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敢动我的人

我看着他身上破烂脏兮兮的夜行衣,笑道:“你就这么回去啊,咱俩的身材差不多,你就先换上我的衣服吧!”

“呵呵,真是不好意思,又要麻烦老刘你了。”

我从纳戒中取出一件衣服递给他,二皇子惊讶地看着我手上戴的,满满当当的纳戒,说道:“你手上戴的可是那传说中的空间戒指?”

我被问的一愣,回道:“是啊,怎么?你连这个都没有?我这儿有很多,来,送你一个。”

我直接取出一个闲置未使用的纳戒,递给了他,这纳戒我真是不要太多。二皇子十分激动地接过纳戒,戴在了手上,新奇地来回试了好多次。我笑着看他玩着,试了一会儿,他终于反应了过来,不好意思地对我笑笑,表情十分地尴尬。我摆摆手,示意他没事,然后他换好了衣服,跟我拜别,离开了客栈。

我在房间修炼到早上九点多的时候,出了客栈,在那个早点摊找到了老陈,告给他那个杀了几十号人的鬼物,我已经给除掉了,他可以跟上边交代结案了。

老陈将嘴里的馄饨咽下去,说道:“那个鬼的尸体呢?告我在哪儿,我拿着好去交差。”

“鬼哪来的尸体,打死就变成灰散了,到哪儿给你找尸体去。”

“啥?这可完求了,这没有尸体我咋交差嘛,就算上边的人我能交代了,老百姓这边可是不好交代啊!”老陈放下勺子,一脸愁容地说道。

“我再给你找个鬼来,把老百姓聚集起来,当场打死如何?”我出主意道。

“这个,也不是不行,就是有点风险,到时候要是现场出点什么岔子,那就不好了,容我好好想想。”老陈又要了一笼小笼包子,边吃边想着。

过了五分钟左右,他突然喊道:“有了,我去牢里,随便找个死刑犯,把头一蒙,把嘴给他赌上,绑到那刑台上,跟人们说,这就是那个杀人狂魔,然后咔嚓一刀下去,再把尸体收起来,埋了,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行吗?”我有些担心地问道,

“肯定行,不瞒你说,我们做这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熟得很,保证不会出什么岔子。到时候要是有人问,为什么给他蒙着头啊,我就说,这个杀人狂魔,人人得而诛之,但他杀人造孽太多,死后若是变成了厉鬼,必会找人报仇,但把他的头蒙上,不管是谁打骂了他,杀了他,他都看不见,这样也就不知道该找谁报仇,大家也就安全了。老百姓们最好糊弄了,你给他找个说的过去的理由,再由咱们官家发出去,他们就信以为真了,嘿嘿!”老陈一脸贱笑地说道。

看着他那副嘴脸,这种事他们肯定没少干,我忽然想到了我们那个世界,也是这样,媒体什么的都是控制在官方手中,让你发的你才能发,不让你发的,你要是敢发,第二天就有人找你去喝茶。我不禁在心中感慨道,不管在什么时候,老百姓都是那个受到伤害最多的人,也是最容易被收买的人。

接下来的事,就不是我该操心的了,我只需要在家等着数钱就行。告辞了老陈,我闲着没事,就准备在街上溜达一会儿。来了这京城也有段时间了,只逛了个西城,南城跟北城都还没好好逛过,今天索性就把这两个城区好好逛个遍,就当散心了。

我先逛到了北城。这里主要是小商小贩比较多,菜市场和小商品批发都在这里。我买了几个小玩意,准备给小花带回去。她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是爱玩的年纪,对这些肯定喜欢,改天抽个时间也应该带她出来逛逛。

逛完北城,我转到了南城的街道上。这里和北城比,又是另一番景象,南城主要是贩卖奴隶、马匹、铁器、丝绸和茶叶等这些东西的地方,比起北城的小摊小贩,这里的店面和市场大了许多,占地面积也是这四个城区里边最大的。

我越逛就越觉得,今天应该把小花那小丫头给带出来,这街上卖得东西琳琅满目,丝绸布匹都很不错,小花作为个小丫鬟,也没几件穿的衣服,我看她身上的衣服都洗得发白了,改天一定得带她出来挑点上好的料子,再找那个裁缝给做几件衣裳。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正是最爱臭美的时候,对了,还得再给她买几件首饰。

说实话,从小我就想要个妹妹,但可惜我是个独生子,看到小满那会儿,我就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妹妹了,现在看到和她年纪差不多大的小花,两人的性格又都是这种古灵精怪的,我早已把她当成了亲妹妹一般看待,或者说是对小满感情的寄托也行。

想到这儿,我觉得不用改天了,现在时间还尚早,不如就今天,我这就回去,将她带出来,反正李若兰那边也就是喂三顿饭,擦拭一下身子而已,不需要一直有人在照顾。

由于我住的客栈在西城那边,于是我开始从南城原路返回。当我到了西城的边上,准备往客栈走的时候,看到前边有一处地方围了不少人,正在议论着什么,里边还传来了哭喊声。

我好奇地走了过去,拨开人群,向里边看去。这一看,就让我心中的怒火,腾地一下燃了起来,再也压不下去。

我运用灵力,大吼一声:“给老子住手!”

在场的人都被这一声怒吼给震在了当场,有几个没站稳的,直接摔倒在地。

我走近圈内,将地上打得人拉起来,眼神阴冷地看着面前的几个人。

“公子?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呜呜......”小花被我拉起来,一看是我,一下抱住了我,委屈地哭了起来。

“小花,不要怕,有我在这儿,没人能欺负你!”我语气温柔地对她说道。

这时候,对面一个小个子对我威胁道:“小子,你是从哪冒出来的,跟这个小贱人没什么关系的话,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的好,否则......”

我没等他说完,直接闪到他跟前,“啪”的一个大耳光子,直接扇飞了他,那人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找死,我家小花,也是你能骂的!”我打完马上又闪回了小花的身边,语气阴冷地对地上被我打得生死不知的人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