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万事俱备,只欠一个鬼了

到了府衙,我也没有再磨叽,直接让陈士奇带我去了停尸房,查看那些莫名死去的人。

这些尸体的死状各不相同,有的是被一刀割喉而亡,有的是身上被捅了数刀才死,有的则是窒息而死,看似毫无关联,但他们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魂魄消散的干干净净。这就很不合常理了,这些人死亡的时间最长的也没五天,一般人死亡七天之后,魂魄才会消散殆尽,而这里,刚死了一天的,魂魄也已经没有了,这就奇怪了。

“先生,你看出他们是咋死的了吗?”陈士奇看我检查完尸体后,立刻忍不住问道。

“这些人死得很奇怪,他们的魂魄已经都没了,像是被什么拘走了。虽然从外表上看,死因都不一样,但我很肯定,是同一个凶手干的。”

“啥?这死了的几十个人都是一个人杀的?我滴个娘嘞,这也就四五天的时间,这人就悄无声息地杀了这么多人,没留下任何线索,这人也太猛了!”

“我又没说是人杀的。”

“啊?那不是人杀的,还能是鬼杀的啊?”陈士奇随口说道。

“没错,他们就是被一个强大的鬼物,吞噬了灵魂而死。”我十分确定地说道。

“这......,还真是被鬼杀的啊!先生你不是在唬我吧,难道这世上真有鬼?”陈士奇将信将疑地问道。

“呵呵,那你想不想见识一下!”我笑着对陈士奇说道。

“嗯?算了算了,咱们还是破案要紧,破案要紧!”陈士奇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语气坚决地说道。

“哈哈哈........”我大笑着,和陈士奇出了停尸房,跟着他到了府衙后边办公的大厅之中。

大厅中有几个办公的人,看到陈士奇,跟他问好之后各自忙着。那个被我先前在客栈打伤的保镖也在,正准备出去,我冲他招招手,说道:“那个谁,对,就你,过来一下!”

那个保镖极不情愿地捂着胸口,挪了过来,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吓得就要往后撤去,可惜被我抓的太紧,没挣脱出来。

“先生,你这是要干啥?这......”陈士奇还以为我小肚鸡肠,记仇,要害他这个保镖,就要上来拦我。

“不必紧张,先前我打伤了这位兄弟,实在不好意思,我这是给他治一下伤。”我笑着对他们二人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我是个小肚鸡肠的人,还不会放过他吗?我怎么能是那种人,我可是个好人,是祖国的花朵,社会的栋梁。哎!你别拿这种眼神看我啊,我告诉你,我生起气来,可是连我自己都怕的!”陈士奇听到我说的话,用十分怀疑还带点鄙视的眼神看着我。我一只手给保镖用灵力治疗,另一只手从纳戒中取出一只塑料气锤,就是小孩玩的那种充气的锤子,虽然没什么威力,但用力打在人身上还是挺疼的。

“哎呀,先生,先生我错了,我老陈错了........你拿的这是啥呀,打的怪疼得.......,哎呀,你别就朝我一个地方打啊......,哎呀,服了服了服了,饶了我吧.......”陈士奇被我打得绕着屋子里到处跑,我拉着那个保镖,一路追着陈士奇,不管他怎么跑,我都能准确地打在他的后脑勺上,疼得他直叫唤。

玩闹了一会儿,我停了下来,将保镖放开。他的伤已经治好了,就是刚刚被我拉着跑懵圈了,现在正坐在地上缓着神。

我找了个位子坐下,向陈士奇问道:“老陈啊,你过来,我和你说个事儿,别怕,我不打你了,快点过来!”

陈士奇小心翼翼地走到我的对面,坐在了椅子上,说道:“你要跟我说啥?”

“我需要你帮我找一个地方,既属于这城中的比较繁华的地段,又在周围没有多少人家住的地方。”

“先生,找这个地方要干啥用?”陈士奇十分疑惑地向我问道。

“当然是用来抓鬼的,我怕地方偏僻了,那鬼物不来,闹市中又怕伤及无辜,所以需要你帮我找这么个地方。今晚之前就要,时间比较紧,你尽量找,实在找不到也没事,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这还用找吗?这不就有现成的地方嘛!”

我被他的话搞糊涂了,不解地问道:“现成的地方?你说的是哪儿?”

“不就是这府衙吗?这地方在这城的中央,周围又没啥人住,不就是你要找的地方吗?而且还不怕折腾。这破衙门,老子早就想重修了,一直找不到机会,这下好了,到时候你使劲给咱糟蹋,我老陈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向上边申请重建了。到时候,拨下来的钱,我分你点,嘿嘿!”陈士奇说着说着,就爬到我跟前小声跟我私语。

我看着他那傻愣的模样,想到这货看似是个愣头青,实际上比谁都鬼精,俗话说大智若愚,估计就是说他这种人的。我笑道:“只要给钱,你的话就是圣旨,我肯定遵从,我这人没别的,就是讲求一个诚信至上,顾客就是那什么,一定服务到位。”

陈士奇一脸不信地看着我,我默默地又取出了那柄气锤,“我信,我信,你最讲理了!”陈士奇赶紧对我笑着说道。

“我看好你呦,老陈!”我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接下来,我在这府衙的周围布下了几个隔音和可以镇压困住鬼物的小阵法,就等着天黑,夜幕的降临了。

虽然我还不确定这到底是什么鬼物,但我可以把它引过来啊。既然这个鬼物,喜爱吞噬人的灵魂,那我就找了一个魂力波动较大的灵宝出来,把它埋在了府衙的后院,也是困阵的阵法中心。万事俱备,就等这鬼物入瓮了,只要它敢来,我就一定将它拿下。想到拿下这个鬼物,再把这府衙拆个七七八八,就有很多钱可以拿,我就兴奋地坐不住了。

哼着小曲,出了府衙,我溜达着朝着那家裁缝店走去,今晚说不定会有一场大战,我得备好要替换的衣服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