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路见不平,上去就是一顿干

我在法华寺住了下来,悟净走了之后,两天都没再出现,应该是去找他师傅去了。我闲着没事,就又在庙里逛了一下,然后准备去城里看看。

我跟这几天关照我起居的小沙弥说了一声,就出了法华寺,到了城里,逛起了街。

京城就是京城,不是云溪县那种小县城可比的。街道上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十分热闹。因为法华寺是在城内的最西边,我先是逛了下西城,西城主要是富商们所在之地,东城是皇亲国戚和官员们住的地方,南北两城就是老百姓住的地方,西城中商铺林立,卖的东西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看的人目不暇接。

我逛了一会儿,看到了一家裁缝店,想着我来到这个世界后,一共也没做几件衣服,现在穿的和带的一套还是镇长找人给我做的,像我要是和鬼物搏斗一番,衣服肯定会破损,得多准备几套备上,于是便走了进去。

裁缝店的老板是个中年男人,看上去很和善。我进去的时候,他正在给一个年轻人量身,这个年轻人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穿着打扮无不透着有钱两字,店里还有两个小厮打扮的人,应该是这个公子的仆从。老板让我先等等,我说没事,就找地方坐了下来,看着墙上挂着的一些成衣,感觉做工很是不错,我来对地方了。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老板给那位公子量好了尺寸,选好了布料跟款式等事情后,仆从给老板付了定金,拿了写好的订单,向门外走去。因为我坐的地方离门口不远,那位看上去长得不错的公子出门的时候,还微笑着朝我点头示意了一下,我也笑着冲他点了下头算是还礼。

“公子看着面生,是刚来京城吗?”老板边给我量尺寸,边问道。

“是的,出来的时候走得匆忙,没带几件衣服,就来您这儿做几身备着。”我回道。

“那公子算是来对了,别看咱店面不大,但平时都是为富家的公子小姐们做衣服的,我看公子您仪表不凡,气宇轩昂,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公子。”

“呵呵,老板说笑了,我就是一介草民,哪是什么公子,平时也就是帮人跑跑腿,处理点小事,算不上什么富贵人家。”我笑着说道。

老板笑了几声,不再说话。他本是想套我的话,探探我的底,猜测一下我的身份,没想到我根本不给他机会,他也就不再自讨没趣,安静地给我量完尺寸。我又挑了几块上好的布料,选了几种衣服的款式,跟他说给我先做五套衣服,然后付了定金拿着订单出了裁缝店。

我一看天色,到了中午了,该找地儿吃饭了,我也去尝尝京城的美味。逛了一圈,觉得那家名叫“仙留居”的饭店看着不错,名字起的这么狂,规模看着也不小,应该不错,就大步走了进去。

“客官,里边请,您几位啊?”一个店小二热情地走过来招呼道。

“就我一个!”我回道。

“贵客一位!客官楼上请。”小二大声喊道。

我跟着小二的指引上了二楼,找了个空座坐下。我第一次来也不知道该点啥,就让小二把他们这儿的几个招牌菜都上了就行,小二高兴地应了一声就去后厨下单去了。反正咱现在有钱儿,想吃啥就吃啥,就是这么狂,哈哈。

不过我没要酒,只要了壶茶,主要我这人不咋爱喝酒,更不抽烟,现在也就对钱和修为提升感兴趣,别的也没啥。我坐的这个位子靠着窗边,等菜上来的时间,闲着没事,我喝着茶,看向楼下街上来往的人们,别有一番感觉。

这时候,大街上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声。我放眼望去,发现是两伙人起了口角,仆从们已经开始互相推搡起来,在我对面的是两个公子哥打扮的人,从外形上一看就是那种纨绔子弟,后边带着十几个打手模样的人,已经把背对我的那位年轻人围了起来。这位年轻人也就带着两个仆从,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他的两个仆从很快就被推翻在地,被人拳打脚踢起来,年轻人上去阻拦,却被后边上来的那两个纨绔子弟拉住,在脸上揍了一拳。

这个被揍的年轻人转过身后,我看到了他的长相,感觉有点眼熟,想起来是在裁缝店遇到的那个和善的年轻人。看着那么和善的人,怎么还会与人发生冲突呢?很明显就是对面那俩货找茬,像我这种长在红旗下的社会主义好青年,怎么能见死不救!路见不平一声吼,多少年了也没这机会,今天正好当一回大侠,过过瘾,只可惜不是英雄救美。想到这儿,我余光看到小二正端着菜走过来,给他扔下一锭银子,说了声我等会儿回来吃,就右手一托窗框,直接从二楼翻了出去,嗖的一下窜到了事发地点,三拳两脚就把那伙人给打趴下了。

我一脚踩在其中一个纨绔子弟的背上,大声说道:“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仗势欺人,强抢......,咳咳,强行殴打别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地上爬着,被我踩在背上的纨绔子弟回过头,恶狠狠看着我说道:“你他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敢打老子,知道老子是谁吗?现在跪下给我老子磕头道歉,我还能饶了你,不然就等死吧!”

“没错,今天你敢对我们哥俩下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连你的家人一个也别想跑,都得死!”旁边地上躺着的纨绔子弟二号嚣张地说道。

本来我也就打算教训教训这俩货就算了,没想到俩人居然还敢威胁我,更拿我的家人说事,这就叔叔可忍婶婶也忍不了了。我朝着地上的纨绔子弟二号的下巴就是一脚,直接将他的牙崩掉了好几颗,嘴角直淌血,疼得他哇哇乱叫,在地上抱着嘴直打滚。本来我踩着的纨绔子弟一号还想再骂我几句,结果被我这一脚给吓住了。旁边爬起来想围上来的那几个打手也都犹豫着没敢上。

“大中午的也不知道哪来的狗乱叫,踢烂它的嘴,这下还看它叫不叫!”我阴笑着说道。

这时候被我救下的那个年轻人被家仆扶起,走过来朝我便拜,道:“多谢这位义士相救,请受董思铭一拜!”

我赶紧扶住了他,说道:“哎呀,董公子客气了,我平生最看不惯这种仗势欺人的人,这种人就该见一次打一次。”我边说还边朝着地上的纨绔子弟一号又踹了一脚,疼的他直哼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