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王府秘事

圆真无耻地走了之后,我继续在房中修炼,已经临近突破的边缘,我一定要一鼓作气将其突破。接下来的五天都没有人来打扰我,每天只有按时来送饭的丫鬟小环,这让我很高兴,没有人来求我办事,没有任何烦恼的感觉真好,可以安心地修炼,所以我在第五天的晚上顺利地突破到了真人境中期。

修为提升,是很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人逢喜事精神爽,第二天早上,小环给我来送饭的时候,我一高兴就赏了她一两银子。可能你觉得我才给一两,觉得我小气,但在唐国,一两银子可以买十石大米,一石米是五十九公斤,十石就是五百九十公斤大米。可能这么说还不够不直白,按华夏现在最便宜的大米,一斤两块钱来算,一两银子就是两千三百六十块钱,你见过哪个土豪给服务员小费,一次给两千多的?虽然我是个十分爱财的人,但我和别的爱财之人不一样,我不抠门,我觉得我算是贪财界的一股清流了。

小环收到钱很是高兴,谢过我之后,迈着欢快的小碎步走了。我也在房间里待了很长时间了,该出去走走,活动活动了。

于是我出了房门,开始在王府里溜达。逛着逛着,就又到了先前的后花园处,上次是晚上来的,光顾着驱除鬼物了,也没好好看看这王府的花园是什么景色。

我刚走进去,忽然听到假山后边有人说话,似乎是其中一个人在斥责另一个人。

“那个小贱人怎么还没死,你是怎么做事的?还想不想你的儿子活命了!”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说道。

“啊?郡主饶命啊,我都是按照您的吩咐每天给她的食物里下那个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没出事,真的不是我故意的,还请郡主您大发慈悲放过我的儿子啊!”另一个听起来比较年老的女声哀求地说道。

居然是李若曦,我直接透视过假山,向她们看去。假山后边李若曦,正在斥责着一个王府仆人打扮的中年妇人,听她们说的话,似乎是在害这府上的某个人,我没去惊动她们,继续听了下去。

“那就给她加大药量,我要那个小贱人这几天就死。一想到她还活着,我就十分地不舒服,要是这次再办不好,你就别想再见到你儿子了!”李若曦一脸阴狠地对妇人说道。

妇人哆哆嗦嗦地答应了下来,然后二人便从假山后走了出来。我一个闪身躲了起来,没让她们发现我,待她们走后,我在花园中边散步边想着刚刚的事情。能让一个郡主嫉恨,还需要偷偷下毒要杀死的人,这王府当中也没几个,而且她还一口一个小贱人,想必被害的那人肯定是个年轻的女子,这王府中无非就是汉王的老婆们和他的女儿了。汉王的女儿?呵呵,看来她们是想要弄死李若兰啊!

这郡主的心肠真够歹毒的,自己的亲妹妹都能狠下心杀了,果然那句话说的很对,帝王之家无亲情。

既然被我碰上了,就不能不管,毕竟李若兰的命也是我救得,我这次就好人做到底,帮她渡过这次难关。

我就这么过去,不太适合,毕竟我只是个外人,没有理由去看王府的千金。我想到了董思铭,他算是李若兰的表哥了,虽然严格意义上说并不算,但由他带着我去的话,就名正言顺多了。

想到这儿,我放开神识,在他的房间中找到了正在练字的董思铭,先是跟他扯淡了几句,然后试探着跟他说道:“思铭,那天早上我看到王府乱哄哄的,说什么二小姐啥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刘兄说的是若兰表妹吧,她是姑丈先前故去的王妃赵王妃所生。赵王妃在若兰表妹九岁那年,得了急病去世了。那时候我还小,正好跟着父亲来王府看望姑母,只记得赵王妃死的时候,已经瘦得只剩皮包骨了,整个脸十分恐怖。当时王府之中严禁将此事外传,现在十年过去了,但赵王妃那恐怖的脸我还记忆犹新,给我童年留下了很深的一段阴影,现在我想起来都浑身起鸡皮疙瘩。”

董思铭说到这儿,双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看来当年的事,确实给他留下了很大的阴影,然后他接着说道:“就这次若兰表妹出事,给我感觉跟当年赵王妃很像,也是查不出病因,身体日渐消瘦,人变得神志不清,疯疯癫癫的。有人说他是被鬼附身了,姑丈就请了法华寺的圆真大师来。大师来的第二天,若兰表妹就被关到了后花园那个小楼之中,当初赵王妃就是在那儿故去的。那座小楼是赵王妃生前经常去的地方,她喜爱花草,经常在小楼中小住几日,照料花园中的那些花花草草。本来我都听说,若兰表妹快不行了,王府都要开始给她准备后事了,没想到那天早上,突然就出现在大厅门口,说是被圆真大师请来的一位高人所救,听说是他潜修多年的师叔,这法华寺真是藏龙卧虎,高人辈出啊!”

我什么时候成了那圆真老和尚的师叔了,这货真够无耻的,还得道高僧呢,说不定以前就是个鸡鸣狗盗之辈,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那若兰小姐现在怎么样了?”我假装好奇地问道。

“听圆真大师说,她魂魄受损需要静养,至于什么时候能醒,那就得看她的造化了。要说这若兰表妹也真是可怜,从小没了母亲,她的性格又内向柔弱,虽然是王府的二小姐,但你也知道,在这皇家,所有人都是趋炎附势,我姑母又成了新的王妃,若曦表妹成了郡主,这若兰表妹又是个女儿身,再加上她自己的性格也比较孤僻,自热就不怎么受宠,没少受那些下人们的冷眼欺负,现在又出了这事,真是可怜啊!”董思铭感叹道。

“这若兰小姐确实够可怜的,我这人平生最怕见到这种身世悲惨之人,每次都忍不住想出手相助。董兄,不如我们去看看这位若兰小姐如何?”我严肃认真地说道。

“也好,刘兄真是仁义无双啊,若兰表妹要是知道刘兄有这份心,也肯会很开心的,咱们现在就去看望表妹。”

“董兄着急什么,看望病人,怎么能空手而去,失了礼节,咱们现在去街上买点礼品,好表达一下心意。”

“还是刘兄想的周到,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