我爹还债,才卖身为奴。”说到这儿,她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当初我爹在他们的赌场输了二十两银子,没钱给他们,就被他们打了一顿,闹到了家里来,将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搬走了,但他们还说是不够,要我爹三天之内把钱凑齐,否则后果自负。我娘因为这个,气得一病不起。三天后,我爹把钱凑齐交给他们,但他们却说那是三天前的数字,现在过了三天,已经涨到五十两了,要爹把剩下的二十两现在就补齐给他们,不然就要把我卖到窑子里去。我爹自然不肯,就与他们争论起来,却又被他们打了一顿,最后我拿刀放在脖子上,跟他们说要再这样,我就当场自杀,那些人这才住手。说是两天后再来,到时候如果还是没凑齐剩下的钱,就报官把我爹关起来。没有办法,我只好将自己卖身为奴,好换点钱给我爹,但这些人根本就是一群无赖,每次都说钱数不对,要是不给钱就打,我爹已经被他们打得遍体鳞伤。本来我今天是要回去看看我爹和我娘的,结果就遇上了他们。他们一看见我,就拉着我要把我带走,卖到窑子里给我爹还债,我不走,就被他们强拉硬拽,这时候公子你就出现了!”小花说着说着,就又流下了眼泪,低声抽泣着。

我没想到她会有这么悲惨的身世,看来刚刚那几个人我没打错,真是死不足惜,还有那个什么笑面虎,他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他,像这种人渣,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鬼老头已经说了,在这个世界,超过真人境的人寥寥无几,也就是说我在这儿几乎就是无敌的,我要杀谁,救谁,没人能拦得住我,也没人能把我怎么样,忽然感觉自己好膨胀啊,这种无敌的感觉真是好爽啊!

我看着正在哭泣的小花,柔声说道:“没事,你这不是遇见我了吗?你爹的债,我来帮他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