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作死

“这次找刘兄过来的原因,想必张捕头已经跟你说过了,不知道刘兄对此事有什么看法?”李承瑾向我问道。

我看着李承瑾殷切的目光,笑道:“想必李兄心中已经有数了,何必多此一问呢!”

李承瑾一怔,露出了尴尬的表情。在第一次见到张捕头一行人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他们身上带着的镇鬼符,刚刚从城门前改道到此处的时候,我又一路留意着,发现来的这条路上,被人施了防鬼物术法,而且李承瑾的这处外宅,从大门开始到这个前厅,我发现了不止一处贴有镇鬼符的地方,说明这里肯定有修道之人在,就是不知那人的修为如何。

“没想到还是被刘兄看出来了,不瞒刘兄,其实在这之前我已经派人去请过圆真大师,可是大师正在帮汉王殿下做法,无法抽身,于是派了他的一名弟子带着他画好的符篆过来,现在大师的弟子悟能法师正在后堂养伤。”李承瑾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一听他说悟能这个名字,嘴里刚喝的茶差点喷出来。忍不住向他问道:“这位圆真大师是不是身骑白马,还有两个徒弟叫悟空跟悟净的?”

李承瑾一愣,惊讶地说道:“刘兄难道也认识圆真大师,悟空便是大师的大弟子,悟净是他的三弟子,不过我没见过大师骑过马,或许有一匹白马吧!”

我彻底无语了,真有这么狗血的吗?我强忍笑意,回道:“圆真大师不是得道高僧嘛,他的弟子们也都是高人,我听说过他们的名字!”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刘兄和圆真大师是旧识呢,哈哈!”

“哈哈,对了,刚刚听你说,那位悟能法师现在在后堂养伤,他是被那些鬼物所伤吗?”

“没错,悟能法师前几日到了之后,便进城去降服城内的妖魔,可是城内妖魔太多,法师双拳难敌四手,被那个致远魔头偷袭打伤。正好听说刘兄在本县,鄙人就赶紧派人去请了。”李承瑾有点尴尬地笑道。

这个李承瑾这么久了,终于说实话了。我刚刚已经用神识探查过了,宅子的后边果然有一个长相清秀的年轻和尚在疗伤,修为是二级法师境界。看样子受的伤还不轻,怪不得李承瑾会着急地派人去请我过来,估计要不是没办法,他肯定是不会信任我这么一个陌生人的。

“我也就不跟李兄绕圈子了,后堂那位受的伤,凭他现在的境界,自己疗伤,没一个月根本好不了,不过有我在,就简单多了,只要将这颗丹药服下,我保证他半个时辰之内就痊愈。”我看着李承瑾,认真地跟他说道。

李承瑾听完我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道:“刘兄暂且在此等候一会儿,此事我需要去跟悟能法师商量一下,还请刘兄稍等片刻。”

我点点头,示意他快去,然后悠闲地喝起了茶,吃起了桌上的果脯。他们在后边的一举一动我都能知晓,这位悟能法师,长得十分的清秀,年岁看上去在二十岁左右,就这模样放在华夏,那肯定是男神级别的,必定会有大把的小姑娘们被他迷倒。

需要偷袭才能将他打伤,我估计那个叫致远的和尚修为也不咋滴,应该跟悟能差不了多少。据我猜测,致远和尚不是被某个鬼物附身了,就是修炼了什么邪术,我到现在还没见到被转化的人,还不能判断具体的情况,待会儿得让那个悟能给我详细地说一下情况。

二人在后边谈了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前厅。悟能和尚走进来,脸色有点苍白,却也掩盖不住那股子傲意。他看我并没有起身迎接他,便表现得很不高兴,对走在后边的李承瑾傲慢地说道:“这就是你请来的所谓的高人?还说有可以让我半个时辰内就可复原的丹药,现在看来就是一个欺世盗名之辈,他就是个连一丝修为都没有的普通人,我平生最恨这种招摇撞骗的无耻之徒,你跟师傅学习佛法这么长时间,居然还能被这种人骗到,真是丢人!”

李承瑾被他说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低着头不敢说话。我根本懒得搭理他,仍然自顾自地吃着东西,没正眼瞧他一下。一开始看他长得还不错,还想着给他一颗药,助其疗伤,没想到人品这么差,如此傲慢无礼,我也就懒得搭理他。

悟能看我根本不鸟他,立刻便怒了。从身上取出一把小刀,直接朝我掷了过来,眼神中充满了杀意。

这货这是在作死啊,就因为我没搭理他,就直接对我下了杀手。我这时候也有点生气了,一抬手,将飞过来的小刀打了回去,直接扎在了悟能的胳膊上。

“啊......”一声惨叫传来,悟能抱着受伤的胳膊,对旁边的李承瑾吼道:“你瞎了吗,还不快帮我把刀拔出来,疼死我了!”

李承瑾闻言,赶紧上去将扎在他胳膊上的小刀拔了出来,一股血顺着拔出的方向喷了出来。悟能惨叫一声,在胳膊上点了两下,止住了血,从身上摸出了一瓶药,往伤口上撒了上去,然后扭过头,眼神凶狠地瞪着我,咬牙切齿地道:“你居然敢伤我,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你死定了!”

说完,悟能就从怀中摸出一张符,对着此符念念有词,符飘了起来,然后他对我一指,说了个去字,那道符快速地朝我飞来。

我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这货居然以为拿一张破符就能伤我,我一抬手就将那张符停在了半空中,直接震成了碎片。

悟能惊骇地看着我,声音跟身体同时颤抖着,指着我说道:“你,你,你,你居然能把雷爆符隔空震碎,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呵呵,我是要你命的人!”说完我一个闪身就到了悟能的面前,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悟能用还能动的那条胳膊,不停地用力拍打着我的胳膊,脸色瞬间变得更加苍白,不停地咳嗽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