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飞机上的小插曲

就这样,我在忙碌中过完了这个学期。

放假之后,我便跟爸妈说要出去实习,到过年的时候才能回来,便提着行李箱出门了。一出门,我就将空的行李箱扔进了纳戒中,打了个车直奔机场。

前几天,师傅说趁着放假,正好带我回门派看看,认个门,顺便去拜见一下师公跟门派里的长辈们。

很快到了机场。见到了师傅后取上机票,过了安检,排队上了飞机。

太清门的山门入口是在山内,门派是在开辟出来的须弥空间之内。大点的门派都有自己的须弥空间,想要进去只能通过山门的入口,非常隐蔽安全。

从河北飞到浙江需要两个多小时,我待着无聊,便靠在椅背上睡着了。头等舱的座椅确实舒服,前后空间也很大。

迷迷糊糊地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间,我被几声尖叫惊醒了。扭过头询问旁边的师傅发生了什么事,她对我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我看前方。

只见前方一个长着胡子的中年男人,旁边还有一个拿着一个大袋子的男人。

不会吧,这么衰,也不知道师傅她在想啥。像这种普通人,她收拾起来也就几秒钟的事儿,但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对这事儿很感兴趣。等人家过来的时候,她一边交一边还问:“大哥,这事你们常干吗?收益怎么样?刺不刺激?能分多少利润?”

这位被问到的大哥,一副看傻子的表情,没理她,把东西收完之后,往经济舱去了。

师傅似乎还不死心,想追上去问,我赶紧一把拉住了她。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我怎么有这么个师傅,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她是这个样子,我还是太年轻啊......

不一会儿,刚刚那位大哥回来了,后边还跟着一个看上去凶神恶煞的男的,走到一个空姐跟前,对她说道:“让机长把驾驶舱的门打开。”

空姐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去敲驾驶舱的门。可能是因为太害怕了,她的手不住地颤抖,敲门的声音很小,那人有点不耐烦了,过去一把把她拉开,用力拍着驾驶舱门,同时对里边喊道:“给老子把门打开。”

门开了,机长很无奈地走了出来,说道:“我是机长,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说。”

“你他娘的终于愿意出来了,去把飞机再给老子开回去,到地儿了再说。”说完,上去推搡着机长回了驾驶室,站在了机长与副驾驶的身后,监视着他们。

我低声对旁边的师傅问道:“咱们什么时候动手啊,师傅?”

“不急,再等等。”师傅无所谓地回道。

“再等咱们就又飞回去了,怕是耽搁很久才能回山门啊!”我继续说道。

“也是,那我就活动活动。”说完,师傅就蹭地一下窜了出去,在飞机里转个圈,前后也就十几秒钟,就都被捆了个结实,嘴里还塞上了不知道什么东西,然后向师傅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把这三个人也绑起来,他们是什么人?”

“这三个人也是他们的同伙,我注意他们很久了,经济舱这个戴眼镜的老头应该就是他们的头儿。别看他一副老学究的样子,其实坏得很,好了,你看着他们,我去跟机长说明一下情况。”说完,她在所有人惊异的目光下,向驾驶舱走去。

于是,我对飞机上还不明所以的乘客们说道:“各位大哥大姐,叔叔阿姨,小朋友们,大家可以放心了。”

这时候飞机内瞬间变得嘈杂起来,人们开始互相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我一看,这可不行,我赶紧学起我老爸以前安抚群众的样子,对人们大声说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听我说,我师傅呢,是个得道高人,她很不喜欢别人在她跟前吵吵,她既然能制服这些人,也能放了他们,所以大家不要惹她老人家不高兴,不然她要生起气来,那可是很可怕的,我觉得你们不会想尝试的。”

说完,飞机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回了自己的座位坐好,一个个都眼巴巴地望着我。我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正想找个理由溜掉,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大叔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对我说道:“小伙子,非常感谢你们救了大家,接下来有什么需要配合的,我们肯定都会极力配合好的,千万不要让你师傅她老人家动怒,我们很听话的。”

大叔说完话后,飞机上所有的乘客都拼命地点头,纷纷说对对对,搞得我一下有点不好意思,手足无措起来。

“我什么时候变成老人家了,小磊你说的话,我可是全听到了啊,竟然说我老,回去罚你将太清剑,每招都练习一百遍才能吃饭。”师傅这时候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对我说道。

我瞬间像霜打了的茄子,蔫了下来,低着头说道:“不要了吧,师傅,我知道,能不能少罚一点,五十遍怎么样?”

“什么,二百遍,看来小磊你很用功嘛,不错,有前途,就这么说定了。”师傅戏谑地说道。

我...........

接下来,机长跟空姐分别对乘客们进行了安抚,同时联系塔台,报告了飞机上的情况。

一个小时后,飞机安全到达了龙湾机场上空。警察与工作人员早已做好了准备。飞机一降落,打开舱门,警察便上来将人带走了,同时对机上的乘客做了笔录。我和师傅跟着一个女警,到了机场的一个办公室内。做好了询问跟笔录之后,在警察异样惊奇的目光下,我和师傅出了机场,上了太清门安排好的车,朝着山门方向疾驰而去。

雁荡山很快就到了。我们下了车,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师傅取出一把剑,将其变大之后,让我和她一起站了上去,然后瞬间飞上了天,吓得我直接蹲了下去,紧紧地抱住了师傅的大腿,生怕掉下去。

师傅看我这样,笑着说道:“第一次御剑飞行,确实紧张,以后多飞几次就好了,等你到了真人境界也可以御剑飞行。”

我赶紧摇摇头,说道:“我觉得陆地更适合我,天空跟我八字不合,以后还是不要飞得好。”这家伙,太吓人了,这飞剑上连个栏杆扶手都没有,一不小心掉下去咋办,太危险了,以后我一定要给我的飞剑上装上护栏,毕竟安全第一。

飞了十多分钟后,我感觉像是通过了一个什么屏障,眼前的景象瞬间变得不一样了。放眼望去,一大片高楼大厦跟古式的建筑相互交错着,里边除了地上行走的人们和行驶的车辆,还有在空中御剑飞行的人,形形色色,好不热闹。在这片空间的正中央,矗立着一座高山,在这座山的周围还有五座山峰,也很高,从半山腰到山顶,有着大量的古式建筑。几个路过的修士,纷纷向师傅行礼拜道:“师姐好!”师傅也一一还礼。

然后我们飞到了中间那座大山的附近,落了下去,停在了一处通往山上的台阶前。我抬头望去,在山脚下,一块巨大的石碑上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太清门”。

看来这就是山门了,我跟在师傅后面踩着台阶往山上走去。路上,师傅跟我说,这座山便是太清门宗门的所在,是这片须弥空间中唯一不能御剑飞行的地方,不仅是对宗门的敬畏,而且上边有空中的禁制,很是厉害,只有掌门跟长老们才有资格御剑飞行。那些在空间里的现代建筑是宗门建立以来,修士们所生子女中不能修行之人这么多年繁衍而成的,这些普通人都属于太清门的外门弟子,不过除非有宗门的特许,否则一辈子都不能出去。不过在这里,他们过得比外界的人们好的多,只要努力工作,一辈子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山顶,立刻有弟子过来迎接,并带我们到了一座大殿外,师傅让我在门口等着,她先进去。

等了十多分钟,实在无聊,我便拿出手机,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信号,还可以上网,真是不错。就在一局王者快打完的时候,从大殿内走出一个小道士让我进去,我赶紧关了游戏,跟着他走了进去,心想这把算是把队友坑了,希望不要被举报,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