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董思铭

“不知义士高姓大名?”董思铭又施了一礼,向我问道。

我向他还礼道:“我姓刘,单名一个磊字,你也不用义士、义士地叫我了,直接喊我名字就行。”我看了看地上爬着的纨绔子弟一号,对他说道:“听到没有,小爷叫刘磊,现住在法华寺,想报仇的就来吧,到时候最好多带点人,不然小爷我打着不过瘾,滚吧!”我又朝着他踢了一脚,将他踢到了前边那群打手脚下,打手们赶紧扶起了他们的主子,架着那俩货狼狈地逃走了。

“刘兄将自己的住处告诉了他们,这次怕是要惹祸上身了啊。刘兄救了小生,,不如先到我家避避风头,再做打算。”董思铭有点担心地说道。

我一听哈哈大笑道:“怕什么,我就怕他们不来,我这次都没打过瘾,董兄弟不必担心,我在前边的仙留居已经点好了菜,不如我们移步到那儿,边吃边聊如何?”

“也好。”

我带着主仆三人返回了仙留居。一进门,小二看到我,吓得直往后躲,哆哆嗦嗦地对我说道:“客……客官,回……回来啦!”

我朝他笑道:“回来了,我的菜给我上齐了吧!”

“已经全……全上齐了!”

“那就好,董兄弟,请!”

“刘兄,请!”

店里似乎有很多人都看到了刚刚发生的事,对着我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我没理他们。上了二楼,坐在了先前的位子上。菜已经上齐了,我给主仆三人每人倒了一杯茶道:“我这人不爱喝酒,咱们就以茶代酒吧!”

“小生也不爱喝酒,正好,我就以茶代酒,敬刘兄一杯!”

“好,来!”

喝了一杯茶,董思铭向我问道:“刘兄和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啊?”

我笑着说道:“没错,咱们先前在裁缝店见过,我进去的时候,董兄弟你正在那儿量身呢!”

“哎呀,我就说看着刘兄眼熟,原来如此,哈哈,咱们还真是有缘呐!”

“哈哈,哦,对了,不知董兄弟是因为什么原因和那几个人起了冲突呢?”

“这事说来话长,我家是做粮食生意的,那两个人的家里,一个是做丝绸生意的,一个是贩卖官盐的。做丝绸生意的姓王,卖盐的姓李,本来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今年年初的时候,这两家不知怎么,突然开始插手粮食生意,合起伙来打压我董家,我们也不可能白白被他们欺负了还不还手,就这么一来二去的就结了仇。我这次来京城是来看望我姑母的,正好她老人家要过生日了,就上街来筹办点礼物,谁知遇到了那俩人。他们二人看到我后,直接拦住了我的去路,没说几句就动起手来,这时候刘兄就赶到了。”董思铭一脸不忿地说道。

“那俩货果然是该打,下次见他们一次我打他们一次。”

“刘兄可别这样,这二人家里背景深厚,连我家都不敢跟他们起太大的冲突。那个王家还好,主要还是贩卖官盐的李家,当朝皇家就是姓李的,他们是皇姓,属于一系的旁支,虽然不是皇亲国戚,但也跟皇室的人有着关系,不然也不会揽到官盐的生意,一般人根本得罪不起。今天刘兄因我得罪了他们,还自报了家门,怕是会惹来不小的麻烦,不如刘兄跟着我先到我姑母家避避风头,想必他们一时找不到人,过段时间也就忘了,到时候刘兄再做打算。”

董思铭此人虽然看着一副柔柔弱弱,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模样,但还挺够义气,不会因为怕惹麻烦,明哲保身,将我出卖出去,不过我是那种怕事的人吗?再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徒劳。

我谢过董思铭的好意,说我自己会小心的,让他不必担心,但他还是坚持要我跟他去躲躲,我实在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他。然后跟他说,我需要先回法华寺收拾一下东西,随后再去找他。他给我留下了一个地址之后,我俩便互相告别各自离去。

我返回法华寺,正好遇到了刚回来的悟净,互相打了招呼之后,我对他说道:“我今天上街遇到了一位好友,准备去他那儿住几天,就不打扰贵寺了。”

“施主客气了,这次的事儿还需多谢施主,以后有什么需要,施主可到鄙寺来,鄙寺一定尽所能帮助施主。”

“悟净师傅真是菩萨心肠,我这人别的没什么,就是有一颗热血的侠义之心,若是大师以后遇到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就行,哈哈!”既然人家这么客气地说了,我也就客气地回应道。

毕竟以后还不知道见不见了,说点冠冕堂皇的话,互相应付一下,也没什么。

告辞了悟净,我回了先前住的那间禅房。其实我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东西都在纳戒里放着呢,进来也就是走了过场,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在房中待了一会儿,就出了房门,离开了法华寺,朝着董思铭给我留的地址走去。

地方是在东城那边,走过去也有段距离。东城都是皇亲国戚,当官的住的地方,看来这董家也是有一定背景的,也是,能和那两家实力雄厚的人抗衡的,想必也差不到哪儿去。

等去了董思铭的姑母家,我就装装样子,待个一两天。我这次来京城一是帮悟能送信,二是看看能不能有师傅二重身的消息,最后一点就是,找到那天让我产生了感应的那条线的另一头主人是谁,出现的方向是东边,说不定就在这京城之中。

我一路溜达着到了东城,跟路人打听了一下,找到了董思铭留的地址上的地方,抬头一看,上边写着三个大字“汉王府”。

哎呦,没想到这董思铭的姑母会是在王爷府上,想必就是这汉王的王妃了,我记得那位圆真大师也在这汉王府上,这下就有意思了。

我走上前去,跟守门的卫士说了一声,出示了一下董思铭留给我的信物,卫士进去通报。等了一会儿,董思铭就快步走了出来,十分热情地跟我打了招呼,带着我进了这王府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