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有客来访

就这样我在客栈之中呆了十天,每日除了修炼就是帮李若兰疗伤。汉王估计是被我震慑住了,一直也没见他派人来报复。想想也对,他事后肯定去找了那圆真老和尚,圆真知道了我就是救了李若兰的神秘高手,肯定会劝汉王放弃,毕竟我是他打不过的人。

这天,我刚帮李若兰疗完伤,在屋中调息,小二忽然来敲我的房门,说有人来找我,正在院中等候。我透过门窗向外看去,发现院中的两个人并不认识,其中一个文士打扮,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另一个是年轻人,腰间配刀,应该是保镖之类的角色。我疑惑地起身去开门,屋外的中年文士看我出来,朝我施了一礼,道:“这位想必就是刘磊刘先生了吧,鄙人陈士奇,冒昧来访,希望没打扰到先生。”

我皱了皱眉,还礼道:“我们似乎不认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先生不请我进去吗?有些事不方便在这里说。”陈士奇含笑说道。

“行,那就进来吧!”

陈士奇跟我进了屋中,那个保镖没跟着进来,而是给我们关上了门,守在了门外,看样子这是有大事要跟我谈啊。

陈士奇进来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了椅子上,指着他对面的椅子跟我说:“先生,请坐。”搞得好像他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我有点不快地坐了下来,也不客气地问道:“说吧,什么事?”

“先生快人快语,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我是这京城的府尹,当了也有几个年头了,最近,这京城中突然开始莫名其妙地死人,死的时候都没啥预兆,一开始我以为就是个普通的连环杀人案,就派手下人去查,没想到啥也没查到不说,还他娘地死了两个手下。不好意思啊,刘先生,口误,口误。”陈士奇突然爆了句粗口,有点不好意思地拉了拉领子,抖了抖肩,好像身上那衣服很不合身一般。

哎呀,说到衣服,我突然想起来,我刚来时候做的那几套衣服还没取呢,待会儿等送走了这个家伙,我就去取回来。

“没事,你继续说吧!”我有点心不在焉地说道。

“刚说道哪来着?”

“说道你死了两个手下。”

陈士奇一拍大腿,道:“对!要说我这两个手下,功夫都不弱,就那么在自己家里让人给杀了。我去看了现场,连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也没下毒啥的,你说这人的武功得有多高,反正我老陈活了这么多年是没见过,你见过吗?”

我.....,这府尹是个愣货吗?我又没去过现场,怎会知道那凶手厉不厉害。我胡乱地点了点头,说道:“没有,我也没见过。”

“你看!咱们都没见过,所以啊,我就想,这应该就不是人干的,或者是那些修仙的人干的。不瞒你说啊,我早年在战场上,就见过那些修仙的人,那杀起人来,咔嚓咔嚓的,一倒一片,就跟收割庄稼一样,反正自那以后,我老陈就绕着那些人走。这种杀神,谁他娘的敢惹。不好意思啊,又口误了!”

“没事,你说你在战场上见过修仙之人杀人?”

“对啊,那场面,老带劲了,一刀下去,就得死一片,我老陈要是有那实力,早就带着二郎们把那夏国和秦国给打下来了。”陈士奇眉飞色舞地说道。

我皱着眉听他说完,这个世界的修士,竟然会参与到普通人的战争当中。在我们的那个世界,是不允许修士参与到普通人的战争之中的,违反者,会被全世界的修士追杀。看来在这个世界没有这个限制,就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修士最高实力是什么境界,真君境的人一个人灭个城都很容易,再往上,地仙境想要屠灭一个国家,那也不是不可能。看这个世界还存在着三个国家,估计应该是修士之间有着限制,不然这世界早就乱套了。

我不想再听这货扯淡了,直接向他问道:“你还是说说来找我的原因吧!”

陈士奇一拍脑门儿,说道:“哎呀!你看我,扯远了一下就,对不住啊,我这次来找刘先生就是为了请你去帮我调查此事,毕竟你也是修仙的,嘿嘿。”

“哦,你是如何得知我是修士的,是谁告诉你的?说!”我目光犀利地看着陈士奇,向他放出了一丝威压,语气冷冷地问道。

在门外守着的保镖听到我的一声大喝,立刻踢开门,拔剑要冲进来,我一挥手,直接将他打飞,继续盯着陈士奇等他开口。

陈士奇极力抵抗着我给他的压力,表情不自然地说道:“那啥,是王进那个老太监叫我来的。他跟我说你法力高强,把那不可一世的汉王都给打了,还掳走了他的女儿,所以我就来了。”

我收回了威压,对紧张的陈士奇说道:“哦?老太监,是不是面白无须,个子不高,身材有点胖,说话声音尖尖的,一脸的老谋深算?”

“对对对,没错,就是那个死太监,早知道这么危险,我老陈打死也不来。”陈士奇用袖子擦着脑门上的汗,说道。

看来陈士奇口中的老太监,就是我上次在汉王府见到的那个老者了。当时就觉得此人举止有点奇怪,但没往太监那儿想,毕竟我是个现代人,来了这儿,也是第一次见到太监,现在想来,他的形象不就是电视里经常演的宫中老谋深算的太监模样吗?

他让陈士奇来找我,不知道有什么目的,我就不信这么大个唐国,皇宫里边还能没个修士,再不济去找那圆真老和尚也行啊。就见过一面,那老太监就直接派人来找我办事,不知道他打着什么算盘,最烦这种老谋深算的老头,没事就爱算计人,在你背后捅软刀子,被他卖了你还高兴地替人家数钱,对这种人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我直接对陈士奇拒绝道:“我跟那老太监不熟,跟你更不认识,所以你就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走好,不送!”

我站起来,摆出送客的手势,陈士奇却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样子,依然坐在椅子上说道:“我老陈不走!”

“你不怕死吗?”我对他冷声道。

“反正这案子死了那么多人,要是破不了,回去也是个死,横竖是个死,在哪儿死都一样,你要想杀就杀吧,我老陈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来吧!”陈士奇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坐在那儿,把眼睛一闭,等着被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